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悬疑小说《失踪者之谜》之《古墓魅影》

2018-06-12 21:43阅读:
长篇悬疑小说《失踪者之谜》之《古墓魅影》
作者: 张 帆
(作者声明:本小说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欢迎阅读,但未经作者许可,不能转载。 )
第三章 古墓魅影
9.寻 觅
几天前,在位于江东市剑南县山口镇金泰鸡食品公司上班的25岁的女工朱古丽答应将购买的鸡肉带回母亲家,可是整天未归,母亲以为她工作忙,没在意。
金泰鸡食品公司是一家以卤菜,凉拌菜 ,生产和销售的大型连锁熟食企业。公司采用统一投资 ,统一管理经营方式,通过2000多名员工的共同努力 ,精心打造了今天金泰鸡的辉煌 ,在这十二年时间里, 金泰鸡的产品现已遍布镇江、南京、江阴、南通、扬州、蚌埠、宿州、凤阳、怀远、固镇等市 , 目前,全国有 500 多家连锁分店正在火爆营业中。
据老板介绍,金泰鸡那独特的卤药配方及所有药材 , 辣椒 , 花椒等原材料均来自于四川峨嵋,有着丰富的川味特色,集麻、香、辣于一身,在浓合以各地口味特点精致加工而成,其产品色、香、味俱全,肉质香嫩,麻辣随客人所选 , 令人回味难忘。而金泰鸡加工厂,就设在山口镇的郊区,朱古丽就在净膛班工作。
但是,到了次日晚,朱古丽都未回家,母亲这才慌了,忙问车间主任,也称请假后就没有见到人。 那么,朱古丽到哪儿去了呢?
更奇怪的是,在朱古丽给车间请假时,车间另一个46岁的男职工焦荣权也请假了,那么,这两人请假的背后有没有什么联系呢?
朱古丽的姐姐朱丽雯按照母亲的吩咐去厂里了解,打听回来的信息令两母女大吃一惊:工厂宿舍的许多人都反映朱古丽与焦荣权这对男女举止像一对情人。
自己的女儿怎么会与大自己21岁的男人做情人呢?是不是有啥子误会搞错了?朱古丽母亲预感到不测,立即向江东市110指挥中心报案。
10.古 墓
安税萍到市局报到后,迅速带领刑警一大队警员赶赴山口镇,在公司员工当中收集寻找朱古丽的线索。既然朱古丽与焦荣权双双失踪,这绝不是巧合,两人必然有着某中内在的联系。于是,安税萍自己则重点寻找与朱古丽同时失踪的焦荣权。
金泰鸡食品公司档案记载,焦荣权是安徽省凤阳县人。当安税萍把从金泰公司要来的焦荣权照片发给他的身份证所在地公安局请求
配合查找时,得到安徽省凤阳县警方的答复不仅令安税萍大吃一惊:焦荣权在本地一所中学任教,没有离开过学校,更不可能到江东剑南县乡镇打工。几年前在街上皮包被扒手盗窃,身份证丢失。江东警方发来的焦荣权照片并不是他本人。
显然,焦荣权身份可疑。那么,焦荣权到哪儿去了呢?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安税萍与公司联系,公司继续多次拨打失踪者两人电话均打不通。朱古丽家人开始寻找。
当安税萍与朱古丽家人摆谈后,安税萍决定与朱古丽的姐姐朱丽雯将朱古丽与焦荣权的照片拿着一起去寻找。
五天后的一个下午,遍寻妹妹无果的朱丽雯与老公童国庆骑摩托来到山口镇大堰坎,看见一个身穿金泰公司工作服的男子,便拿起妹妹以及焦荣权照片问他:“请问,你认不认识这个人?”
那男子看了一眼这照片,说不知道,然后慌张离去。
他为何要慌张离去?慌张的背后似乎隐藏着什么。
突然,朱丽雯发现此人有点像照片上的焦荣权,只是胡子长了些,面容憔悴,便跟踪而去。
那人一看,慌忙搭乘一辆“摩的”逃离,朱丽雯夫妇紧追不舍,来到金泰养鹅场附近,那人却神秘般的消失了。
朱丽雯立即电话报告安税萍增援追捕。安税萍与山口派出所警察与金泰公司来人四处搜查,直到天色已晚,还是不见那神秘男子的身影。
金泰养鹅场与金泰镇之间只有一条机耕路,背后却是一座大山。
到了这座深山里,温度极低,到处都是茂密的植物和参天的大树,不时还能看到空中飞舞着说不出名字的飞虫来,乍一看去,非常美丽,实际上深山里却危险重重。
走了没有多久,前方就是一天沟堑,而与沟堑连接的地方,只有悬在空中的木桥,不过远远看去,木桥被风一吹,摇摇欲坠,看起来十分危险。
安税萍与朱丽雯引领大家小心的走上了空中木桥,好走赖走,总算走过了,可是把朱丽雯吓得心里频频跳。
过后之后,眼前突然现出了一座高大的古墓。据金泰派出所警员介绍,这座古墓是金泰镇中的金阳侯夫人墓,是江东市唯一一座元代品官贵族大墓,1997年被公布为汉南省级文保单位。
据当地文物局记载,金阳侯夫人方氏是元朝高官张明和的母亲;张明和是元代延佑五年的进士,官至太平路总管、轻车都尉,曾被封为金阳侯,生前十分显贵;方氏的墓自然规格较高。据称,民间一直讹传古墓内藏有四川巡抚张忠烈公“张天官的16颗金头” 而致该墓被历代盗墓者所觊觎。
11.墓居者
焦荣权是不是就躲藏在这里?安税萍心里不禁嘀咕着。她下令在古墓周围仔细寻找失踪者足迹。
突然,与安税萍一大队的青年刑警罗浩发现古墓前的一块石板被人搬开过,是班上还有一个男人脚踩的稀泥巴脚印。安税萍立即名人把石板搬开。
罗浩与和金泰公司的三名男子汉人费了很大的劲,这才把青石板搬开,眼前的古墓竟然真的出现一口直径50公分的大洞。
看来之前那些进山的盗墓者,就是在这里打下盗洞,也就是说,从这口盗洞进入,就是古墓所在。
安税萍打开随身携带的手电筒,掏出手枪将子弹上了膛,大声厉喝:“焦荣权,不要躲了,你逃不掉的!”
毫无动静。安税萍再次喝问:
“再不出来,我可要开枪了!”
突然,古墓里传来一声微弱的回答:“不要开枪,我出来。”
果然,几分钟后,一个人影从古墓盗洞中走出,他衣衫偻烂,面容萎靡。众人一看,他就是大家苦苦寻找的食品厂职工焦荣权!
安税萍追问朱古丽的下落,焦荣权回答令朱丽雯以在场警察们大吃一惊:“我把朱古丽杀了。”
“在哪儿杀的?”
焦荣权把警察带到一间自己租住的农舍,在那座他租住的农舍里,发现了被烧焦的朱古丽的尸体。
12.流亡巧遇
经查,焦荣权的身份证记载他是安徽凤阳县人,为何远在凤阳的建军会在四川射洪县工作呢?他与26岁的朱古丽是啥关系?他为何要狠心杀死自己的情人呢?这,还得从1999年底在安徽淮南市发生的一起案件说起。
其实焦荣权的真实姓名叫赵家朗,安徽省淮南市谢家集区人,在回民小学读书三年后,接父亲班顶替到张一煤矿工作。
1999年12月15日,赵家朗伙同段国钨、王庆刚等人在谢家集张一煤矿附近抢劫摩托车,将摩的司机捆绑后把车抢走,卖车900元分赃。几天后,几人在张一矿窑厂故伎重演,再次持刀抢劫摩托车。
2000年1月10日,赵家朗几人在谢家集新亚歌舞厅门前持刀抢劫,杀伤车主,被安徽警方抓获,经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判决段国钨执行死刑,赵家朗劳教。
三年后,赵家朗被释放回家,但恶习不改,在社会上混迹抢劫作案。为了躲避警方的追捕,他开始在外流亡。
在蚌埠,他意外的在路边拾得一张名叫焦荣权的男子的身份证,身份证上的年龄只比自己实际年龄大2岁,他如获至宝,便利用这张身份证逃亡到新疆打工。
但是,身份证与他自己的样貌有些差异,他知道人们有时候会问他相貌为啥会走样?他回答自己也许是因为害病所以人变了形。
一个人在新疆打工,赵家朗没女朋友,性欲又强,每天都打飞机,打得他都身体虚弱,工作没精神,怎么戒了呢?他想每天阳光快乐的生活,每次想戒,但是性欲一上来就不能控制的打飞机,好像比毒瘾还难戒。
赵家朗去了一家农场在棉花,顺利上了班,那里的女孩真的很多,年纪大的小的很多,看到这么多女孩在这里上班,他内心也感觉还真能在这里找个媳妇也说不定。
上了一个星期后,赵家朗认识了一个汉南省江东市剑南县女孩,名叫周涛敏。她比赵家朗小两岁,也没有结婚,他们从上班无话不说的同事,变成了一对甜蜜的恋人,同事上班的女人都笑她俩速度真快,赵家朗笑着回答只怪缘分来的太突然。
这边赵家朗倒是兴高采烈,那边周涛敏家里缺不同意。她爸跟女儿说,跟周涛敏订婚要拿50万出来,赵家朗听到这里一愣:50万也太多了吧?紧接着周爸爸说周涛敏的哥哥做生意失败欠了外债100多万,他家要这50万是给他儿还账用的,还说这50万是必须得给,而且不能讨价还价!
周爸爸这意思是让赵家朗给男方家带个话,想订婚就拿50万,不想订婚就算了。赵家朗一名逃犯,心想自己如果给我爸妈说这话,他们应该砸锅卖铁也得拿出来,但我拿出来会不会太吃亏了?更主要的是,自己亡命天涯,怎能谈婚论嫁?
正在此时,新疆那个农场裁减员工,看来赚不到钱,新疆呆不住了,经周涛敏提议,两人便双双回到了周涛敏的家乡汉南江东的山口镇。
周涛敏在山口镇开了个茶馆,两年多的生活磨砺,假冒焦荣权的赵家朗的真面目渐渐毛露了出来。因为她发现焦荣权这个安徽男人,既挣不到钱也没有啥子安全感,只是嘴巴甜一点,好在家里反对自己与焦荣权交朋友,自己的户口所在地哪个村哪个社也是一个虚的,因此周涛敏从来也未带他回过村子里的娘家。
思来想去,离开和甩掉这臭男人的最好办法,就是在一夜之间骤然失踪,远离家乡去陕西打工!
安税萍调查了周涛敏的这一果断离去的决定,她实际上逃离了魔掌而保全了性命,否则,本案的这一悲剧性的人物可能就会不是朱古丽而是周涛敏。
第四章 畸 恋
13.爱情陷阱
周涛敏一夜之间失踪,租用开饭馆的门面也被房东收回。举目无亲流落它乡的异乡人、化名焦荣权的赵家朗感到了比以前在安徽蚌埠的劫难还要空虚。
赵家朗突然听到山口镇街上一家商店播放着一首用以招揽顾客的歌谣《西海情歌》:
自你离开以后,
从此就丢了温柔。
等待在这雪山路漫长
听寒风呼啸依旧,
一眼望不到边
风似刀割我的脸。
等不到西海天际蔚蓝
无缘着苍茫的高原。
还记得你
答应过我不会让我把你找不见,
可你跟随
那南归的候鸟飞得那么远。
爱像风筝断了线,
拉不住你许下的诺言!
………………
此时此地,那飘来的歌声正好显示出赵家朗的心灵写照,凄惨上午歌词也唱出了他内心的苦楚。
赵家朗在人生地不熟的异乡山口镇难以为生,身上的钱早被周涛敏搜索一光,自己很饿了几顿饭。
正在绝望之时,一张广告救了他的命。
那是一张金泰鸡食品公司在山口镇的招工广告,身高一米七并颓顶的赵家朗立即前去应聘,他拿着捡来的焦荣权的身份证冒名顶替,幸运并且顺利的进入了公司当上了工人。
这时候,另一名女性进入了赵家朗的视野,她就是朱古丽。
朱古丽是山口镇人,皮肤白,头发盘起,用赵家朗的话说,朱古丽“是一个性格内向爱玩手机的美女”。她的老公在江苏打工,生有两个小孩。
寂寞的朱古丽面对这赵家朗这鳏寡老男人爱情攻势,开头她并不以为然,然而经不住赵家朗经常请她吃饭,去剑南县城逛街,寂寞难耐的朱古丽终于越过了女性应该有的心灵防线,与赵家朗发生了性关系。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久而久之,朱古丽与赵家朗的亲密举动慢慢被同事、被宿舍管理员所察觉,甚至到了净膛班领导找朱古丽谈话的地步,而朱古丽才坚决予以否认。
然而,对于赵家朗这丑陋老男人,朱古丽并不是持有专一的畸情恋爱。这个食品厂的大美女,镇上追求她的男人确实不少。
一天下午,赵家朗身体不舒服回宿舍寝室休息。在楼上,他看见朱古丽在楼下专注的玩她的手机,赵家朗认为自己病了你还有心玩手机,甚至看都不来看他一下,太冷漠了,于是跑下楼去找朱古丽。
联想起她几天前说去剑南县城玩耍,他就心生疑惑。
他下楼抢过朱古丽的手机,翻开短信,赫然跳出一组暧昧的短语:“刚哥,我下班了,你在干什么?”
赵家朗勃然大怒,考虑到周围工人过路的多,他没有发作,把手机愤愤地交给朱古丽就回自己寝室睡觉了。
14.未遂的情死
几天后,赵家朗约朱古丽到剑南县城玩耍,她俩在县客运站附近一家酒店315号房间开了房,赵家朗想进一步密切他们之间的情侣关系。这时候,赵家朗不得不提到了朱古丽手机上要发短信名叫刚哥的那神秘男人。
朱古丽承认了这一件事情,他说出了哪一个同样向赵家朗追求自己的男子名叫谢太刚,是剑南县股票上市公司太顺酒厂的技术员。
伤心的赵家朗向朱古丽哭诉:“你为什么这样对我?我平时对你那么好,你不要玩我。玩我我会疯掉的!”
面对情夫的哭诉,为了平息这男人的情绪朱古丽表示不再与剑南太顺酒厂那个刚哥联系了。
在以后的摆谈中,赵家朗从朱古丽口中了解到,刚哥不仅在太顺酒厂上班当技术员,而且还开得有一家网吧,经济实力比自己好。他感到朱古丽与这男人的关系不一般,在强大的情敌面前,自己自然显得渺小。
这时候,他开始恨朱古丽,成天精神压抑。
他认为自己对朱古丽比她老公对她还好,而朱古丽却移情别恋,他吃醋了。
在以后的一段时期,他发现,朱古丽并没有实现自己对他的承诺与刚哥断绝关系,反而与刚哥的联系更加密切,对自己越来越不好。他决定:要与朱古丽一起去死!
七天后的凌晨5时,赵家朗向班组请假不上班,骑电瓶车朝山口镇万福村走,蓦然看见墙壁上的一张租房屋的广告,一场杀人情死的阴谋油然而生!
他与房东花一千元谈成了这公路边上即将拆迁的出租房租赁,从厂里拿来被盖,买回一些白酒、花生,还买回一把切皮蛋肠使用的切菜刀。
一切准备就绪,谋杀行动开始了。
下午6时,赵家朗给朱古丽发短信叫她出来玩,新地点就在这租住屋,朱古丽说她正在睡觉还等一会儿。
赵家朗去到饭馆给朱古丽买了一碗水饺在公司大门口等她,7时,朱古丽如约来到大门口与赵永保会合,然后搭乘赵永保的电瓶车驶向公司后门的出租屋。殊不知,死神正渐渐向她走来。
租住屋,朱古丽吃了几口水饺后,认为不好吃,不吃了。
言谈之间,朱古丽一点不谈两人感情,多次提出准备回到厂里。赵家朗不准。朱古丽就一直在床上坐着玩她的手机。
当晚,两人再一次发生了性关系。次日,在赵家朗的建议下,两人分别给公司打电话请假不上班。
当晚,朱古丽坚持要回公司,赵家朗不允许,非要朱古丽说清楚他们之间的关系,问她是不是喜欢太顺酒厂那个刚哥?
朱古丽说有一点喜欢。
再问她是不是讨厌自己了?
朱古力说有一点。
赵家朗感到十分失望,伤心的哭了起来。而此时的朱古丽,还在玩她那玩不够的手机!
20分钟后,朱古丽说要走,你送送我吧?赵家朗说:“要死我们一起死!”
朱古丽认为他是开玩笑说屁话,继续玩手机。
赵家朗一把抢过她的手机,朝墙上砸去。看见怒不可竭的赵家朗,玩世不恭的朱古丽这才吓哭了。
赵家朗掐住朱古丽的脖子,连连问她:“你为啥要这样对我?!”
朱古丽说:“哥,你别掐我,我踹不过气了。”赵家朗不松手。
朱古丽又说:“哥,我错了,今后再也不和那酒厂男人联系了!”
赵家朗还是不松手,狠狠的说:“不用了,我今天要和你一起死!”
朱古丽知道,自己今天即将与世永别。
她求饶道:“哥,我彻底错了,你不要杀我!”
赵家朗看见桌上那把切皮蛋肠用的切菜刀,握在手上,说,你不要怕,今天我陪你一起死!
他朝自己右大腿猛砍一刀,又朝自己肚子划上一刀,鲜血直流。
朱古丽哭着求饶。丧失理智的赵家朗按住朱古丽的脖子,连划两刀,鲜血立即喷了出来,射在墙上。
他见她已死,又朝自己手腕割上一刀,朝门口走去,然后昏迷。
一觉醒来,赵家朗发现自己没有死,便一步步走回房间,把酒和被盖点燃,将朱古丽尸体烧焦,把自己羽绒服里的3000元钱连同衣服一起烧掉。
猛然,他想起烧掉房东房屋不是办法,于是又用水浇灭火焰后,朝野外逃去。
身负烧伤的赵家朗逃向哪里?他毫无目的。在黑夜中,他终于于凌晨走进了大山中的古墓,为躲避警方的搜查,他住进了历代盗劫古墓文物的盗墓者挖掘出的古墓洞。当安税萍带领警察赶到这里时,就成了赵家朗的末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