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指标到校,为何不能消除家长对学区房的疯狂?

2021-04-21 16:14阅读:

冰川思想库

政经领域撰稿人

关注
指标到校,为何不能消除家长对学区房的疯狂?
冰川思想库特约撰稿 | 燕草
上海的高中即将实行优质学位指标到校政策,反应最激烈的似乎不是学生家长而是房市,比较普遍的说法是,指标到校将让学区房降温,不会再出现老破小单价超过汤臣一品的现象了。

01

愿望是美好的,但是我所在的合肥,从2012年就开始实行指标到校,到如今已有八九年,学区房的温度不降反升。
以合肥单价最高的政务区版块为例,指标到校分数更高的学区房,能比附近差不多房龄品质的房子贵上一万块。而老城区的双学区,有些历史悠久的学区房单价甚至高达七八万,要知道合肥楼市均价还没有超过两万元。
指标到校,为何不能消除家长对学区房的疯狂?
去年9月安居客上的合肥二手学区房价格(图/网络)
按说指标到校分更高,孩子想进入
优质高中岂不是更难?当然也不是说指标到校分数越低越好,某些学校指标到校分虽然能低到几十分乃至一百分,但孩子将来还要考大学,就算进了优质高中,跟不上也是白搭。
最优选择是那种跟名校指标到校只差几分的,我孩子的小学班主任也这么建议过。当时她孩子读初三,算是过来人的意见,听得我连连点头,但实际操作时,我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变成了一个非理性的人。
我儿子即将升初中时,我是考虑让他上我家附近的二档学校的,因为我看的几套学区房要么贵,要么破,要么又贵又破,还都是这几年才涨上来的,想想我成天“白头搔更短”地写稿,还是填不平这个大坑,就很不甘心。
这是其一,其次是我家附近的学校这几年蒸蒸日上,指标到校分比最耀眼的那几所学校就低10分左右,可上可下,很理想。
再说我家孩子小学成绩一般,我自己也很懒散,名校高手如林,除了原本的土著,还有很多为孩子上学特地搬过来的“孟母”——听同事说,上初中之后,她孩子小学同学有一半都搬走了,她家所在的学区一般。
我估计这些“孟母”个个都是鸡娃的“狠角色”,我家教育方面综合实力显然不能跟人家比拼,倒不如呆在二档学区,“分母”的实力都跟我家差不多,说不定一不小心挤进了“分子”的行列里了呢?

02

我于是问孩子,愿不愿意上附近那所学校。我家孩子其实是偏幼稚的那一类,老师评价他的心智比他实际年龄起码小两岁,但是他大概是在网上或是在同学中看到听到了什么,迟疑了一下,说:“会不会我的命运从此就被改变了?”
这句话犹如当头一棒,接下来每天早晨我都会醒得很早。是啊,万一孩子的命运被改变了呢?内心另一个声音冒出来,说,不至于吧?可为什么大家都削尖了脑袋进名校呢?
当然群体的选择不一定是正确的选择,但是孩子的事,绝不可以试错,寻常路不见得更对,但是更安全。
我先认个错,我内心不够强大,看人家姜文,就能给孩子休一年学,去新疆还是哪里进行体能训练。
指标到校,为何不能消除家长对学区房的疯狂?
姜文与其女姜一郎(图/网络)
但是姜文可以不走寻常路,我们不能,就像荣国府的鼎盛时期可以培养出一个为所欲为的贾宝玉,一旦衰败下来,作者抚今追昔,悔恨自己“背父兄教育之恩,负师友规训之德”导致“今日一技无成、半生潦倒”。
固然,我家孩子现在成绩中不溜,焉知他上初中就不会或是突然开窍,或是被周围的学习氛围感染,或是遇到点石成金的良师,奋起直追,实现逆袭呢?——我的想象力似乎太奔放了一点,但做父母的,不都是这样动不动就放飞想象的翅膀的。

03

后来我咬着牙,还是买了个学区房。
一个鸡娃非常成功的女士对我说,你这样做是对的。别说你娃成绩还好,不好的话就更要上好学校了。她告诉我去年合肥普通高中升学率是百分之六十九点多,也就是说,有百分之三十强的孩子上不了普通高中,只能上职业学校,传说以后想上高中更难。
以现在的就业形势看,上职业学校未必就不好,毕竟不断有本科生送快递应聘保安的传闻,这些工作的确只需要一定职业训练就够了。但是做父母的,怎么接受孩子连高中都上不了呢?
面对孩子的事,为人父母者很难成为一个理性人,“也许”“可能”“万一呢”,这样的词不断在心中闪烁。为了躲避百分之一的风险,家长愿意使出百分之百的气力,孤注一掷,不计其余。
指标到校,为何不能消除家长对学区房的疯狂?
图/图虫创意
即便平时很在乎性价比的人,到此时,也会变身价格不敏感人群。比如我的一个朋友,在贝壳网上看了几张图片,就让中介把房东约出来签了合同。
当然她也没吃亏,她的那套老破小学区房这两年翻了近一倍。在非理性的世界里赚钱是最容易的,当资本看到这一点,就会以疯狂带动疯狂,没有子女上学需求的投资者也在推波助澜。
当学区房开始具有金融价值,拼尽全力买学区房更是一箭双雕的事,既对得起孩子,还是一项稳赚不赔的投资,何乐而不为呢?

04

所以,指标到校不能为学区房去,要想解决问题的还得坚持“房住不炒”。
不久前合肥出台重点学区限购政策,虽然被某些人视为利好:“知道官方盖章的好学校是哪几所了吧?”但也看得出学区房明显在降温,某学区一向出一套卖一套的小户型房源目前明显增多,交易过程开始拉长。
再就是教育资源必须均衡,单是将普通学校变成名校分校是不够的,有名师才能有名校,全方位的资源投入,才能彻底改变学校的面貌。单靠指标到校,不能消除家长对学区房的疯狂。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