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观《风筝》有感:孩子是一个人最大的软肋

2021-05-03 14:23阅读:

柴冬雁

黑龙江人民广播电台 主持人

关注
柳云龙主演的谍战剧《风筝》关于“孩子”在白色恐怖年代里充当的角色问题剖析的很深刻。
中统特务高占龙被军统六哥郑耀先算计,倒在枪口下、血泊中。他6岁的儿子高君宝亲眼目睹这一幕,脑子受刺激的同时,也在内心埋下宿怨。这是“结”,也是“劫”,死去的高占龙人死灯灭,活着的郑耀先却“耿耿于怀”,他知道,他欠那个6岁的孩子。
和郑耀先情同手足,同生共死的军统四哥徐百川因为儿子已经在共产党掌控中而出卖了六弟,他可以选择为六弟而死,却无法眼看儿子被要挟。
中共党员江万潮,也是很坚定的布尔什维克,眼看着妻子受敌人折磨,也坚守最后防线。但当敌人声称要把4岁的女儿抱来目睹父母受刑而死时,这个七尺男儿选择了变节。
《风筝》结尾,高君宝利用“妹妹”(郑耀先女儿)一家引诱郑耀先走出饭店,郑耀先最大的担忧就是让不谙世事的外孙看到鲜血,他不顾个人生死,一把抱住外孙,捂住他的眼睛……
文革时期,郑耀先和韩冰被拉到台上受“搞不正当男女关系”的批斗,女儿周乔就在台下,郑耀先承受着“被剥光”一样的耻辱。
身为父母,不能忍受的就是孩子受苦,更不能忍受的是自已的孩子目睹自已受苦,尤其目睹自已失去尊严。
所有父母都有“天生就是孩子榜样”的使命和责任,那也是一个不能推卸和改变的“人设”,无论愿意不愿意,能力够不够,都要尽最大努力去维护。

正因为了解这个规律和事实,敌我矛盾斗争中,孩子最容易成为武器。招法基本是三个层次,首先是让孩子受苦,那些绑架孩子要钱要物要条件的,大部分都能得逞;其次是父母受苦让孩子看;再次是父母受辱让孩子看……文革时期,那些受不得批斗选择轻生的人,多数未必是因为承受不了皮肉之苦,而是因为“丢不起人”。《风筝》中因“男女关系”被批斗的韩冰内心固然强大,也差一点承受不了被批斗的侮辱要去寻死。
拿别人孩子当工具和武器的多是小人,他们挑战孩子父母的天性,也在挑战“亲情”。爱孩子确是人性弱点,但也是人之常情。从这个理论基础出发,那些“人贩子”因为动了“孩子”这块奶酪而受万人唾弃,恨不能人人得以诛之。
君子手段谋事,必会善人善果;小人手段谋取,必将恶有恶报。
孩子都是天使,都应被温柔以待。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