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万不要跟自媒体人做朋友

2016-12-02 22:33阅读:
宋燕 时拾史事
千万不要跟自媒体人做朋友
引言:千万不要跟自媒体人做朋友,他们会把你告诉他们的事都写出去,你要是跟他吵架,他还会利用公号喷你,更增加阅读量。
在茫茫公号海洋里,活跃着一群自媒体人,他们昼伏夜出、眼圈发黑、内分泌失调;他们抛妻弃友、辗转反侧,心里盼望的只是一个金光灿灿的“10万+”。如果你是一个自媒体人的朋友,你小心了,你可能发生跟下面这个人一样的遭遇。
这个人叫杨潮观,是雍正、乾隆年间的一介名士,做过多年知县,后来又任泸州知州。他有一个好朋友叫袁枚,交情非常好,好到能把自己小女寄养在杨潮观家。这个人后来辞去公职,做了自媒体人,两个人的交恶从此开始。
千万不要跟自媒体人做朋友袁枚推荐时拾史事(historytalking)
作为大清首席大V的袁枚,辞职后办了一个公号,叫做《子不语》(他先后开了很多个公号,比如《随园诗话》、《随园随笔》什么的,算得上一个营销号集团),这个公号专门发布袁枚耳闻目睹甚至抄来的各种奇谈怪事,发表后非常受欢迎,全国流行。在《子不语》中,袁枚讲了一个关于杨潮观的事。
这个事情在《子不语》卷三,标题叫《李香君荐卷》,原文如下:
“吾友杨潮观,字宏度,无锡人,以孝廉授河南固始县知县。乾隆壬申乡试,杨为同考官。阅卷毕,将发榜矣,搜落卷为加批焉。倦而假寐,梦有女子年三十许,淡妆,面目疏秀,短身,青绀裙,乌巾束额,如江南人仪态,揭帐低语曰:“拜托使君,‘桂花香’一卷,千万留心相助。”杨惊醒,告同考官,皆笑曰:“此噩梦也。焉有榜将发而可以荐卷者乎?”杨亦以为然。偶阅一落卷,表联有“杏花时节桂花香”之句,盖壬申二月表题,即谢开科事也。杨大惊,加意翻阅。表颇华瞻,五策尤详明,真饱学者,以时艺不甚佳,故置之孙山外。杨既感梦兆,又难直告主司,欲荐未荐,方徘徊间,适正主试钱少司农东麓先生嫌进呈策通场未得佳者,命各房搜索。杨喜,即以
“桂花香”卷荐上。钱公如得至宝,取中八十三名。拆卷填榜,乃商丘老贡生侯元标,其祖侯朝宗也。方疑女子来托者,即李香君。杨自以得见香君,夸于人前,以为奇事。 ”
【太长不看版】 :说杨潮观有一年当乡试的考官,阅卷期间,打了个盹,梦到一个江南美女揭帐低语,让他照顾一下写“桂花香”的卷子。杨潮观后来发现一张黜落的卷子,上面果然有“杏花时节桂花香”的句子,正好主试官嫌之前选中的卷子不够好,让大家推荐写得好的,杨潮观就把这个卷子荐上去了,这人中了第83名。拆开卷子一看,原来这人是明朝名士侯朝宗的后代,那梦里托人的美女肯定就是名妓李香君了。
这个故事明明白白地点出了当事人的姓名身份,都省得老百姓人肉了。主人公一收到推送就懵了——自己都70来岁的人了,你写这个让我脸往哪儿搁?他马上发出了一份声明,要求自媒体人袁枚为自己挽回名誉。这信挺长我就不录了,太长不看版如下:
1,你文中有多处事实性错误,可见这是胡编的,我要严厉谴责自媒体这种造谣生事的行为;
2,你说李香君跟我“揭帐私语”,这是对我的严重污蔑,李香君什么人?那是侯朝宗的婊子,就算见到活的,我也没什么可荣幸的,何况是个鬼。我平生不好色,尤其不好婊子的色;
3,我不是你那种下流的人!
杨潮观写得确实是义正辞严,但是他忘了,人家袁枚才是大V啊,那么多公号在那儿摆着呢,粉丝满天下,别人信谁?再加上袁枚舌灿莲花,文章本来就比他杨潮观写得好,他这番挑(si)衅(bi),正给袁枚的公号提供了内容源。于是,袁枚在他的另外一个公号《小仓山房尺牍》中连着写了三封信,以数倍于杨潮观的篇幅、数万倍于杨潮观的阅读量,完爆了杨潮观。
这几封信的太长不看版如下:这事是你亲口告诉我的你忘了?那是你的梦,我又不在梦里,你要是不告诉我我能知道?你当初壮年,心地光明,无所顾忌,现在老了,惦记起身后名声了,就不承认了。见李香君怎么就伤人品了?人家李香君虽然是妓,但能守公子之节,却佥人之聘,这比士大夫们有节气多了,你见李香君是你的荣幸,伪名儒,不如真名妓。再过三五十年,天下人能知道李香君,可没人知道你杨笠湖(杨潮观字笠湖 )!我好色怎么了?好色跟人品有关吗?唐朝的卢杞家无妾媵,照样是小人;东晋的谢安挟妓东山,照样是君子。你不好妓女之色,难道好良家妇女之色吗?须知好妓女之色是小事,好良家之色罪过可就大了!
……
……
……
如果我是杨潮观,我会当场喷血吧。
杨潮观有没有回不知道,毕竟一个小V,没什么阅读量,发声也没多少人知道。几年后杨潮观去世了,袁枚又推送了一篇文章,好好怀念了一下老朋友,中间提到这桩事情,说“余厌闻二氏之说,而君酷嗜禅学,晚年戒律益严,故持论每多牴牾”,算是对之前那几篇撕b文的一点解释吧。
编注:大V袁枚亲自推荐的公众号时拾史事(historytalking),走过路过不要错过了啊!
往期热文
翻新古代鬼故事- 毕令女
恋尸癖女王是真疯还是假疯?
没有老中医,古代治疗不孕不育哪家强?
陈子昂:老子有钱任性! | 我唐日常(六)
没有胸罩内裤和维密的年代,古代女子穿啥?
千万不要跟自媒体人做朋友长按关注
投稿:historytalking@outlook.com
时拾史事是今日头条签约作者
读者群号 5358583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