痴情的极致,连老婆出轨都忍了

2016-11-30 23:40阅读:
糖小晚 时拾史事
‍早年的时候,武则天和唐高宗李治之间,未必没有些许爱情在里头,至少李治对她,是这样的。贞观二十三年(公元649年),唐太宗李世民去世后,作为后宫才人之一的武则天与其他妃嫔一起,被送到感业寺出家当了尼姑。她内心十分感伤,写下了一首《如意娘》,里面说:“看朱成碧思纷纷,憔悴支离为忆君。不信比来长下泪,开箱验取石榴裙”。李治读后,非常感动,于是把她迎接回了宫。后来的故事我们都知道了,武则天神挡杀神,佛挡杀佛,成为了中国第一位女皇帝,拥有面首三千,花样美男,应有尽有。微信公众号:时拾史事(historytalking)
武则天那是做了皇帝,所以纳起男宠来,光明正大坦坦荡荡。然而在她之前,皇后妃嫔们,除却之前我们提到过的徐妃徐昭佩,大多还是暗度陈仓,私下进行的。譬如秦始皇他妈赵太后,和假太监嫪毐私通的事,虽然被司马迁明明白白写在了《史记》里,当时却还是买通了给事中,假装为嫪毐施了腐刑,拔了胡子假充宦官,才得以入宫的。
而北魏冯皇后和人私通的事,则是武则天与赵太后的混合升级版。
这位冯皇后,是孝文帝拓跋宏的第二位皇后,谥号幽——违礼乱常是为幽,这谥号已经说明了一切。
冯皇后原本是文明冯太后的侄女,太师冯熙的女儿。当时文明冯太后想光耀冯家,扩大外戚势力,就把冯熙的两个女儿都送入了宫。那时冯皇后才十四岁,正是少女最好的年华,又“有姿媚”,非常漂亮,所以虽然算是冯太后安排的包办婚姻,拓跋宏还是很喜欢她。不过好景不长,冯皇后竟然得了病。史书上没有明确说是什么病,但可能是传染病,或者一时半会儿好不了的慢性病,所以文明冯太后就把她送出宫做了尼姑,“高祖犹留念焉”,拓跋宏对她还是念念不忘。看到这里,可能有人已经发现了,没错,这就是北魏版“李治与武则天的爱情故事”。于是,接下来的走向也与武则天他们非常类似,甚至来得更快一些。
就在这年年末,太和十四年(公元490年),文明冯太后去世了,孝文帝按制服丧三年,终制后,太尉拓跋丕等人奏请立后。因为文明冯太后去世,大权早就一归拓跋宏,他也已经二十七岁了,不可能不立皇后。但这时,拓跋宏的心思其实还是在冯皇后身上,只是她的病没有好,没办法接她回来。所以拓跋宏干脆就迎立了冯熙的另一个女儿,后来被称为孝文废皇后的冯氏。
作为一个替代品,废皇后从进宫那一刻开始,就注定会成为一
个悲剧。
她虽然“贞谨有德操”,性情宽厚仁慈,但之所以让她入宫,大概是因为她的眉目间有一些冯皇后的影子?拓跋宏对她,毕竟还是敬之有余,爱之不足。拓跋宏对冯皇后,才是真爱。当听说冯皇后病愈后,拓跋宏根本不顾有传闻说她和人私通,立刻将她迎回了宫。作为后宫嫔妃,冯皇后可谓是不守妇道;作为尼姑,冯皇后可谓是不守戒律。然而这一切,在真爱面前都不算什么,拓跋宏过往不究,或者根本就不在乎这件事,不但将冯皇后迎了回来,还将她册封为仅次于皇后的昭仪。
拓跋宏把冯皇后迎回宫后,废皇后可说就没有任何价值了,毫无疑问地就被拓跋宏给疏远了。被疏远就不说了,废皇后的性格温纯,当然会被冯皇后欺负得死去活来。冯皇后“自以年长,且前入宫掖,素见待念,轻后而不率妾礼”,觉得自己比废皇后大,又先入宫,加上又有拓跋宏撑腰,自然不免横行霸道,对废皇后非常轻视,见了也从不行礼。不行礼这个举动吧,其实就是没把自己当妾,没把自己当妾呢,其实就是生了取而代之的心。果然,太和二十年七月(公元496年),趁着号召全国人民汉化的势头,拓跋宏以废皇后不说汉话为由,将她废为庶人,后出家为尼。
过了一年,太和二十一年(公元497年)七月,拓跋宏便将冯皇后扶了正。
拓跋宏雄才大略,北魏鲜卑的汉化,后来的胡汉融合,都有他一份大功。何况他“生而洁白,有异姿”,也算是一名美男子,可谓是正宗“高富帅”的代表人物。有这样一个几近完美的夫君,又这么偏宠自己,几乎不召见其他宫人,甚至不惜冒天下之大不韪,废黜自己的妹妹,改立自己为皇后——这是古往今来多少女人梦寐以求的事,到现在为止,多少言情小说都是这样设定的男主,按理说这时候的冯皇后,应该满足了吧? 微信公众号:时拾史事(historytalking)
然而并没有。
因为拓跋宏跑去打仗了。
其实从冯皇后做尼姑时的表现来看,她生来就是一个不甘寂寞的女人。姑且不说传闻是真是假,但无风不起浪,有此说法,一定是有原因的。然而拓跋宏被爱情蒙蔽了双眼,而且可能他对自己也充满自信(他的确也有自信的资本),因而忽略了“寂寞”这个致命的大杀器,安心跑去打仗了。
他在前线倒是殚精竭虑每天充实非常,冯皇后在后宫,简直是和他南辕北辙的两相对应,真是空虚寂寞冷,无聊非常了。一来二去,就和中官高菩萨勾搭上了。高菩萨虽名菩萨,却不能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眼见色即是空,只能看到空即是色。他在历史上唯一的出现,就是作为冯皇后的私通对象,年纪几何,容貌几许,都没有记载。而中官者,按颜师古注,“诸中官,凡阉人给事於中者皆是也”,就是太监。有种说法是高菩萨是假太监,然而《北史》《魏书》《资治通鉴》中都未有此记载。之所以说高菩萨是假太监,可能是依从赵太后与嫪毐故事,附会出来的。但无论是真太监还是假太监,两人干柴烈火,鱼水之欢,甚有激情。尤其拓跋宏在前线生病的消息,简直是给两人浇了一桶火辣辣的滚油,冯皇后可能觉得拓跋宏活不了多久了,再管不了她,也没办法回来同她算账了,便“公然丑恣”,越发不管不顾起来。
然而老祖宗说得好,满则损,谦受益,做人不能太张狂。
冯皇后仗着拓跋宏喜欢她,欺负了一个废皇后不说,又欺负到拓跋宏的妹妹彭城公主头上来了。彭城公主原先是嫁给了宋王刘昶,后来刘昶去世,一直寡居,冯皇后便想将她嫁给自己的亲弟弟,北平公冯夙,拓跋宏也答应了。可是彭城公主自己不愿意,冯皇后顺风顺水走惯了,觉得我的字典里没有不可能,便强迫彭城公主下嫁。彭城公主可没废皇后那么好脾气,趁着婚期未至,自己带了十几个侍婢家僮,冒着大雨坐着小车跑去前线告御状了。
这下冯皇后私通的事,就暴露了。作为一个相信爱情并且十分自信的皇帝,拓跋宏“闻而骇愕”,觉得这话没法接,但看彭城公主千里迢迢来告状的架势,好像也不像假的。半信半疑之中,他先将妹妹留下,想再去仔细查探一番。而那边冯皇后则已经知道公主跑了的消息,也晓得她是去告状了。若是拓跋宏怒气冲冲来质问还好,但拓跋宏偏什么动静都没有,达摩克利斯之剑不知道什么时候掉下来,这种未知才是最让人感觉恐惧的。所以冯皇后在宫中惶惶不可终日,盘算着拓跋宏要怎么找自己算账。后来想得久了,也想通了,觉得算什么帐呀,如果拓跋宏死了,不就一了百了了么!所以她就和自己的母亲常氏一起,在宫中大行巫术,祈祷拓跋宏早死。
这就是拓跋宏的一生挚爱,正可谓是“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
按理说,这种事换做任何一个普通人,都难以接受,更何况拓跋宏。然而他的确太爱冯皇后了,根本狠不下心来对她。 微信公众号:时拾史事(historytalking)
再度收到小黄门苏兴寿关于冯皇后私通的告密后,拓跋宏以“不伐丧”为由,撤兵回了洛阳。先将高菩萨等人抓起来询问,确认事实后,又将冯皇后叫了过来。冯皇后依言过来,拓跋宏先让宦官将她全身搜了一遍,并警告她说,如果发现有一寸长的刀刃,就把她给杀了。这是自己曾经爱过的女人,拓跋宏现在却要如此防范,有情人终成怨偶,不过如此。冯皇后跪着求饶,拓跋宏才给她赐坐,又质问她说:“你不是会妖术吗,跟我详细说说啊!”冯皇后求他摒退左右,拓跋宏便让人都出去,只留了长秋卿白整。为了吓唬她,还让白整“取卫直刀柱之”,但冯皇后还是不肯讲。拓跋宏没有办法,只好又用棉花将白整的耳朵堵住,确认他不能听见别人谈话后,冯皇后才讲了。没有任何人知道他们讲了什么,只知道拓跋宏在听完冯皇后的话后,将彭城王、北海王叫了进来,说“她以前是你们的嫂子,现在已经不是了”,又让他们查清楚真相,不必有所隐瞒(此老妪乃欲白刃插我肋上!可穷问本末,勿有所难)。然而这一切,也不过是色厉内荏的举动而已。即便厉声喝吓冯皇后,拓跋宏心中也仍然爱着她,所以不能不依照她的意思,又是摒退下人,又是塞住白整的耳朵。甚至后来,他对两个弟弟说,因为文明冯太后的缘故,所以不能再度废黜冯家的皇后了,如果她有心的话,会自杀的,你们不要以为我还喜欢她,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汝等勿谓吾犹有情也”,这样的辩解,岂非正是欲盖弥彰。
冯皇后对此也是心知肚明,因此虽然两位王爷走后,拓跋宏又讲了些死别的话来吓她,但她根本不害怕。拓跋宏让宦官盘问她的时候,她仍然盛气凌人地骂道:“我是天子妇,自然要和天子讲话,你们算什么东西”!更何况,拓跋宏再度南征的时候,“夫人嫔妾奉之如法”,后宫嫔妃们仍将她视为皇后,都觉得她的失宠,只是暂时的。
然而冯皇后,乃至后宫妃嫔,毕竟都小看了拓跋宏。
作为一个男人,他的确是深爱着冯皇后的,但作为一个英主,他不能不考虑得更加长远。经过这样的事,他发现冯皇后并非安分守己的女人,自己去世后,很有可能把持朝纲,“恐成汉末故事”,不利于天下——这也正是冯皇后心中所想。当时施行巫术诅咒拓跋宏快死的时候,冯皇后便想效仿珠玉在前的文明冯太后,“一旦得如文明太后辅少主”。因此临终之前,拓跋宏命彭城王元勰赐死冯皇后。然而,这个痴情的皇帝毕竟还是没有做绝,以不让冯氏蒙羞为由,让元勰用皇后之礼安葬冯皇后。
施行遗诏时,冯皇后根本不相信。即便她任意妄为地践踏着拓跋宏给她的爱,但她还是坚定地认为,拓跋宏永远都只会爱她护她,而绝不会伤害她,因此坚决不肯喝下毒酒,并反抗说:“皇上绝不会下这样的命令!一定是你们想杀掉我!”白整理也不理,直接将药给她灌了下去。
就这样,原本应该是一个完美的爱情故事,却因为女主角的出轨,最后演变成了一个悲剧。
对很多人来说,相濡以沫有时候可能只是因为别无选择,也不能有其他的选择,而这正是拓跋宏的难得之处。作为一个可坐拥三千的皇帝,他能够这样长久地专一地对待一个女人,然而不如意事常八九,正如歌词中所写,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正是因为他的专一,才让冯皇后有了肆意妄为的理由。而他们之间的爱情,或者说,拓跋宏对冯皇后的单恋,终究以出轨→赐死的悲剧为结束,只是可怜了那样多如废皇后一般,一年也见不到皇帝一次的白头宫女们,红颜未老恩先断,寂寞宫花说元宏了。
参考文献:《北史》《魏书》《史记》《资治通鉴》
杜士铎《北魏史》
张金龙《北魏政治史·孝文帝卷》
痴情的极致,连老婆出轨都忍了长按关注
投稿:historytalking@outlook.com
时拾史事是今日头条签约作者
读者群号 5358583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