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阁是座城》女人的赌局中,男人才是最致命的筹码

2019-06-11 23:29阅读:
文/桃妖不是妖
又一部被搬上大荧幕的严歌苓的小说。
我很喜欢严歌苓,从《少女小渔》、《天浴》到《金陵十三钗》,再到《芳华》……我欣赏她作品里女人们那些支离破碎的命运,看似柔弱却绵中带刚,如一滴水,折射出世间百态和人性善恶。《妈阁是座城》是严歌苓第一次遇上李少红,以女性导演独有的细腻再度审视一个女人命运的悲欢与冷暖,澳门灯红酒绿的赌场中埋葬着男人们任性、淘气和欲望厮杀,而梅晓鸥则是这场纸醉金迷的博弈中,少有的一缕温情,天真的、迟钝的、可爱的,带着性情的温度。
《妈阁是座城》女人的赌局中,男人才是最致命的筹码
看《妈阁是座城》的时候,有一句话印象深刻。华仔问梅晓鸥,洗码的人,只要不赌,就一定会做老板。但是,你没有赌钱,为什么也做不成老板呢?电影的对白里藏着答案,因为这一问,问出了梅晓鸥几经起落沉浮的关键之所在。
《妈阁是座城》女人的赌局中,男人才是最致命的筹码
男人赌的是人生,女人却在赌感情。彼时的梅晓鸥,为段凯文担保被赖账,连澳门的别墅都抵押出去了;而史奇澜为了还她3000万铤而走险,她却分文未动。男人们在赌场里厮杀的时候,殊不知女人也悄无声息的上了赌场。为着与段凯文十几年的客户交情,她可以在一次次信任被辜负之后,还把他当朋友。只因,曾经那个在她心中杀伐果决、意气风发的男人,还保留着他的姿态和腔调。梅晓鸥
欣赏他身上那股子游刃有余、掌控一切的潇洒。只可惜,女人的赌局里,男人是最致命的筹码。赌对了人,岁月静好,一生无虞。赌错了,便是万劫不复,又一轮的浴火重生。
《妈阁是座城》女人的赌局中,男人才是最致命的筹码
梅晓鸥是混迹赌场的女洗码仔,可在她人生的赌局里,从来就没有赢过。然而,《妈阁是座城》最让我欢喜的,却恰恰是这个女人情感里的褶皱。因为这些褶皱中,精准的雕刻出一个人灵魂的样子。比如,黄觉饰演的史奇澜。他虽然在赌博中找寻生命的刺激,却是个淳朴真实的男人,像个纯粹的孩子。所以梅晓鸥都知道,他从来都不是她的客户。梅晓鸥拼命的想拉他出局,可最后却赔上了自己。史奇澜还上了梅晓鸥3000万的赌债,却背上了更大的情感债。女人的悲剧里,男人永远是那最致命的一击!
《妈阁是座城》女人的赌局中,男人才是最致命的筹码
《妈阁是座城》以梅晓鸥的故事串联起千千万万男人的赌场风云,人物的命运都裹挟在时代的沉浮里,以小见大,让人品读出不一样的滋味。有人觉得这部电影节奏平淡,可我却觉得如此节奏,甚好!实话说,这样的节奏在文艺片里不算慢的。最令人称道的,则是化繁为简的镜头语言,让人物和命运的脉络,有一种扑面而来的真实。娓娓道来的述说,比起戏剧化的演绎,更能让人看透一个女人的内心剖白。白百何之于梅晓鸥,是灵魂式的演绎。初见时的风尘味儿,随着剧情的走向,慢慢淡出,只留下送走史奇澜时寂寞的侧影,还有狱中再见段凯文时,含泪的笑容……这个女人,悲而不伤,真实不做作,是严歌苓小说里少有的可爱的,白百何演活了。
《妈阁是座城》女人的赌局中,男人才是最致命的筹码
我喜欢这部电影。以时间为流线的纯粹记录中,抽丝剥茧的雕刻着有趣的灵魂。《妈阁是座城》6月14日上映,认真安利这部文艺而干净的电影,爱情也好,性情也罢,赌场里的风云变幻,你总能看清一个人灵魂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