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山西忻州九原岗北朝墓建筑壁画浅析(第五稿)

2013-12-31 23:37阅读:

爱塔传奇

历史博主

关注
山西忻州九原岗北朝墓建筑壁画浅析(第五稿)

本文最初发表于2013年12月31日,那时还没见过实物,根据胡健兄提供的照片写成,直到半年后才有机会到九原岗大墓实地考察,两年多来不断补充资料,今天完成第五稿,希望能够透过九原岗壁画还原北朝建筑真实面貌
九原岗北朝壁画墓位于忻州市忻府区兰村乡下社村东北,2013年发掘,由于未出土墓志铭,无法确定墓葬的具体时间,根据墓室结构和壁画内容等推断这是北朝晚期的墓葬。

墓道中清理出壁画约200平米,其中墓道北壁、墓门上方有一座壁画建筑,构件表现得非常细致,而且建筑结构上突破了许多过去对北朝建筑的认知(题图)。


山西忻州九原岗北朝墓建筑壁画浅析(第五稿)

【壁画建筑位于墓门正上方】

北朝一般是指386年至581年,从北魏立国开始,到杨坚篡北周建立隋止,长达195年,包括北魏、东魏、西魏、北齐、北周五个朝代。


北朝时期的木结构建筑已没有存世,现存最早的木结构建筑是山西五台县南禅寺大殿,建于唐建中三年(782年),已是唐中期,北朝结束200年后,在此之前的建筑形式只能通过石窟里的石雕仿木建筑或壁画建筑来了解。


山西中北部可参考的北朝石雕仿木建筑实例主要有大同云冈石窟和太原天龙山石窟等,以及大同附近出土的多座北朝墓葬石椁,这些仿木建筑传达出来的信息是枓栱比较简单且不出跳,而九原岗北朝墓建筑壁画的发现有望颠覆这一传统认识。


山西忻州九原岗北朝墓建筑壁画浅析(第五稿)
【大同云冈石窟的仿木不出跳枓栱】
个人认为这座壁画建筑高度写实,与之相同的建筑在北朝时期是真实存在的。

这座建筑分为中间的主殿和两侧的附殿(或廊),主殿面阔三间,采用単檐五脊顶,下面从屋顶瓦作、柱网、枓栱、建筑装饰和附属建筑几个方面来分析一下这幅壁画建筑的写实手法和传达给我们的北朝建筑信息:

一、瓦作

壁画中建筑的屋顶表现细致,筒瓦、瓪瓦描绘清楚,正脊、戗脊均素面无装饰,各条脊上装饰有瓦钉;戗脊端部饰以兽面;正脊两端是两只硕大的鸱尾,向外的弯曲部分表现为鸟的羽毛状;正脊、戗脊均绘以较细的线条,应该是用瓪瓦堆叠而成,为瓪瓦叠脊;檐角处以筒瓦叠出三层起翘。
画中建筑的正脊和戗脊上的瓦钉造型突出,这种瓦钉在北朝时期是真实存在的,下图是北京古建筑博物馆收藏的一组北魏时期筒瓦和瓦钉,造型与九原岗壁画相似度极高。

山西忻州九原岗北朝墓建筑壁画浅析(第五稿)
【北京古建筑博物馆收藏的北魏筒瓦和瓦钉】

戗脊端部的兽面也有北朝实物存世,下图这块北魏兽面也是收藏于北京古建筑博物馆。

山西忻州九原岗北朝墓建筑壁画浅析(第五稿)
【北京古建筑博物馆北北魏兽面】

画中鸟羽状的鸱尾也有北朝时期的实物存世,河北临漳县的邺城博物馆收藏有一件东魏北齐时期的鸱尾,就是这种发散的鸟羽状。
山西忻州九原岗北朝墓建筑壁画浅析(第五稿)
【河北临漳邺城博物馆收藏的东魏北齐时期鸱尾】
甘肃天水麦积山石窟的第43窟开凿于西魏,窟门建筑的鸱尾也是采用发散的鸟羽状。


山西忻州九原岗北朝墓建筑壁画浅析(第五稿)
【麦积山43窟鸱尾】
山西忻州九原岗北朝墓建筑壁画浅析(第五稿)
【麦积山43窟全貌】
不仅鸱尾相似度高,43窟建筑的正脊、戗脊也是平行线条,所表现的也是瓪瓦叠脊,说明这种作法至少北朝时期已有。


我们来看看唐代建筑山西五台佛光寺东大殿屋顶的瓪瓦叠脊实物


山西忻州九原岗北朝墓建筑壁画浅析(第五稿)
【佛光寺东大殿瓪瓦叠脊】
九原岗壁画建筑的檐角处以筒瓦叠出三重起翘,这种作法我们在唐代金石建筑中还能找到相同的例子。
山西忻州九原岗北朝墓建筑壁画浅析(第五稿)
【檐角处筒瓦三重起翘】
西安碑林博物馆收藏有一座唐代石灯,可见石灯檐角亦为筒瓦起翘
山西忻州九原岗北朝墓建筑壁画浅析(第五稿)
【碑林博物馆唐代石灯檐角筒瓦起翘】
山西忻州九原岗北朝墓建筑壁画浅析(第五稿)
【石灯全貌】
陕西扶风法门寺出土一座唐代铜塔,檐角处也使用三重筒瓦起翘
山西忻州九原岗北朝墓建筑壁画浅析(第五稿)
【法门寺铜塔檐角筒瓦起翘】
山西忻州九原岗北朝墓建筑壁画浅析(第五稿)
【铜塔全貌】
从上面对瓦作的分析可知,九原岗壁画建筑瓦作部分的瓦钉、兽面、鸱尾、瓪瓦叠脊皆可在北朝时期找到应用的例子,檐角筒瓦起翘至唐代仍有沿用。


通过上面对瓦作的分析可知,画作对建筑形式的表现不仅细致而且真实。


二、柱网

这座壁画建筑柱网的特别之处在于当心间左右前檐柱采用双柱并立,且两根柱子之间有狭小的距离,柱头各置枓栱,双柱并立的结构形式很独特,在现存唐宋建筑中已无实物。各柱之间未用阑额,柱脚间用地栿。

在北京古建组博物馆,有一座夏商时期的二里头宫殿遗址复原模型,这座模型的中房屋的柱子都是采用两根柱子并立的结构形式。

山西忻州九原岗北朝墓建筑壁画浅析(第五稿)
【北京古建筑博物馆二里头遗址宫殿复原模型】


经请教许宏先生证实,这座复原模型是有发掘依据的,而且不仅仅是双柱并立,实际上每一组柱子由三根组成,后面一根檐柱,与墙齐平,前面两根擎檐柱,三根柱子三角形排列。

山西忻州九原岗北朝墓建筑壁画浅析(第五稿)
许宏先生提供的二里头遗址发掘平面图,可见大殿遗址的一圈柱子全部是三角形排列的“三角形柱组”


九原岗壁画建筑采用的应该也是“三角形柱组”,只不过壁画只画出了前面的两根擎檐柱,没有表现后面没于墙中的檐柱。

二里头遗址是夏商时期,与北朝相聚年代久远,还有没有进一步的证据呢?有!

傅熹年先生的《陕西扶风召陈西周建筑遗址初探》中有这样一段话:
“F5台基四周有一圈擎檐柱洞,直径15厘米左右,所以应有一圈下檐。从散水距台基边的距离看,下檐出檐约80-90厘米”


傅先生这篇文章中还附有一幅陕西扶风召陈遗址F3建筑基址复原图,图中可见数处三角形排列柱组


山西忻州九原岗北朝墓建筑壁画浅析(第五稿)
【召陈遗址F3建筑基址复原图,引自《傅熹年建筑史论文选》】


这说明周代仍有擎檐柱的应用,从文中所附的测绘图看,擎檐柱与后面的檐柱位置并不对应,有多组“三角形柱组”特征,由于年代久远,擎檐柱下没有柱础,可能会有部分柱洞未能发掘。
傅熹年先生的另一篇《山西岐山凤雏西周建筑遗址初探》中也有擎檐柱,而且更详细:
“在堂、室、庑的台基边和阶下还有一些柱穴,间距比廊柱密,柱穴直径比廊柱小,应是檐下擎檐柱(用来托住出檐较多的檐头)的遗迹。”

这处周代建筑遗迹中同样有擎檐柱出现,且“间距比廊柱密”,其本来的形态很可能也是“三角形柱组”。

到了汉代,“三角形柱组”存在的证据就更明确了,请看下面这张照片

山西忻州九原岗北朝墓建筑壁画浅析(第五稿)
【四川牧马山崖墓出土东汉明器】

这座来自四川的东汉明器完整表现出了“三角形柱组”,一根檐柱前面有两个擎檐柱,上面各施枓栱。


西安博物院收藏有一件汉代陶仓,也能看到明显的“双柱并立”。


山西忻州九原岗北朝墓建筑壁画浅析(第五稿)
【西安博物院汉代陶仓】



西安出土的北周大象元年(579年)史君墓石椁上有一副线刻建筑图案,这座建筑的角柱是两根柱子并用,我们虽然无法确切知道他的内部结构是什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