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因为女孩卖萌而引发的血案

2016-11-30 23:42阅读:
桃之夭夭 时拾史事
一场因为女孩卖萌而引发的血案左传拾趣41,勿卖萌,装逼遭雷劈
“齐侯与蔡姬乘舟于囿,荡公。公惧,变色,禁之,不可。公怒,归之,未之绝也。蔡人嫁之。”——《左传•僖公三年》
蔡姬是齐桓公的小老婆,年轻漂亮,性格活泼。相形之下,霸道总裁齐桓公年纪比她要大上一截,而且作为春秋霸主,个人形象自然持重而霸气。这一对儿老少配,本是互补而和谐的。不过,问题恰在不经意间来了~~
DJ说来来来大家一起唱——“让我们荡起双桨……”
这一天风和日丽,齐桓公携蔡姬游园。他们游的是自家的园林,君主的园林通称为“囿”(读作“又”)。囿的面积估计相当于现今大小不一的森林公园,因为囿一般要供狩猎之用,面积小了可架不住野兽和人马奔跑。君主们的狩猎可不是没事弄着玩儿的,都是大规模的半军事化行动。《左传·隐公五年》记载:“故春蒐夏苗,秋獮冬狩,皆於农隙以讲事也。”意思是君主们的狩猎一般安排在四季农闲间隙,同时结合军事演习进行,一举多得。齐桓携蔡姬游,当然不是狩猎了,他们在囿内水面泛舟嬉戏,好一副闲情逸致。
如果蔡姬好好地待在船上,纤纤玉手轻划水面,让流水穿过手指,抬眼四处浏览风景,轻轻哼唱“让我们荡起双桨……”大家一定能度过悠闲而愉悦的一天。不过,自幼习水的蔡姬开始调皮了,她觉得清吧的风格过于沉闷,要来点迪厅的节奏才嗨。于是,蔡姬抓住船沿,开始使劲摇晃船身,随着船身剧烈晃动,蔡姬清脆的笑声也在湖面散发开来。微信公众号:时拾史事(historytalking)
一场因为女孩卖萌而引发的血案冲浪辣妹蔡姬
可是,不习水性的齐桓公却被蔡姬突如其来的举动给吓得脸色都白了。再说了,作为诸侯霸主被一个小女子在船上摇来晃去也不像个样呀。齐桓公冲着蔡姬大叫“Stop!Stop!”可是玩得兴起的蔡姬非但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反而将般晃得更厉害了。湖面上撒满
了蔡姬开心的笑声,当中夹杂着齐桓公惊恐而恼怒的低吼,高音和低音错落,开心与恼惧并存,若在旁观者看来,也颇为有趣。
我本让你去反省,你却居然甩了俺
脸色惨白的齐桓公下了船,惊恐未定,怒气难掩,当即就派人将蔡姬送回了她的娘家——蔡国。蔡姬是蔡穆侯的妹妹,蔡国在春秋初年尚有一些实力,不过这时已江河日下,一日不如一日。在诸侯争霸的大势面前,蔡穆侯能做的只有通过联姻为自己寻找靠山以图自保而已。因此,对蔡国而言,蔡姬与齐桓公夫妇合谐才符合利益。好在齐桓公将蔡姬打发回娘家并不是要休了她,而是想借机惩罚她一下,让她好好反省,懂得妇道。以齐桓之雄武,这么做几无不妥。不过,调皮的蔡姬可真是调皮且任性呀,回娘家之后,她越想越委曲,觉得自己一朵鲜花,尽管没有插在牛粪上,但老夫少妻,中间隔着代沟呢,毕竟少了许多乐趣。这不,连戏水开个玩笑都不行。一气之下,年轻的姬小姐(蔡国姬姓,齐国姜姓吕氏,诸侯之间一般同姓不婚)她她她……改嫁了!
姬小姐居然在没有离婚的情况之下自作主张改嫁了!而且被她甩掉的居然是大名鼎鼎的诸侯霸主齐桓公!而且齐桓公并没有甩她的意思!想想都让人黑线。
冲冠一怒起刀兵,荆楚无由招祸殃
“四年春,齊侯以诸侯之師侵蔡。蔡溃,遂伐楚。”——《左传•僖公四年》
齐桓怒了,这回真怒了,因为他没曾想自己竟然被一个娘儿们给甩了。妹妹再嫁,总要经哥哥做主吧?难道蔡穆侯也昏了头么?齐桓公越想越气,决定开战。
彼时正当齐桓称霸事业如日中天,出兵征战就如吃饭一般只是常事儿。而且,齐桓公的征战远不是打架出气那么简单,他叫上联盟成员国一道,组成多国联合部队,浩浩荡荡向南(蔡国位于今河南上蔡一带,齐国位于其东北方向)进发。齐桓此次出征,倒霉的当然是蔡国,然而更加倒霉的却是位于更南面的楚国。怎么回事呢,下面慢慢道来。微信公众号:时拾史事(historytalking)
次年春季,齐桓率领多国部队南征。蔡国自不消说,一触即溃。本来嘛,蔡国本来实力就相差一大截,而且还心虚。我估计蔡国根本就没怎么抵抗,因为“溃”字本就有军民逃散的意思,极有可能多国部队还在热身呢,蔡国军队和民众就一哄而散了。大概正因此,齐桓公觉得完全没有解气,但既然千里迢迢来了(我百度了一下,从淄博到上蔡全程高速的话有671.3公里,古时道路没有那么顺直,恐怕要更远一些吧。)那就顺道去教训一下楚国吧。反正荆楚南蛮,历来不把中原放在眼里,而且还擅自称王,正好借此机会扬我中原之威,于是齐桓率领多国部队继续南下伐楚。
风马牛不相及
听说齐桓公亲率大军来犯,楚成公楞了半天没回过神来,倒不是害怕,而是齐、楚两国一北一南,不但相距甚远,中间还隔着无数诸侯国呢。大家历来没有机会正面冲突,怎么无缘无故就打上门来了呢?带着一头雾水,楚成公派出使者前往齐桓军中对话。楚使以楚君的口吻询问道:“君处北海,寡人处南海,唯是风马牛不相及也,不虞君之涉吾地也,何故?”意思是齐国位于中国最北面,楚国位于最南面,两国风马牛不相及,没想到齐君带兵而来,是肿么回事捏?
齐桓既然来了,自然早就想好了说辞,不过一君一臣,齐桓公不会与楚使直接对话,这是规矩,齐国方面由大名鼎鼎的管仲出面。
管仲说:“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阿拉伯的故事……伯的故事……的故事,嗯嗯对不起说岔了。远在武王时,召公曾经授命齐国先君,说:‘天下诸侯,你都可以征伐,以辅佐周室!’召公还赐给我先君一双阿迪达的跑鞋,表示可以东到大海,西达黄河,南及穆陵(不晓得是哪里),北抵无棣(也不晓得是哪里),没有哪个地方是齐国不能去的。楚国这几年没有进贡包茅(一种南方产的茅草,可用于滤酒),搞得周王祭祀时没东西可用,所以我代表周室前来讨伐问罪。嗯……让我想想,对了,还有三百多年前周昭王南征时没有回来(死在这边),我因此也要问罪于楚。”(管仲对曰:“昔召康公命我先君大公曰: ‘五侯九伯,女实征之,以夹輔周室!’赐我先君履,東至于海,西至于河,南至于穆陵,北至于無棣。尔贡包茅不入,王祭不共,無以缩酒,寡人是征。昭王南征而不复,寡人是问。”)
管仲这一番话让我对“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有了全面而深刻的理解,三百年前的事居然也拿来作理由。据说昭王南征时(公元前985年和公元前982年时的事,齐伐楚是公元前656年,相距320多年)溺于汉水,不过那时候汉水一带还不见得是楚国的治理范围呢。而以没有进贡包茅为由出兵,则更让匪夷所思了。所以楚国使者答复说:“没有进贡包茅呢,确实是我国做得不对,以后进贡就是了。至于昭王南征没有回去,那只有请您亲自去汉水边问问看咯。”(对曰:“贡之不入,寡君之罪也,敢不共给?昭王之不复,君其问诸水滨!”)面对齐国的强词夺理,大家谈是谈不拢了。楚使走后,齐桓公率领多国部队继续进军,驻扎于陉(陉为地名,楚之北塞)。

自古以来,楚国怕过谁呢?即便是几百年之后楚将亡时,犹有楚南公慨然而言“楚虽三户,亡秦必楚”,何况此时正当楚国壮年。因此,齐桓率领的多国部队尽管进入了楚地,但双方也没有暴发大规模战斗,而以僵持为主。依然摸不着头脑的楚成王再派大夫屈完率军前往迎战。得知楚军前来,齐侯让多国部队后撤至召陵(今河南省漯河市设有召陵区)驻扎。双方军队成对峙状态,屈完前往齐侯驻地,再次进行外交谈判。
齐桓此次出征,本来也没有以灭国并土为目的,教训蔡国也只是一个由头,主要目的其实是秀秀肌肉,炫耀武力。因此,他其实也乐于见到屈完前来谈判。为了震慑楚国,齐侯精心布置了一番。
齐桓公让多国部队整齐列队,然后与屈完一同登上阅兵车,在多国部队组成的各个方队之前缓缓驶过。每经过一个方队,齐侯便挥挥右手,威严从容地对战士们说“同志们好!”方队战士则整齐如一气壮山河地应答“首长好!”齐侯接着又威严从容地对战士们说“同志们辛苦了!”方队战士则再次整齐如一气壮山河地应答“为齐国服务!”如是一一检阅完毕,两人才回到谈判桌前。(齐侯陈诸侯之师,与屈完乘而观之。)
志得意满的齐侯指着帐外的军队对屈完说:“你以为我们出兵是出于我个人意图吗?是为了延续先君所结下的双方睦邻友好关系啊!请问楚国愿意彼此共荣友好吗?”齐侯的意思是:我如此强大,你可愿意归附呢?屈完回答说:“承蒙齐侯惠临安抚楚地,楚君非常乐于与齐国结成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呢。”齐侯似乎对屈完的答复不甚满意,因为楚国没有显露屈服之意,进而威胁道:“请问,若以这样的部队作战,谁能抵御?以这样的部队攻城,什么城不能攻克?”屈完依旧不卑不亢地回答:“您若以德抚众,各诸侯国谁敢不服?您若想以武力胜,楚国将以方城山当城墙,以汉水为护城河,齐国的军队再多,也没有什么用处。”(对曰:“君若以德绥诸侯,谁敢不服?君若以力,楚国方城以爲城,汉水以爲池,無所用之。”)一番话,竟让齐侯一时无言以对。微信公众号:时拾史事(historytalking)
不过,肌肉总归是秀了一把,受蔡国的气也好歹出了一些,齐侯看看差不多了,就率其他参战诸侯与屈完达成停战协议,各自退兵回朝。
一场由小女子嬉闹引发的战争就此落下帷幕。
上一期:满满都是套路——假途灭虢
一场因为女孩卖萌而引发的血案 长按关注更多文章
投稿:historytalking@outlook.com
时拾史事是今日头条签约作者
读者群号 5358583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