大妈与黄金

2015-07-23 11:40阅读:
大妈与黄金
李春根
这两天黄金市场相当不给力,已跌至每盎司1100美元以下。因此有很多人以为,中国大妈们或许要准备抄底了。这么以为的根据,是因为大妈们已经成为社会生活和经济生活中一支相当重要的力量。

大妈们的名头,并不是这几年才响亮起来的,至少半个多世纪以前,她们就已经很了不起。
看过样板戏和红色小说的,可能知道李奶奶、沙奶奶、双枪老太婆等人物,都是战争年代抛头颅、洒热血的英雄大妈。
五十年代初,有一首很有名的歌叫《王大妈要和平》。一般来说,和平之类的业务,似乎都是在联合国上班的那批人的专项。可咱们的王大妈就能与他们在同一个领域里平分秋色,平起平坐,境界那叫一个高。
再后来,就更是与时俱进,名震四海。大妈们的广场舞,不但成为神州大地特有的奇葩,而且还冲进了罗浮宫,踏上了红场。说不定,哪天白宫的草坪或联合国办公楼的大厅,一群服装统一的中国大妈们伴着震耳的音乐,就把那块地方给占了。
有专家说,中国的房价是被丈母娘们给推高的。但专家们可能不知道,丈母娘们,即大妈们能把房价推上去,也就有本事把房价给压下来。网载,某地某小区房因大妈们的广场舞,降了12万都卖不出去。
看来要调控房价,也不一定非要这政策那政策的。哪里的房价高了,直接派一队广场舞大妈过去,不间断地跳上几个月,看那价格下不下来!
所以才说,大妈已成为社会生活和经济生活中一支重要的力量。
校园里、草地上,一群群的花季少女,确实非常养眼,很难想象数十年后她们也将茁壮成长为新一代的大妈。可能那时的大妈未必再跳广场舞,但肯定不会闲着,肯定也会有一番作为。江山代有大妈出,接班何愁无新人!

亨廷顿关于文明的冲突之论点,影响极大。不过,就绝大多数不同文明的国家与地区,对于黄金的热爱,都相当一致,基本没有冲突,实乃因其确通货也。
从古至今,对黄金的挚爱迷恋与顶礼膜拜,似乎从来就没有打过折扣。有了黄金就有了人生几乎想要拥有的一切。所以,莎士比亚才在《雅典的泰门》里带点批判意味地说:
“金子!黄黄的发光的、宝贵的金子!这个东西,只这一点点儿,就可以使黑的变成白的,丑的变成美的,错的变成对的,卑贱变成尊贵,老人变成少年,懦夫变成勇士!”
话是这么说,但黄金还是为绝大多数人所喜爱的,所以才
会有欧洲中世纪的航海探险,才会有美国西部的淘金狂潮。
当然,也不是完全没有不喜欢黄金的人。据《世说新语》记载,曾有个叫管宁的人,在菜园时挖地锄到了一大块黄金,视若泥土。但和他一起锄地的朋友华歆却心动了。于是管宁因此认为华歆与他不是同道人,便割席与华歆分坐。
现在在菜地里挖到黄金的好事基本没有了,与管宁一样挖到了也不要,并且还搭上一张席子的,就更少了。
倒是经常会有民工说挖到了金元宝金锭什么的,但后来证实都是骗局。而上当的人中,以大妈为多。替她们惋惜,与其被骗,还不如抄底黄金被套,毕竟还可能会有回本的一天。

事实上大妈真的是在黄金每盎司1500美元跌到1321美元左右时抄了底,而且也真的是被套住了。
然而,大妈们的心理素质绝对一流,套住了也不会停止广场舞。不信看看股市狂跌时,跳楼自杀的人中,就没有大妈。例外的是前不久某地一大妈,因股市亏损近200万而死,但却是死于亲人之手,而非自杀。
一个大妈在股市里倒下去,千万个大妈依然站着准备抄黄金的底!
便是多数国家,也是对黄金相当看重的。没有一定的黄金储备,见到熟悉的国家都不好意思打招呼。所以虽然离金本位时代有些年头了,但各个国家的黄金政策,仍然是基本国策之一。
不过巴菲特却不认为黄金有什么特别的了不起,当然他完全是从投资的角度来考虑的。首先是因为黄金实际能派上用场的地方并不多,只能放着。其次是一盎司黄金,不论放多久,还是一盎司,没有增值的能力。
有句老话说“乱世买黄金”,说的就是黄金的一个重要用途。可惜随着技术的进步,这一用途日渐弱化。过去有钱人出门,带着大量黄金白银,车载船运的。现在只需带一张银行卡就行了。
这小小一张卡,便胜却黄金的千军万马,也彰现了黄金笨重、不方便携带的缺点。旧时办事金条开路,现在简单了,给个卡或给个红包就搞掂,基本没黄金什么事。
钞票的流通性越便捷,黄金的实际用场就越被挤压。网络时代的最大特点,就是方便快捷。
都说要有“互联网思维”。殊不知这么一思维,黄金就不停地掉价。所以才从每盎司1300美元掉到1100美元之下,所以大妈们才不幸被套。更不幸的是,据说美联储几个月之后将要加息。大家知道,美元与黄金,常常是负相关的。
有道是,不要与市场作对。又有道是,利空出尽是利好。还有道是,风水轮流转,不定哪天黄金又东山再起!
面对黄金市场的低迷,抄底,还是观望?对大妈们来说,是个问题。对所有人来说,更是个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