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歙兰:老师,你好,我是一个外省读书的孩子,现在大四了,时常都觉得自己本身存在很多问题。不开心抑郁的时候,就在网上搜索别人和自己类似的情况,根据别人的安慰来安慰自己。但是这种安慰都是暂时性的,不能真正的让我强大起来。对陌生的朋友愿意帮助我的人,我说多了别人总是说我想太多。也许是我想太多,也或者是别人不了解情况。我觉得自己是掉在一个漩涡里走不出来,我觉得找谁都没有用。
无意看到老师的博客,老师的帮助的很多例子都很典型,一针见血。我已经21岁了,不小了,不希望因为自己的问题止步不前,但是抗争自己是个长期的事。我看过很多有关心灵的书,帮助自己,但是还是会回到原样,也许成长的过程不顺才导致这样,性格也软弱吧,觉得自己心里有好多的秘密都不能说出口,很困扰。在我说自己的时候,我有很多的疑问,所有的案例都是你一个人完成的么?
杨永龙:是啊,我没有工资之外的额外收入,也雇不起人啊!
歙兰:不冲突么,不矛盾么,不额外挣钱靠自己的基本工资,还加上自己私下的时间来做这份工作。
杨永龙:有什么矛盾的,活人总是要有自己的兴趣爱好才好啊!
歙兰:是啊,有自己的兴趣爱好,热衷于上面活着就有意义和盼头了,我也想做这样一个人,这样活着才快乐,可是现实与我很矛盾,自己内心也很矛盾。我从小是和妈妈长大的。
杨永龙:这就需要你说具体的表现了。
歙兰:本来这样长大的孩子应该是一个坚强更独立的孩子,可是现在的我特别的脆弱,很容易就掉眼泪,家里连个平常家庭都算不上。其实一两句话我也说不清楚,也不知道从哪说起。我很想毫无保留的说,却也怕就这样被看不起,自己也觉得自己丢脸。现在在外省待了四年了,越来越觉得自己不适合呆在离妈妈远的地方,离不开妈妈的生活,尤其是遇到困难后我就会退缩成这样。
我发现我每次在和别人叙述自己的时候大脑会自动给自己答案,自己解说自己,可是
在做事情的时候却没有办法控制自己不好的情绪,明明知道这个社会就是靠关系金钱才能走通我却很不满,明知道自己不满没有能力改变,自己也没有能力,只能这样的时候,我痛恨自己,穷人家的孩子自己不自强不努力活该成为别人嘴里议论被骂的孩子。
杨永龙:嗯,这个我很理解,我就是赤贫家庭走出来的。
歙兰:是不是我是一个虚荣的爱面子的孩子,才会觉得日子非常的难熬,我也想拥有别人拥有的东西?我也希望向别人一样什么都不要想那么多快乐过好每一天,我也明白开心过每一天好运才会来到自己的身边,可是我没有办法发自内心的按照正确的路去走。
杨永龙:没有办法的具体原因是什么呢?
歙兰:我觉得是自己无意识的思维习惯,性格不活泼,内向,没有可以让自己自信的地方,妈妈最近情绪也不好,反应迟钝,我也是这样的情况,而我已经是很长时间这样了,在初中的时候就发现自己会这样了,那个时候才懂的,自己是有抑郁症的,妈妈也有,只是她假装自己什么事都没有,什么都很好,我缺少一个能肯定自己的力量,我总是希望自己内心强大,这样我就什么都不害怕了,什么都可以自己去应对。
杨永龙:你不觉得这是你消极评价自己的结果吗?
歙兰:是的,我很消极,不乐观。
杨永龙:我觉得你说的“自己无意识的思维习惯”对你来说是很中肯的。
歙兰:这个也是书上看到的,加上自己行为反复的结果,所以我认为是这样的。我害怕我这种无意识的思维习惯,我怕因为这种思维导致以后一事无成。
杨永龙:你认识的很好。这就是我们平常所说的忘记了“为所当为”,也就忘记了自己该去吃饭、睡觉、聊天、学习、娱乐、工作、逛街,扫地、洗衣服等等,而是把自己的所有注意力全部都放在了内心中的一个念头、一个情绪之中。所以久而久之你的心理就养成了一种恶性的、喜欢沉迷于乱七八糟的念头以及情绪的习惯,因此也就这样产生你所说“无意识的思维习惯”。
歙兰:这也是自控力不好才造成的吧?一天中没有计划的生活,懒散惯了才会胡思乱想。可是每天也有很多忙的事,有时候都会很烦恼,我其实很怕孤独,很想和大家待在一起。可是待在一起免不了是要花钱,一想到钱,就会想到妈妈,我就会觉得很痛苦,很矛盾,要节约。
杨永龙:的确是这样的!所以我当年就在图书馆度过了自己大学的四年。
歙兰:大一一年我就是在图书馆度过的,发现人际关系自闭了又强行把自己拉出来,可是还是不行。我只要不开心,只要有时间只要能看进去书,我就会开心。可是我成绩也并不好,从小到大一直都不好一直是班上倒数。
杨永龙:这不是自闭,而是大学是读的。我在上大学之前当了两年的农民工,所以一方面是家庭经济条件不允许像别人一样花钱,另一方面是知道学习的机会来之不易。
歙兰:所以还是我攀比的心在作祟,是自己不珍惜读书的机会,痛苦的情绪来源于我清醒的时候,清醒了又自己走不出来。
杨永龙:认识的很好。你目前形成的这个习惯是需要做此时此刻所做的行动来达成,这是极大的毅力和意志力才能得到改变的。
歙兰:那么我的人际关系处理不好也是受到这些的影响咯,我常常想如果我有什么是不是我就不会处于这样的情况?假如我有父亲,假如我家不需要为钱发愁,假如我家亲人间的关系不那么复杂,假如我不是一个人长大有兄弟姐妹,也许也不是这样的情况。
杨永龙:你知道人际交往的基本前提吗?
歙兰:就是主动,对别人主动的关心和爱。
杨永龙:人际交往的基本前提是我们必须要做到的,也就是对他人真诚友善尊重有礼貌不在背后对别人说别人的长短,对于别人的求助只要在自己能力范围内的就尽最大的努力帮助,自己有了困难也向别人求助。这是在我们的主宰掌控和把握范围之内的,我们把这个基本前提做到了,那么剩下的就是对别人怎么想怎么看怎么说我们抱持一种“看得上就交往,看不上就拉倒”的心态。你说别人怎么想怎么看怎么说我们,我们管得了吗?
歙兰:管不着,在我情绪好的时候我能控制这些,当我情绪混乱的时候我就会很在意别人的想法看法。
杨永龙:既然是管不了的,那么我们在人际交往中做好人际交往的基本前提就可以了。我们每一个人都是自私的,也是为自己活人的,当然关注的也是自己,对别人怎么样几乎是不怎么关心的。
歙兰:其实,你说的按照做是很对也会有很大的改变的。有时候我会想很多,别人为什么会这样做,一个眼神一个动作,是真是假,可能是自己的自卑,甚至是我自己做了什么我会不自信,因为我会有意识的保护自己。
杨永龙:是啊,你说是你在主宰想法和念头呢,还是想法和念头主宰你呢?
歙兰:这个就是我自己了。
杨永龙:你是想法和念头的主人,还是想法和念头是你的主人呢?
歙兰:我是想法和念头的主人,潜意识的保护自己是自私的。我希望自己不是自私的,可是也不想自己受伤,我是个怪孩子么?总是那么纠结矛盾,如果社会是个大染缸,我希望自己是个正直纯洁的,可是我的能力有限。有时候不得不接受有些改变,对别人是不怎么关心的,原来是这样,那么我体会到的冷漠也是正常的。
杨永龙:下面让我来讲这样一个故事:一个女儿对母亲抱怨她的生活,抱怨事事都那么艰难。她不知该如何应付生活,想要自暴自弃了。她的母亲把她带进厨房,分别在三个锅里放入胡萝卜,鸡蛋,碾成粉末的咖啡豆煮了。大约20分钟后,他把火关了,把胡萝卜和鸡蛋捞出来放入一个碗内,然后又把咖啡舀到一个杯子里。她让女孩用手摸摸。她注意到胡萝卜变软了,鸡蛋坚固了。最后,母亲让她喝了口咖啡,香浓可口。她问:“这意味着什么?”
母亲解释说,这三样东西面临同样的逆境——煮沸的开水,但其反应各不相同。胡萝卜入锅之前是强壮的、结实的、毫不示弱,但进入开水后,它变软了、变弱了。鸡蛋原来是易碎的,它薄薄的外壳保护着液体的内脏,但是经开水一煮,它的内脏变硬了。而粉状咖啡豆则很独特,进入沸水之后,它们却改变了水。在艰难和逆境面前,你可以学胡萝卜、鸡蛋或是咖啡豆。
由这一个故事我们是不是可以得到这样一个启示呢?在艰难和逆境面前,你可以屈服,也可以使自己变得更坚强——甚至,你可以改变环境!你改变不了环境,但你可以改变自己;你改变不了事实,但你可以改变态度;你改变不了过去,但你可以改变现在;你不能控制他人,但你可以掌握自己;你不能预知明天,但你可以把握今天;你不可能样样顺利,但你可以事事尽心;你不能左右天气,但你可以改变心情;你不能选择容貌,但可以展现笑容。
歙兰:这个故事我在你的博客上看了好几遍了。
杨永龙:对于你现在来说,你是跟着消极的念头和想法往下走,而没有采取积极的行动自己主宰自己的念头和想法,这自然会造成自己的心境低落,同时还让低落的心境在你自己的负面暗示、想象之下,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直到让自己爬不起来为止。你说我说的对吗?
歙兰:对的。
杨永龙:既然是对的,那你说该怎么办呢?是不是需要投入到了令人愉快的人际交往、读书学习以及以愉悦、快乐的心情的各种活动之中去呢?
歙兰:那么就要按照你说的把行动执行起来,这些情绪才会远离我,我才能更好的活好每一天。道理是明白的,如果我没有这个毅力和意志力,即使我明白再多也是空的是吗?人生是一个阶段一个阶段组成的,我把每一个阶段做好我才能走好我的一生,我说这些的时候我还是想哭,我做不到,我想我也做不到妈妈和自己想成为的样子。
杨永龙:是不是让那些想法和念头存在着带着它不管不顾不理不睬不关注不探究不辩论的做此时此刻所要做的诸如吃饭、睡觉、聊天、学习、娱乐、工作、逛街,扫地、洗衣服等等事情呢?
歙兰:当然是不是的,每天起床第一件事就是暗示自己不要懒惰,不要消沉,做好每一件事就会好起来的。可是就是做不到,坚持不了。如果有一件事没有做好,就觉得自己很没用。
杨永龙:是啊,你在用暗示想象,这就等于拿油来灭火,那你说你能得到改变吗?
歙兰:不能!老师,我这样一个什么都没有的孩子,包括一些优秀的品质都没有,未来是不是会走的特别辛苦。
杨永龙:说实话,每一个人都是有优点存在的,而且仔细盘点起来优点不下十条,要说什么都没有的话,我大学毕业之后到结婚的那段时间的确是什么都没有。
歙兰:你有过我这样低沉消极的情绪么,不要安慰的话要实话,自己能疏导自己么?
杨永龙:家庭赤贫,每个月开的工资留三十块钱吃饭用,剩下的全部交给了农村的父母补贴家用,结婚的时候,我交给爱人的只有九十九块钱。结婚典礼幸亏是晴天,要不然唯一的一件打领带的衬衣,就会让我丢尽面子的。
歙兰:那么穷也愿意嫁给你,她不怕苦,是因为爱情?
杨永龙:我当时的现实就是那样的,我只能面对自己的现实。
歙兰:你那时候有过心里不平衡和羡慕别人的心理吗,甚至是抱怨?
杨永龙:有什么可抱怨的呢?
歙兰:别人活得那么好,别人有的自己没有。本来自己有别人有的也许就不会这样,你不会这样想么?
杨永龙:我五岁的时候父亲就被打成“现行反革命分子”了。到高中毕业的前夕才被平反,你想象一下那个时候的同学、村人是怎么欺辱我的,我想你所看过的文革的影视作品之中肯定是看过。
歙兰:嗯,看过。老师对不起让你回忆了很多你自己很不幸的事情了。
杨永龙:我所经的历磨难比影视作品有过而无不及。
歙兰:可是都熬过来了,是不是我们现在的孩子都太幸福了,幸福的都不知道什么才是苦头。这是大人们会常说的话,也是妈妈常说的,我们现在的孩子都是没有吃过真正苦头的人。
杨永龙:是现在的孩子总是想成为别人,总是生活在虚幻之中,而忘记了现实,现实就是现实,我们需要的是面对现实、适应现实,用自己积极的行动改变现实。
歙兰:老师,我们聊了那么多,我想我是知道自己该怎么做的,我给自己一些日子,从小事情开始做起,如果以后还是遇到问题,我再来找你,我们还聊聊好吗?
杨永龙:好的
歙兰:谢谢老师告诉我那么多,我会坚持按你说的去做的。谢谢您!
无意识的思维习惯让我掉在一个漩涡里走不出来该怎么办?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