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汉朝末年成名的几种方式

2018-02-11 23:07阅读:
在汉朝末年成名的几种方式 并不是在所有的时代,都可以闷声大发财。汉末三国就很难。由“民望“而被选举为朝廷官员是后汉以来的政治传统,东汉末年,这种秩序被破坏,但“名声”反而愈加有分量(川胜义雄《六朝贵族制社会研究》),有名就几乎等于有了一切,比有啥都强。
这是个最注重好评的时代。诚如某宝上开店一样,保质保量是成为钻石卖家的正途。在任何时代,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向上到登峰造极是一定会成名的,比如北海郑玄,天下儒宗,学术大佬们总有人哭着求他们做官。但是高风亮节如郑康成,又往往不Care虚荣,沉迷于学术研究和教学事业中。类似的还有一批道德模范,他们历经汉末党锢之难,现在只想做个好人,比如管宁。余英时先生早有论述,后汉三国是一个崇尚道德感的时代,但除了货真价实的名士之外,汉末的钻石卖家们做生意,也得讲点套路不是。时拾史事:historytalking
这是一个拼爹的时代,虽然严格点说,拼爹年年有,不过由三国开启的中古时代特别多。因为这时候不但要拼爹,还要拼爷爷太爷爷拼二大爷们。汉末一个成功的男人身后往往站着十个成功的男人,否则就是暴发户。如果没有一群优秀的亲戚,就必须指望一个优秀的朋友圈。像颍川荀令君这样的三国一哥的诞生,就不能忽视从他爷爷开始苦心经营下的交情,陈启云甚至在《荀悦与中古儒学》中说,荀淑(荀彧的爷爷)这样的人,在东汉初年一定是没有市场的。一个反面例子就是凭借实力才华傍上魏文帝曹丕的吴质,按理说有个皇上当哥们儿够牛了,但是吴质作为“单家”子弟,亦然饱受歧视,同郡士族“不与之士名”,吴质在同乡群里混砸了,无论多飞黄腾达还是被士大夫们拉黑踢出了代表着高贵、高尚的士人圈,正如开头所说,在汉末,名声能代表everything。
颍川荀氏
但是像颍川荀氏一样经营毕竟是一个缓慢的过程,想要迅速红起来也并不是不可能。乱世总是充满了成名的
机会,把握这种机会的方法之一就是刷好评。
土豪和成功人士的区别在于有没有一掷千金的魄力。比如张既,一开始只是个小吏,而且世为单家,但他有个优点,就是有钱,此外,他还很大方。当小吏的时候就自费为大家提供办公用品,所以大家都很欣赏他。再大方点的如温恢,把家里的钱都分给亲戚朋友,温恢是个很有见识的人,他非常慷慨地说:“世方乱,安以富为?”乱世之中钱财当然没什么用了,不过真的要把积蓄送人还是需要魄力的,温恢也因此成为一州之中的名人。郑泰做的更绝,他本来很有钱,结果宁可自己吃不饱,把钱全部拿出来结交豪侠。虽然郑泰最后意外死掉了,但是为家族攒下名声,他的孙辈直到晋朝都混得很好。
没有钱,读书也读不太好要怎么办?你还可以练武当豪侠。
田畴因为好击剑而被幽州牧刘虞所知,凭借超强武力值帮老板到长安送信,乱世之中习武之人一定是拥有巨大市场的。但是,仅仅会击剑不能算是豪侠,汉末还有一种快速成名的方式——报仇。
武侠小说中的侠客少年是极为浪漫的,但是汉末的任侠精神核心是对道德的绝对遵守,不惜去对抗当世法律。任侠的道德,最为显著的一条是对父母、君长的忠孝或忠诚。因此可以说,只要不辞辛苦替老板报仇,无论做出了怎样违反王法或者搭上性命的事情,都可以赢得舆论,能在《三国志》中有传的武人们大多数都有报仇经历,成为他们简历上必备的一栏。下面这位杨阜及其一家,可以算是位感动三国的人物。马超当时于陇上诸郡所向披靡,很快就干掉了冀州的太守刺史,但是冀州从事杨阜立誓为自己的老板报仇,拉上自己的亲戚朋友小伙伴,一起反攻马超。此举还获得了杨阜姑姑的大力支持,她在战争中被马超挟持,像平安县城上的秀芹一样发表了一番义正言辞的阵前演讲:马超最大的罪行就是杀了冀州的君长,所以作为冀州人,人人报仇有责。最后战争悲壮地结束了,杨阜和他牺牲的姑姑都受到了朝野的赞赏。
当汉末任侠人士的爹妈或者长官真的是很值了,但是做他们的儿子则会非常惨。三国有很多义正言辞抛妻弃子的记载,比如跟着杨阜报仇的赵昂,他的老婆王异就劝他说:“雪君父之大耻,丧元不足为重,况一子哉?”,其实赵昂跟他老婆也并没有很多儿子,说出“况一子哉”这样的话真的是很坚强了——当然他老婆也成名了,成为中国古代不多的留下姓名的女人之一。
倒是胡人对老婆孩子很够意思,《魏略》中记载了一位乌丸王,本来已经杀出重围了,又折回来救自己老婆,且此人勇武过人无人能当,然而,逃出围城之后,被刺史借鲜卑人之手杀死。最后,当然是刺史获得了表彰。
所以,如果真的穿越回去,还是跟胡人谈恋爱比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