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漠绿洲

2019-05-05 14:31阅读:
沙漠绿洲
过去的,错过的,终究只能是回忆。
未来的,幻想的,也只是海市蜃楼。
只有现在的,眼前的,才是最真实的。
只是最真实的,也是我们最惧怕的。
“小心。”
还没有来得及反应,整个书架向我砸了过来。
再醒来,我已经在医院了。
可能睡的太久了,想出去走走。于是我就拖着输液瓶出去了。
在走廊里,我见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
时间仿佛定格在了那一刻,这个世界安静的只剩下我和他。
两个人,就这样站在原地,相互望着,一秒,两秒,三秒……
楚莫就站在那里,他冲我笑着,露出了他那一排整洁的牙齿。看着他的笑脸,我也笑了起来,那是惊喜。我在心里一遍一遍说着,好久不见。
楚莫,在遇到你之前,我真的以为,我的世界里除了我依旧是我。
而你的出现,让我觉得原来我不是一个人。虽然总是安慰自己说,没关系,至少我还有自己,可是我知道,那只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
楚莫,是你让我学会平视这个世界。是你让我相信这个世界,相信自己。是你让我感到不再孤单。
楚莫,有你出现的那段时光是支撑我走到现在的力量。
我永远都会记得,你坚定的对我说,冷凝,我相信你。你无条件的信任,让我有机会看见了更美的风景。
这个世界上,
有种无言是重逢的喜悦。
有种默契是你不用说我也懂。
有种遇见像还是昨天,你我依然。
楚莫两三步走到我面前,用他温暖的大手摸了摸我的额头,“幸好伤的不重,”他稍微停顿了一下,“我先去查房。”
我就那样傻傻的望着他,下意识抿着嘴笑着点了点头。可是,他要转身的那一刻,我没有忍住,我以为我不会哭。
我紧紧的拽着他的大白挂衣角,不敢抬头。他轻轻的拍了拍我颤抖的手,他是告诉我,
他在。
我慢慢的静下来把手松开。他的手在我的头上揉搓了几下,他是说,做的好。
他说“我不走了。”这句话一直萦绕在我的耳畔挥之不去。这是五年来,我听过最让人安心的话。
他跟我说他不走了,我喃喃自语着,笑了。
“冷凝,怎么了,魂不守舍的,喊你半天,都不理人。”沈经理摇着我的胳膊,好久好久,我才缓过神来,沈经理异样的看着我,“哭啦?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沈经理,你什么时候来的?”我胡乱抹去脸上的眼泪。
“没有,我就是觉着有点闷。”
沈经理一脸担心的盯着我,我一边拖着输液瓶,一边挽着沈经理的胳膊,撒着娇回了病房。“放心吧,医生说了,观察一两天,没问题我就可以出院了。
别看老沈经理总是一副严肃的样子,其实是个热心肠的人,要不是沈经理,我可能不会留在这个城市,那就见不到楚莫了。
“你摔的是头,可得注意着点。”
“真没事。沈经理,吃个香蕉,美容养颜。”我谄媚的递给沈经理一根香蕉。沈经理接过香蕉后,我又一顿一挫的说了句,“还有润肠通便。”
“去你的,没大没小。”
“哈哈。”
沈经理离开后,病房里就剩下我和两个病友。可能是撞头后遗症,没一会功夫就睡着了。直到有护士进来喊我量体温,我才醒过来。
“护士,昨天是谁给我包扎的伤口呀?”
楚莫看到我以后并没有感到惊讶意外,是不是已经知道我在这个医院了。
“楚医生啊。”
“楚医生?楚莫楚医生吗?”
“对,是不是特别帅。他可是咱们医院的镇院之宝。我跟你说……”
护士正在调侃着楚莫,楚莫从门外进来了,向我做了一个禁声的动作。
因为楚莫想要听听这护士还能说出什么来,说不定能听到不可说的秘密。
我只能一边听着一边尴尬的笑着。
护士感觉出来不对劲,“我怎么感觉后背凉嗖嗖的。”
“咳咳。幸好你没有背后说我坏话,”
“楚医生,本来我就光明正大的。”
“怎么样。”
“体征正常。”楚莫向护士点头示意,护士就出去了。
“明天再观察半天,没问题就可以出院了。”
楚莫说完,把他的手机递给我。
“干嘛?”
“把你的手机号输进去。”
我接过手机把号输了进去,又递给楚莫。楚莫看了一眼手机,又喵了我一眼,笑了笑,然后我的手机就响了。
“我的手机号,”楚莫转身向外走,突然
又回头,“对了,明天下午,我休班,我们一起回去。”
“啊……”
说完,楚莫就出去了,就剩下一脸问号的我,还有一副姨母笑的病友。
我连忙摆手解释。
“没有,他意思是顺路,就是顺路。”
沙漠绿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