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谈香妃

2017-11-13 23:04阅读:
民间传说,弘历有一身溢奇香的香妃,她就是《清史稿》中记载的容妃。
容妃生于雍正十二年(1734),是新疆人,世居叶尔羌,其族为和卓,故名为和卓氏。
漫谈香妃
霍集占兄弟发动叛乱时,容妃的哥哥图尔都因不愿屈从霍集占,故将全家从天山南路的叶尔羌迁往天山北路的伊犁居住。乾隆二十三年(1758),弘历派军征讨霍集占。当清军赶到叶尔羌时,容妃的哥哥图尔都、五叔额色尹、堂兄玛木特带领一部分族人,配合清军,参加了平息霍集占叛乱的作战。因立有战功,图尔都、额色尹、玛木特被召入京师,封授爵号。额色尹被封为辅国公,图尔都和玛木特都被封为一等台吉。容妃的亲属从此定居京师。
乾隆二十五年(1760)二月,容妃入宫,当时称为和贵人。稍后,弘历又把宫中女子巴郎许配给容妃的哥哥图尔都。弘历这样做的目的就是要进一步保持与回部上层贵族的关系。
和贵人入宫这一年27岁。按宫中典制,贵人每年得赏银150两。和贵人每年在九月十五日生辰时,都领到这样的赏银。每逢十二月下旬,御茶房要按年例赏赐皇后、妃嫔等干果品,和贵人按份领得绿葡萄干、白枣干、荔枝干、白葡萄干、藏杏、藏枣、莲子、藕粉、耿饼等。
和贵人是回部维吾尔族之后,信奉伊斯兰教。对和贵人的宗教信仰,弘历给予了充分的尊重。他分拨专款在京师西长街路南回营修建了清真礼拜寺,供和贵人及回部贵族宗教活动之用。
随着清朝皇室与各族上层贵族的关系越来越密切,和贵人也越来越受到弘历宠爱。乾隆二十七年(1762)五月十六日,弘历奉皇太后懿旨,命兵部尚书阿里衮为正使、礼部侍郎五吉为副使,册封和贵人为容嫔。这一年,容嫔的哥哥图尔都也被封为辅国公。容嫔的赏银由每年的150两加为300两,物品也增多了。
漫谈香妃
​乾隆三十年(1765)弘历南巡,容嫔随同,到过苏州、杭州、江宁、扬州等地。
弘历按照回部的习俗赏容嫔许多食物,其中有涿州饼子、祭神糕、奶酥油野鸭子、羊肚片、羊他他士、油煠果、苏州糕、酒炖羊肉、晾狍肉、鹿觔羊肉等80多个品种。
乾隆三十三年(1768)六月,弘历奉皇太后懿旨,命大学士尹继善为正使、内阁学士迈拉逊为副使,持节册封容嫔为容妃。由于容妃在宫中平时穿着自己民族的服装,所以在封妃前,弘历特下旨为其专做冠服。据载,此次专做的服装有天鹅绒朝冠一项、染貂朝冠一项、吉服袍褂两件、金龙绣九龙袍一件,此外还添换项圈、耳坠、数珠等。册封仪式在十月六日隆重举行。
乾隆三十一年(1766 ),皇后死,弘历不再册立皇后,容妃在宫中的地位逐年提高。
乾隆三十六年(1771 ),她随弘历东巡,曾到过泰山、曲阜,一路上得到赏赐的食物有:自来红、回子饽饽、羊肚丝、羊西尔占、爆肚、五香鸡、香笋炒腌菜等5 0多种。
乾隆三十八年(1773)容妃过40岁生日,弘历赏赐她无量寿佛、玉如意、青玉寿星、银晶象耳双环瓶、玛瑙灵芝杯以及银两、锦缎等大批物品。
下图清东陵容妃墓
漫谈香妃
​乾隆四十三年(1778),容妃随弘历到盛京,拜谒了清太祖的福陵。一路上得到赏赐的食品有:粘散粉子饽饽、鸡汤老米膳、烧鹿肋条、羊肉籴子面等30余种。当东巡到盛京后,弘历频繁参加清宁宫祭神“食胙”活动,但也允许容妃保留自已的饮食习惯。为了满足容妃的饮食需要,弘历还在宫中专设了回回厨师。乾隆四十六年(1781)正月初五斋宫进晚膳时,回回厨师努倪马特因为做了两道名菜“滴非雅则”、“谷伦杞”而受到弘历奖赏。
乾隆四十九年(1784),容妃50寿辰时,弘历特赏其如意1盒、古玩9件、锦缎9匹、银元宝9个、藏香9束。
下图新疆香妃墓
漫谈香妃
漫谈香妃
然而,容妃从过了50岁生辰以后,在宫内大宴上就很少露面了。史载,乾隆五十二年(1787 ),容妃曾在御药房取过药,这说明她一直在病中。这期间,弘历一直在赐给她食物,直到容妃病逝的前5天,弘历还赐给她春桔10个。这一些都说明了弘历对容妃的宠爱和照顾,持久而不衰。
乾隆五十三年(1788)四月十九日,容妃病逝,享年50岁。临终前,她把全部衣物和珍贵的首饰分别赠予朝夕相处的妃嫔、本宫女子和娘家的叔、婶、嫂、姐妹,留为纪念。容妃逝世,弘历非常悲痛,谕令隆重办理丧事。皇上辍朝三日。皇子以上,宗室以下,三日内咸素服,不祭神。妃初薨日,亲王以下,奉恩将军以上,民公侯伯以下,二品官、子以上,公主、福晋以下,县君、奉恩将军妻一品夫人以上,齐集举哀。容妃之金棺奉移殡宫,行初祭礼,“用金银锭七万,楮钱七万,画缎千端,楮帛九千。”
容妃及其亲属,为维护清朝多民族的统一做出了一定贡献。弘历宠爱容妃并非完全是因其“体有异香”,主要的也是与当时清朝的民族政策有关。在弘历的妃嫔中,蒙、汉、满、维吾尔等各族都有。至于为什么会有两处“香妃墓”,就先不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