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文:休闲伊人 妈咪为睿同学配了角膜朔形镜。这款近视矫形镜是在晚睡前佩戴,晨起取下,佩戴一段时间达到预期效果后,白天便可以不用佩戴眼镜了,从而起到巩固治疗效果的目的,但操作起来要求精准严格且又很繁琐,倘若操作不当会引起一系列副作用甚或引起不必要的麻烦。依俺意见认为睿同学个性执拗担心不予很好配合,且同时年龄偏小自理能力差,暂且不适宜佩戴。
然妈咪意见与我相左,人个工作干的就是这一行当,更具有一定的科学性及前瞻性俺无言以对。但问题是妈咪的工作要上早晚班,早班她亲自为睿同学操作某问题,可她上晚班时就比较麻烦,若是待她下班归来操作时间忒晚,怕影响睿同学睡眠质量无法保障,于是妈咪向我提出求助:“老妈,如果我上晚班时,你负责操作给睿睿佩戴隐形眼镜好吗?”对此俺是毫不犹豫的回道:“这件事不是老妈不帮你,而是俺实在无能为力帮不了你,年纪大了的人眼神不行,再则手指的稳定性及敏感度也很差,一旦操作不当造成不必要的麻烦岂不得不偿失。”俺的观点已阐述得很明了。
可前些日子,角膜朔形镜配好了之后要去医院试戴,妈咪上晚班若上午带睿同学去医院,担心怕耽搁了主课,于是又再一次向我恳求道:“老妈,要不下午你带睿睿去医院试戴眼镜吧!上午去耽搁主课怕她跟不上进度,下午我又没空。”我晕,真真是难刹我也,但对此俺依旧还是直言不讳的回道:“妈咪,你让我带睿同学去试戴隐形眼镜,这个问题俺原来已经跟你说的很明了,这个不是我不帮你,而是真的难为我,俺已是弃六奔七的人了,记性不好,人家医生告诉啥糊涂吧唧的记不住,眼神不好看不清楚,手指敏感度及稳定性又差你让我咋整,岁月不饶人啊。”
可妈咪却不以为然的说:“其实那东西操作起来很简单,我感觉你某问题,没啥可难的。”“那当然,对于你来说的确没啥可难的,
你是干这行的确实很简单,可对于我来说首先心里压力这道坎就无法逾越,原本老妈心脏严重心律失常,这个你又不是不知道,精神一紧张恐怕连我自己的气都喘不均匀,亚历山大到恨不能快要窒息,你让我如何搞,所以这个忙俺真的是爱莫能助。”妈咪听后虽然依旧有些不快,但迫于无奈只好另行择机去医院试戴。
这不,近日将角膜朔形镜试戴回来了,第一晚由妈咪为睿同学试戴好入眠,然而睡到半夜俺睡不着了,就跑到客厅里躺在沙发上又迷糊着了,结果咪蒙中突然听到有孩子在哭立刻惊醒,吓得俺这老心脏嘭嘭直跳到嗓子眼,迷蒙中惊疑是睿同学的隐形眼镜出问题了,好在细听孩子的哭声来自楼下,俺这嘭嘭彭狂跳的老心脏才慢慢稳定下来。
好在事情最终与妈咪商榷决定,角膜朔形镜无论妈咪早班还是晚班,都全权由妈咪一人负责操作,耽搁的睡眠时间由取消晨读时间来弥补,至此我心释然,总算是一块石头落了地。作为婆婆,俺个人认为,但凡俺能为之的俺会尽力而为,因我爱我家,更爱家中每一位成员,帮媳妇就是帮我儿,爱儿孙能为儿孙操劳效力,又何尝不是一种福气?我能为之俺担当,甘愿付出,我能为之说明我还行,我未老,我健康,我幸福,辛劳并快乐着。但我不能为之时,也绝不勉强硬撑,但是一定要将不能为之的理由耐心解释清楚,尽量争取婆媳间相互体贴谅解,力求理解万岁,因勉强硬撑而为之后,难免心有不悦,难免怨声载道后彼此两不悦,如此而为之的反倒不如不为的好。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