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胜利:正常的国家,人民不需要伟大的领袖

2015-09-08 16:51阅读:
宋胜利:正常的国家,人民不需要伟大的领袖
宋胜利:正常的国家,人民不需要伟大的领袖 宋胜利, 1969年生,祖籍甘肃,主要从事绘画、影视工作。毕业于西北师范大学美术系,主修国画专业。毕业后长期从事电视工作,先后在青岛崂山电视台、中央电视台《美术星空》、中央数字《书画频道》等单位工作,师从张立辰、杜大恺。在国画、油画、连环画、等诸多领域进行了广泛的艺术实践和探索。现为中央美院张立辰写意高研班、教育部张立辰博士课程班助理。
【正文】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都没有什么“伟大领袖”,曾经有“伟大领袖”的国家,也只有屈指可数的那么几个。现代革命的基本目的,就是为了消灭特权,实现社会平等。领导这些革命的领袖,一旦变成了“伟大领袖”,就意味着此人已经变质、革命已经失败了,因为,一个至高无上的,可以恣意妄为的新特权又诞生了。
一个现代国家的领导人,想拥有古代帝王一样的特权,最直接的办法就是绞尽脑汁不择手段地把自己推上“伟大领袖”的宝座。因此,一个国家一旦出现了伟大领袖,绝不是什么好事情,它意味着这个国家的老百姓肯定要倒霉遭殃了。
一旦成为伟大领袖,他就至死不需要交出权力,他的话就是真理,像圣旨一样,所有人都得对他忠心不二,有谁敢不服气,他动一个小指头就可以让你下地狱。“伟大领袖”就是古代专制帝王的现代翻版。
真正具有高尚情操的现代政治领袖,绝不容忍别人把自己捧上天,因为这是对现代政治领袖的侮辱,更不会不择手段地自己把自己捧上天。这就是现代政治家与个人野心家之间的根本区别。
政治领袖如果在位的时候就被尊为伟人,那他绝不是真正的伟人。民国成立之初,孙中山乘军舰往福建视察。舰泊马尾,这时孙中山发现,聚集在一起欢迎他的许多小船,大都悬挂标语,称他“万岁”。
孙中山说:万岁一词,是封建帝王要臣民这样称呼他的。我们为了反抗这个“万岁”,许多革命同志抛头颅、洒热血。如果我接受这个称呼,对得起先烈吗?他要求撤掉这些标语,否则决不登岸。
当今世界上发展较好的国家,从来没有听说过什么“伟大领袖”之称。
最典型的对比就
是韩国和朝鲜,从来没听说韩国有什么伟大领袖(倒是有几位总统被起诉判刑过),而朝鲜的伟大领袖已经“伟大”得耸入云霄,人民只有匍匐在他们脚下祈祷的份儿了。他从“敬爱的将军”、到“红太阳”、到“金太阳”、到“21世纪的金太阳”……。可是两个国家发展的结果,全世界有目共睹:在同一块土地上、同一个民族的人民,一个是与“自然灾害”长期亲密相伴、不弃不离;一个是突飞猛进,崛起于世界民族之林,跻身发达国家之列。真可谓天壤之别!
北欧、是目前世界上贫富差别最小的地区,是最具有社会主义性质的地区,从没听说北欧的哪个国家领导人称什么伟大领袖的。
以平等为基础的民主制度,和以平等为基础的价值观,远胜过什么“伟大领袖”的英名和无数宏伟、绚丽、旋律动人的颂歌或主体思想。
历史残酷地证明,领袖越伟大,人民越渺小,领袖越伟大,法制越失效。革命领袖一朝变成伟大领袖,他就不再是人民的福星,而会变成人民的灾星。
老百姓盲目崇拜是愚昧的,领袖人物居功自伟是可耻的。
追求民主法制,自由平等,限制公权力私用,保护人民权利,这才是现代社会期冀的美好制度,拒绝这种制度,永远不会成为受世人尊重的民族,这个民族也不会有任何光明的前途。
转发自网络 :思想娱乐文摘2015-08-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