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溧阳日报》:田野的呼唤

2022-09-17 22:24阅读:
《溧阳日报》:田野的呼唤
田野的呼唤
刘代领
独在异乡为异客,我常常在黄昏远眺生我养我的家乡,每每此时,耳畔总隐隐约约有扯人心怀的呼唤声:“小挺(我的乳名),回家喽……”于是,那响彻在黄昏下田野里的一声声呼唤又撞击着我的心灵。
那是仲夏的一个下午,六岁的我跟着大伯到距村外二里的河堤树林里去放羊。大伯边放羊边打草,嘱咐我不要跑远了。我在树林里嬉戏玩耍,追蝴蝶,采野花,逮蚂蚱……玩够了,我便想回家,没有告诉大伯我便自个儿往家走。
走着走着,我热得满头大汗。突然,一只野兔跳入了我的视野,我便兴奋地追赶起来,在玉米地里东奔西跑了一阵子没有追上。气喘吁吁的我在玉米地里歇息,竟一下子睡着了。可能是大伯忙于打草,一时把我忘记了,黄昏了要回家才想起我,呼喊了我几声没发现我,便急匆匆往家赶。到了家一听说我没有回家,一家人都慌了。大伯便发动全家人和邻居大约二十人去寻找我。天已很黑了。村外的田野里便游动着火把,晃动着手电筒,响彻着焦灼的呼唤声:“小挺,你在哪里?”“小挺,回家喽……”也许是风吹动叶子的声音,也许是呼唤我的声音,使我从熟睡中醒来。四周黑漆漆的,哗哗响的叶子声令我毛骨悚然,我大声地哭起来,人们循着哭声找到了我。
第二年,有病的父亲去世了。我家从殷实转入了清贫。大伯一家人帮助我家耕作收获,堂哥堂嫂待我似亲兄弟。在我考上大学那年,堂哥因病去世了。白发人送黑发人,年迈的大伯从此悲痛不已,也于后一年永远地离开了我们。
母亲一个人是无论如何也供不起我读完大学的,是亲戚和邻居帮助我读完了大学。读书期间,母亲让人代写的家信里,总说家里的活大家都会帮忙的,让我不要担心,说家人、亲戚和邻居们都很牵挂我,让我好好读书……每每捧读家书,我都会禁不住潸然泪下。
如今,在异乡,每每透过苍茫
的夜色远眺生我养我的家乡,我总感觉那田野里的声声呼唤,隔着几多迷蒙的山水正从家乡深处深情地传来,绵延不绝。
《溧阳日报》2022年9月14日
http://lysb.yunpaper.cn/Article/index/aid/7015315.html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