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女辅警睡长官?我看是长官睡了女辅警

2021-03-14 10:23阅读:

戎国强微博

一句话介绍不清自己,十句话更介绍不清。

关注
对灌云县女辅警许艳的判决书,虽然有关方面想阻止其流传,但显然已不可能。读了这份判决书,觉得此案疑点甚多;这些疑点若不澄清,会令人怀疑此案有冤情。具体分析如下——
一、说到“不正当男女关系”,判决书上都是许艳的姓名在前,8名男性的姓名在后,都是“许艳与某某发生不正当男女关系”,这样的陈述,给人一种印象,在“不正当男女关系”中,是许艳主动,几名男性被动。
所以,第一个疑问是:真的都是许艳主动?有没有男性主动追求“发生不正当男女关系”?
与许艳有不正当男女关系的8名男性中,有4名是公安人员,其中孙某、朱某2人当时是派出所所长,寇某是县公安局副局长,刘某则在先后担任派出所所长和公安分局局长的两个时段里与许艳发生不正当男女关系。这4人,都是许艳的长官,而许艳只是一名辅警。辅警许艳睡长官,或是长官睡辅警许艳,哪一种可能性更大?我看是后者。
第一个与许艳发生不正当男女关系的是时任灌云县公安局南岗派出所所长孙某,当时许艳才19岁。孙所长某与许艳相比,哪一个社会经验更老到?哪一个更有性经验、性体验,会更主动追求与对方发生男女关系?按照通常的认知,所长、副局长主动的可能性更大。
网上对该事件各种评论,都是说“女辅警睡了谁谁”,这与判决书行文方式所暗示的意思一致:每次都是许艳主动,长官们被动。
许艳是辅警,无论是社会经验,还是职务,她是弱者,这4名长官是强者;许艳所能利用的,是她的姿色,而长官手中掌握着一定的社会资源,可以对许艳有所承诺。
床第之上,所长、副局长或主动或被动,对许艳作出某种承诺再“正常”不过,自然不过了。许艳对他们的“敲诈勒索”,是否与他们的许诺有关?是否存在这种可能:某个所长或副局长,提上裤子就翻脸不认人,不兑现承诺?如果有这种情况,许艳要求其兑现承诺,就有相当的合理性,即使许艳有威胁性的表示,也不能确定其为“敲诈勒索”。
判决书多次提到,许艳“敲诈勒索”的理由之一,是“怀孕”或“怀孕流产”,但是,“怀孕”和“流产”的事实是否发生,判决书没有明确确认。如果许艳与某所长或某副局长的不正当男女关系导致许艳怀孕并流产,会对许艳的身体造成一定的伤害,许艳要求对方作出一定的经济补偿是合理的。但是判决书回避了这个重要的问题。即使许艳在此案中的过错再大,也不能无视许艳作为女性在此案中可能受到的伤害。
但是,根据判决书,人们只能得到一个印象:许艳是百分百的施害者,几个所长、副局长是百分百的受害者。他们毫不贪图许艳的姿色,至少没有主动贪图许艳的姿色,他们很无辜——这可能吗?
这些疑问,都指向某种冤情存在的可能,让人们对这份判决书打几个问号。如果有关方面想维护此案审理的公信度,就应该对这些疑点作出澄清,取信于公众。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