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时寒冰:1566

2020-05-07 14:03阅读:

时寒冰本人

财经评论员

关注
大明王朝1566
时寒冰

这段时间,趁着长假,准备课程之余,重看了一遍电视剧《大明王朝1566》。这是一部非常精彩的电视剧,老戏骨们狂飙演技,在它面前,《纸牌屋》、《权力的游戏》等,似乎都成了小孩子的把戏。这部剧是导演张黎的作品——他的另一部作品是口碑爆棚的连续剧《走向共和》,两部作品,都是9.7的评分。
我不想对照正史的记载,谈论这部电视剧,而只就剧论剧。
(一)毁堤
嘉靖三十九年,贪墨横行、民不聊生。把持朝政数年的严嵩、严世蕃父子,党羽遍及各地,搜刮、贪污,至国库空虚。一生都在追求升仙的嘉靖皇帝,在财政上依赖严嵩父子。为解决财政危机,御前会议上,嘉靖帝亲自部署,定出了改稻为桑的国策,其决策依据是种桑比种稻更赚钱,鼓励农民进行产业升级,利国利民。
时寒冰:1566


然而,在社会保障机制缺位的情况下,农民不敢冒这个险,他们把粮食看成维持生活的最重要依靠。贪官们就组织人力,强行踩踏老百姓插的稻苗,通过毁稻田,迫使农民转型。然而,继续遭到抵制。
浙直总督胡宗宪,深知这一所谓的“国策”必将在浙江引起内忧外患,随上疏朝廷缓办严党力推的“改稻为桑”。然而,严党不为所动。
时寒冰:1566
于是,浙江的大贪官,严党阵营中的浙江布政使郑泌昌和浙江按察使何茂才,在严世藩的授意下,竟然安排杭州知府马宁远、淳安知县常伯熙、建德知县张知良趁下雨之时,掘开新安江九县堤坝的闸门,水淹农田,置农民于苦难中。然后,再伙同江南织造局内兼浙江市舶司总管太监杨金水、浙江首富沈一石,谋划以低廉的价格收购农民田地。
时寒冰:1566

胡宗宪率戚继光、裕王府詹事谭纶调兵亲临大堤抗洪,最后被迫选择在淳安县和建德县分洪,淳安、建德两县遭受重灾,另外七县幸免于难。胡宗宪追究灾情,严党怕罪行败露,推杭州知府马宁远、淳安知县常伯熙、建德知县张知良等人顶罪,或曰,杀人灭口。
嘉靖帝与大臣们讨论的时候,谈的都是民生,论的都是民本,打出的是“改稻为桑”,帮助百姓增收的旗号,不可不谓冠名堂皇,然而,背地里却干着掠夺百姓的罪恶勾当,甚至,不惜掘堤杀人,明朝官场之黑之贪婪之泯灭人性,令人发指。
(二)清官
大明官场中,并非都是贪官酷吏,还有坚守原则、良知和底线的清宫。为了与严党抗衡,太子裕王和户部尚书徐阶、户部侍郎高拱、兵部侍郎张居正密议,安排两个清官分别任淳安和建德知县。
于是,时任福建南平县教谕的海瑞出任淳安知县,刚正不阿的王用汲出任建德知县。
时寒冰:1566

海瑞一出场,便与浙江布政使郑泌昌和浙江按察使何茂才正面碰撞。海瑞精通律法,每次与对手辩论,律例随手拈来,得心应手,即使面对郑泌昌、何茂才这样的省级大员,亦不卑不亢。在剧情中,经常会看到这样的场景:一方拿出律例,另一方立即哑然,照律行事。即使在海瑞因直谏嘉靖获罪受审的时候,欲置海瑞于死地的官员,也不敢不以朝廷颁布的律例为准绳,当海瑞搬出律例,强势者也被迫屈让。如此敬畏律例,依法行事,放在其后的几百年来看,都堪称表率。
海瑞是一个对自己和家人都极为苛刻的清宫。读史书的时候,很多人会不由自主地心生厌恶,一个人为了清官之名,苦累家人若此,实在太过扭曲。然而,如果放在历史的长河中,在污龊的官场,他不对自己如此严苛,又如何与那些贪官酷吏斗法呢?一个会妥协会委曲求全的人,又哪来的刚性呢?又如何跳出那一个个恶毒的陷阱?古今中外,做到海瑞这种地步的,凤毛麟角,何尝不该对海瑞多些包容?多谢敬意?剧情中的海瑞,要比史书中的海瑞,更多人性化的塑造,或者说,美化。
明朝是在元之后的王朝。元朝史,是华夏儿女最屈辱的历史,那是真正意义上的亡国奴,然而,时至今日,又有多少人在为元朝疆域的广大而愚昧地心生自豪?有一句话,崖山之后无中国,明亡之后无华夏。大明的官员,无论文官还是武将,无论清宫还是奸臣,言谈之间,都是自如地引经据典,好文章、好口才,甚至连太监都能做到这一步,没有出现不看稿就不能说话的人。大明的文人,像因直谏被打死的钦天监监正周云逸,和此前因直谏严嵩罪行被谋害的沈炼等人,以及剧中的主要人物海瑞、王用汲等,都是铮铮铁骨,不仅为官清廉,做人也是楷模。
时寒冰:1566

王用汲在海瑞下狱后,不仅没有对朋友落井下石,还仗义执言,面对咄咄逼人的大太监,坚称“海瑞不愧有古君子之风”,即使面对下狱威胁而不改丝毫。这种血性和义气,都是大写的人字。当趋炎附势成为潮流,落井下石成为习惯,告密出卖老师不再是羞耻……回首那个时代,莫不感慨并心生敬意!
三)爱情
《大明王朝1566》中,是一部男人的戏,当然,也少不了女人。
被海瑞举荐杀倭寇立功的齐大柱,在战场中,被一个女人看上,这个弱女子为反抗倭寇的玷污而受伤,在被戚继光的军队救下后,她当面向戚继光请求,跟随齐大柱,这是一个敢爱的人。
时寒冰:1566

更令人深刻的,是芸娘与高翰文的故事。芸娘被浙江首富沈一石花费20万两银子买下,送给了太监杨金水。在太监杨金水不在杭州的时候,沈一石以她为“美人计”,陷害新任杭州知府高翰文。
高翰文本是翰林院的编修,也是严世蕃的门生,属朝野中比较有影响的理学清流,他提出的“以改兼赈,两难自解”的奏议,受到严世蕃的欣赏。严世蕃举荐他任杭州知府,意在让被视为书呆子的他背黑锅,好让浙江布政使郑泌昌和浙江按察使何茂才之流,更好地完成对农民土地的廉价收购。
但是,高翰文虽然是严世蕃的门生,却有君子之风,他坚持不能让农民贱卖田地,以免导致民不聊生。沈一石便以芸娘为诱饵,让高翰文落入陷阱,因为一曲《广陵散》,也因为芸娘自身的气质所吸引,连芸娘手指头都没有碰一下的高翰文,稀里糊涂地被抓住把柄。
时寒冰:1566
但是,在高翰文被陷害,失去自由以后,芸娘相随左右,悉心照顾,相见时那一面的倾情,给了她力量和勇气。历经许多磨难后,高翰文打开心结,接纳了妓女出身的芸娘,即使因此被逐出家门,而在所不惜。
时寒冰:1566
按照明朝制度,纳妓为妻,要贬为庶民,高翰文在和芸娘一起经历最后一次生死磨难后,离开官场,从此与芸娘打拼,在商业上取得成功。他本想通过做生意,了解官商勾结的黑暗,但讽刺的是,在他和芸娘事业突发猛进之后,裕王妃把自己的弟弟“介绍”给了他们夫妻,并承诺将来封芸娘为“诰命夫人”。
时寒冰:1566
裕王妃的弟弟在几个月后,就已经能以丰富的财宝进献姐姐了。
时寒冰:1566

也许,高翰文做梦都没有想到,他正在一步步成为官商勾结中的一个。但不管怎么说,无论是芸娘,还是高翰文,都属于最幸运的人,在这个世界上,彼此珍惜的爱情,才是最宝贵的东西。
(四)明君
嘉靖帝,想做明君。这是很多帝王的梦想。嘉靖帝模仿的对象是汉文帝,也就是“文景之治”中的文帝。
当嘉靖帝得密报,知悉浙江“毁堤淹田”确为严世蕃指使,却没有动雷霆之怒,而是继续重用严嵩父子,如此冷漠无情之人,也自以为是汉文帝。幻觉真的是很可怕的东西。
汉文帝因惜十家之财而罢建露台,因怜吏卒输送之劳而令列侯归于封国,借缇萦救父之事而下诏废肉刑,体恤民生疾苦而诏罢天下田租。汉文帝没有想过做明君,却成了明君。一心效法汉文帝的嘉靖帝,为修自己的宫殿,导致京城饿殍满街,却没有丝毫的悲悯。
踏踏实实的君王,不言民生而利于民,不谈民本而惠于民,而民生不离口之东施效颦者,却往往成为灾难之源。这不能不说是一种讽刺。
时寒冰:1566

嘉靖帝的幻觉,在众人阿谀奉承声中,日渐坚固而华丽。直到他遇到海瑞。海瑞血谏嘉靖《治安疏》。
其中一段写道:陛下则锐精未久,妄念牵之而去矣。反刚明而错用之,谓长生可得,而一意玄修。富有四海不曰民之脂膏在是也,而侈兴土木。二十余年不视朝,纲纪驰矣。数行推广事例,名爵滥矣。二王不相见,人以为薄于父子。以猜疑诽谤戮辱臣下,人以为薄于君臣。乐西苑而不返宫,人以为薄于夫妇。天下吏贪将弱,民不聊生,水旱靡时,盗贼滋炽。自陛下登极初年亦有这,而未甚也。今赋役增常,万方则效。陛下破产礼佛日甚,室如县罄,十余年来极矣。天下因即陛下改元之号而臆之曰:“嘉靖者言家家皆净而无财用也
简单来说,你既不是一个好皇帝,也不是一个好父亲,也不是一个好丈夫。您当政期间,官吏贪污成风,盘剥百姓无度。您改年号为嘉靖,意思就是说,家家都穷得干干净净,无财可用。
时寒冰:1566

“毁堤淹田”死百姓无数,未能让嘉靖动怒,而这次,他却动了雷霆之怒。嘉靖帝被骂醒了,他第一次知道,他跟汉文帝的差距,竟然是天壤之别。群臣四十多年如一日的奉承构筑起来的明君的幻觉,毁了嘉靖,他在距离死亡最近的时候终于知道自己其实只是一个傻B而已。信仰的崩塌让他的生命迅速走向终结。说开了去,封建王朝,很多想当明君的人,不都是这样的吗?当幻觉笼罩,脚就踩不到地上了,不再务实,也听不到不同的声音,所有身边的人都把精心筛选后的信息呈送给他,单一信息是制造傻B最肥沃的土壤,就这样,一个大傻B茁壮地诞生了。历史有时候,真的很会捉弄人。
(五)首富
浙江首富沈一石是浙江织造局官商,这是一个有才情的商人,懂音律,好古琴,然而,作为商人,尤其是首富,他行走于官场和生意场,要做到游刃有余,八面玲珑,并不容易。
时寒冰:1566

官场各派势力,都想结交于他,无非是两样:捞钱和女人。官场中人欲望无穷,但没有一个,是沈一石能得罪得起的,在无形中,他被掏空了。尤其是买粮购田计划失败,让他散尽家财。首富脆弱到只剩下一个名声。他深爱芸娘,可以说,是第一个懂芸娘价值的人,不惜花费20万两银子买下她。尽管如此,他不能像普通人那样,过想过的生活,他必须处处小心谨慎地迎合。当浙江市舶司总管太监杨金水喜欢芸娘,他就只能忍痛慷慨奉上。在权力面前,所谓的首富其实有什么是真正属于他的?
这是一个带着常人羡慕的光环,实际上却生活在屈辱中的卑微的商人。
当国库空需,朝廷首先想到了他,想通过抄他的家来解决财政危机。正如剧中谭伦所说:“可他忘记了一条最要命的古训,历来国库亏空要么打百姓的主意,要么打商人的主意……眼下有巨财可以填补国库亏空的,只有沈一石一人
时寒冰:1566
时寒冰:1566
于是,沈一石被抄家,而抄家的结果令人心酸,首富真的只剩下了一个壳,官场中的蛀虫早就把他掏空了。死前,沈一石留下最后的文字:“侯非侯,王非王,千乘万骑归邙山,我之后,谁复伤,一曲《广陵散》,再奏待芸娘。”
时寒冰:1566

沈一石并非无一朋友。太监杨金水答应沈一石,并信守承诺,让芸娘跟了高翰文,一个太监,守信到如此地步,不能不令人感慨。这也算是善有善报,当杨金水“疯”以后,吕芳、黄锦没有因此厌恶或遗弃,而是给他很好的照顾,古君子之风,是大明最靓丽的一道风景,然,一切都已经随风而逝:崖山之后无中国,明亡之后无华夏。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