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游戏》第八年,我很怀念它最初的样子

2019-05-16 10:50阅读:
这是 新世相 的第 936 篇文章

陪伴了我们八年的电视剧《权力的游戏》,马上就要播完了。
哪怕你没看过,我想你也一定听说过它。
因为这可能是全世界目前最火的电视剧了:
第八季刚播出第一集,就破了一个吉尼斯记录——全球最受欢迎的剧集首播。
全球每四个人里,就有一个人对这个电视剧年年不忘,翘首以盼。
而每逢它在国内更新的周一,你也总能在各种热搜榜上看到它。
《权力的游戏》第八年,我很怀念它最初的样子
——又打仗了。
《权力的游戏》第八年,我很怀念它最初的样子
《权力的游戏》第八年,我很怀念它最初的样子
——又死人了。
《权力的游戏》第八年,我很怀念它最初的样子
——好人活不长,还是要硬刚。
个十岁的小姑娘,毫无畏惧地向着一个比她高出太多的巨人冲过去,一点不懦弱。
《权力的游戏》第八年,我很怀念它最初的样子
——但坏人有时候也会突然下线。
贯穿前七季的最大boss夜王,统领着一大帮尸鬼军队,一直打到城墙下。
然后就被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小丫头一刀捅死了。
《权力的游戏》第八年,我很怀念它最初的样子
就连没看过这部剧的同事也会描述他们眼里的权游:
经常死人,十分残酷。一上来以为是主角,下一秒就被杀了。
但是总有这么一些倒霉蛋,一直挺着,然后把命运击溃了。

权游告诉我们的第一个道理是,生活很艰难,谁也没有主角光环。
在它之前的作品往往是这样的:主角一帆风顺,可能会遇到一些困难,但是他们总能笑到最后。
而《权力的游戏》是这样的:上一秒这个人可能还是主角,但下一秒他就可能猝不及防的死了。
就连原作者乔治.马丁也这么说,“让读者感到紧张和刺激的唯一方法,就是出其不意地杀掉一个主角。”
《权力的游戏》第八年,我很怀念它最初的样子
剩下的其他人该怎么演,还是继续怎么演。
《权力的游戏》第一季的男主角,是个很有主角相的大叔,叫奈德:关心家庭,勇敢坚毅。
意识到自己的国王可能会遭遇王后的谋杀,就毅然放下自己的安危决定南下。
整部剧都是围绕他寻找证据展开的,他找到了国王的私生子,也发现了兰尼斯特家族的阴谋。
结果就在最后一集,他被猝不及防地斩首了。
《权力的游戏》第八年,我很怀念它最初的样子
第二季、第三季主要演他的长子罗柏,罗柏是个军事天才,接过了振兴北境的任务,建立了军队,好几次打败了杀害他父亲的兰尼斯特家族。
这回王子复仇记应该能顺利上演吧?
结果就在他稳步推进复仇大业的时候,他被盟友背叛了,在弗雷家族的婚礼上惨遭屠杀。
《权力的游戏》第八年,我很怀念它最初的样子
就连前几季迫害他们,看起来一直没翻过车的反派,也会突然在某一天败下阵来。
一手策划了“血色婚礼”,站在权力之巅的泰温.兰尼斯特,突然被自己的侏儒儿子射杀在了厕所里。
《权力的游戏》第八年,我很怀念它最初的样子
心狠手辣,杀死自己丈夫的王后瑟曦,也会有一天轰然下台,遭受耻辱的游街。
《权力的游戏》第八年,我很怀念它最初的样子
一个权游剧迷告诉我,他看这部剧最大的感受就是,永远不要高估自己的运气。
因为人生真的很长,总有些意想不到的事情在前面等着你。

但是命运有多无常残酷,并不是《权力的游戏》唯一想告诉你的事情。
它真正想告诉你的,是不要因为害怕遭遇不测,就停下脚步。
不要遭受过生活的残酷,就放弃抗争。
《权力的游戏》里,有个命运非常波折的角色,叫提利昂,人称小恶魔。
命运对他不公平到什么地步呢?
一家四口,爸爸、哥哥、姐姐、全是金发碧眼的,相貌堂堂的大高个。
《权力的游戏》第八年,我很怀念它最初的样子
但只有他,身高不足一米四,是个连哥哥腰部都够不上,还长相丑陋的侏儒
他爸爸一直以他的出生为耻。
《权力的游戏》第八年,我很怀念它最初的样子
没正眼看过他,更拒绝承认自己有一个侏儒的儿子。
《权力的游戏》第八年,我很怀念它最初的样子
甚至还丧心病狂地摧毁他生命中可能出现的各种美好。
他在外出时遇到了人生中最美好的初恋。
而他爸爸知道后的第一反应是,找人把这个女孩轮奸了。
让小恶魔在旁边看着,用金钱羞辱这个女孩,接着告诉他,你的初恋就是个妓女。
甚至在他辛辛苦苦赢得了一场战役之后,他爸的第一反应都是,你怎么没死在战场上?
《权力的游戏》第八年,我很怀念它最初的样子
这世界上,无论怎么努力都无法改变的事实有很多。
他承受的,不只是原生家庭的伤害。
还有对自己不确信,我已生来战败,难道就要就此认命?

但所幸,命运夺走你的部分,永远都不会是最致命的。
你会遭受无缘无辜的痛苦,但你不能无缘无故地被打倒。
尽管被轻视,一直不被看好,但提利昂从来没有自我放弃过。
他一直是全兰尼斯特家族里最有才智,也最善良的一个人。
黑水河战役里,占据先天优势的敌人进攻君临城。
所有身高正常的人,都退缩了。
国王失去斗志,最厉害的战士也落荒而逃。
只有他这个身高一米三五的侏儒挺身而出,鼓舞大军。
并且身先士卒冲向战场,赢得了所有人的尊敬。
《权力的游戏》第八年,我很怀念它最初的样子
遭受过痛苦的人,往往会更容易感知到他人的痛苦。
在雪诺因为自己私生子身份而感到痛苦的时候,是他告诉雪诺。
——没有一个人,是真正的幸运。
每个人都有相伴相随的痛苦:
《权力的游戏》第八年,我很怀念它最初的样子
而命运对我的不公,并不意味着我就要全盘接受。
一直厌恶他的父亲,为了让自己夺得权力,选择把自己的孩子推上法庭。
而就在这个生死关头的法庭上,提利昂发表了关于命运最精彩的一段演讲。
“我的罪过,只不过是身为侏儒。”
你们因为我的缺陷而轻视我,侮辱我,我却绝对不会向你们低头。
然后他拿起了弓箭,射杀了一直迫害他的父亲。
告诉他,即使你不愿承认,我也一直是你的儿子。
命运没有放过我,我也未曾饶过命运。

你会在权游里看到很多这样的小人物。
——不完美,卑微、弱小、被命运玩弄于股掌之间,想要的从来得不到。
但是他们每个人都没有服输。
史塔克家族里,有个身材高大却智力低下的仆人,叫阿多。
《权力的游戏》第八年,我很怀念它最初的样子
这是个很单调的角色,因为智力的问题没法和别人交流,只能简单执行一些最基本的命令,偶尔还会添乱
而他翻来覆去会说的一句话,只有他的名字“hodor”,也就是阿多。
但是他却贡献了权游电视剧里最催泪的一幕。
他背着主人布兰逃亡,却在途中遭受异鬼的追杀。
生死关头,他选择留下断后,用自己的身躯顶住门,给布兰争取生还的机会。
《权力的游戏》第八年,我很怀念它最初的样子
门外是千百个嗜血残暴的尸鬼,他的脸被挠花,大门马上要被攻破,他也即将被尸鬼分食。
《权力的游戏》第八年,我很怀念它最初的样子
但他却一直死死地抵住门,一遍一遍高喊着“hold the door!”,语速越来越快,最终变成了和他名字一样的发音——“hodor”。
再微小的人,也会因为信念变得伟大起来。

《权力的游戏》最震撼人心的,并不是几大家族斗得死去活来。
而是它一直试图向你传达的这个观念:
命运无情,人却因为和命运的对抗而强大。
这部剧里最出名的台词,来自于驻扎边境的守夜人们。
我想你也听过这段话:
长夜将至,我从今开始守望,至死方休。
我将不娶妻,不封地,不生子。我将不戴宝冠,不争荣宠。
我将尽忠职守,生死于斯。
我是黑暗中的利剑,长城上的守卫,抵御寒冷的烈焰,破晓时分的光线,唤醒眠者的号角,守护王国的坚盾。
我将生命与荣耀献给守夜人,今夜如此,夜夜皆然。
听着很燃,但这是从一群“社会渣滓”的嘴里说出来的。
要么犯下了罪过,要么身份不被承认。
《权力的游戏》第八年,我很怀念它最初的样子
而论到他们的守夜人,更不是什么好工作,没有五险一金,要对抗最凶残的活死人尸鬼。
工作环境在冰天雪地里,还不能娶妻生子。
更不会被当成英雄铭记。
《权力的游戏》第八年,我很怀念它最初的样子
遇到这种处境,普通人也许就早早放弃了。
但他们没有。
《权力的游戏》第八年,我很怀念它最初的样子
该打的仗,一场不落。
《权力的游戏》第八年,我很怀念它最初的样子
最打动我的,是六个被逼入绝境的普通守夜人士兵。
面对比他们高大许多的巨人,已然是毫无胜算。
《权力的游戏》第八年,我很怀念它最初的样子
他们恐惧,也害怕,知道自己难逃一死。
但他们仍旧举起自己手中的利剑,向无法战胜的敌人冲了过去。
《权力的游戏》第八年,我很怀念它最初的样子
我们一直害怕输,害怕付出了努力却得不到。
认为人生要的就是永远幸运,永远要赢。
但看了《权力的游戏》,我却觉得活着最关键的,也许并不是“成果”和“胜利”,而是“信念”与“勇气”。
你总会遇到不可战胜的困难,但只要你未曾服输,你就战胜了命运。
很多同事和我说,权游开播之前,他们眼巴巴地盼着更新,但开播以后,又舍不得看——因为看一集,就少一集了。
我们和《权游》的八年,慢慢就在一年一度的等更新中过去了。登场时还是个淘气的小姑娘艾莉亚,成为了了拯救他人的女刺客。而雪诺也从不得志的私生子,变成了沉稳的北境之王。
说件可能挺招恨的事儿,今年四月我还远程飞到北爱尔兰,实地探索了《权力的游戏》拍摄地。
有些地方你一眼就能看出来权游的影子,比如艾莉亚逃亡的国王大道,还有全球最大的权游展,以及分布在北爱尔兰各个地方的“权游之门”。在真正的临冬城里,我还专门穿了一次带毛领的斗篷,和史塔克家里的小孩儿一样,扔了斧头,射了箭。
这次旅行,还能让你摸到真正在剧里出镜了的那两只 “冰原狼” —— 不咬人,毛挺厚,是两只混血的阿拉斯加犬。
《权力的游戏》第八年,我很怀念它最初的样子
《权力的游戏》第八年,我很怀念它最初的样子
《权力的游戏》第八年,我很怀念它最初的样子
《权力的游戏》第八年,我很怀念它最初的样子
但让我们最期待的,还是 HBO 出品的《权力的游戏》最终季。
最终季由腾讯视频和鼎级剧场网络独家播出,生死一线的命运抗争,多方角逐的权力游戏,网络独家播出仅在腾讯视频,鼎级剧场用户可以通过订购“腾讯视频 TV 端 — 极光 TV'等方式观看。
《权力的游戏》第八年,我很怀念它最初的样子
不要害怕捉摸不定的命运,去做那个勇敢和命运抗争的人。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头狂暴的野兽,只要武器交到他手中,那头野兽便会蠢蠢欲动。” —— 乔拉·莫尔蒙
也祝你早日找到自己的武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