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童年在海滨

2022-09-23 17:56阅读:
童年在海滨 网络图片


童年在海滨


童年在海滨
我是在海滨城市湛江出生,又在海滨城市香港度过童年的,但我对那几年的生活毫无印象,因为年龄太小,懵懂无知。以后陆续听大人讲述,才知道一些往事。
1947年4月25日我出生时,父亲吴有恒任中共南路特委领导人,母亲曾珍是湛江市党组织特派员。地下党在赤坎老城开“长发庄”商行作为秘密机关,父亲是“老板”,主要任务是组织领导南路武装斗争。母亲负责情报工作,地下党员英姐姐照料我,还有九岁的大姐小坚作伴。我五六个月大时,妈妈收到地下党组织暴露的消息,连夜和英姐姐收拾行李,趁天蒙蒙亮,带着我和大姐撤离。四人坐小船离开湛江,辗转吴
川梅箓,电白博贺,在海岛小住到中秋后,买到轮船台山号船票,用驳船上舱位。大姐回忆道:“出公海浪大船颠簸,我呕吐得一塌糊涂,而见幼坚睡得正香呢。再说幸运,若我们坐下一趟船期的台山号就遭殃了,因锅炉爆炸海难沉没!”这些我不知道,但小时候听说上船时人多混乱,我左眉被竹篾划伤,至今仍有疤痕。还好,没伤到眼睛。




童年在海滨
大姐大学毕业分配到湛江做医生,1971年我去看望她,跟着她来到赤坎老城旧居,这就是1947年父母、她和我住过的地方。




大姐记得到港后住西营盘紫兰台英姐姐离开,父亲也很快离开。解放后她才知道,父亲是回内地组建粤中纵队,任司令员。大姐做全职小保姆,照顾我饮食起居,我出麻疹高烧,她拿出在博贺海岛得到的贝壳让我玩,谁知我臭脾气全推翻落地,有些还破裂了。哈哈,我是这么个小淘气么?不过我看妈妈保存的老照片,原先表情还傻傻的,渐渐眉眼长开是有点傲娇。




童年在海滨 妈妈旧相簿上贴着我人生第一幅照片,应是到香港后拍摄的“证件相”。照片旁留着妈妈的字迹,成为永久的纪念。
童年在海滨 一周岁的我。
童年在海滨
这是和大姐在照相馆合影,我扶着童车站立。一时找不到完整照片,先发这幅。


1948年至1949年底,父亲在粤中行军打仗,母亲在香港、广州做地下工作,大姐进入培侨中学附小读书,我被送到中共华南分局领导人方方家寄养,由英姐姐照顾,直到新中国成立,广州解放才送回父母身边。方方及夫人苏惠夫妇待我视同己出疼爱有加,大姐回忆:“我寄宿学校在跑马地,有些时候我会坐电车到中环,搭渡轮过海去尖沙咀方方家找二妹。她那阵子学说话,学的样子十分趣致,常屁屁跟在方伯伯背后迈方步,方方一家人待人真好。”我四妹也回忆:“我曾听苏惠阿姨讲过,小时的二姐趣致活泼,常尾随方伯伯背着手学踱步,嘴里边嚷嚷:跟住爸爸有嘢食!”看来我迈方步这点是肯定的,至于口里念叨的是爸爸还是伯伯,我想是伯伯吧,因为我记得后来一直称方方为方伯伯。听说在他家吃猪脑,他们笑称“香港豆腐”。我长大了也喜欢吃猪脑,只是怎么补脑也不见得有多聪明。怎么学说话我是记不住的,但有几句印象倒清晰,想必是大人用它教我认识五官?先是用水果形容:苹果面,樱桃嘴,菩提子眼(粤语称葡萄为菩提子)。这模样的娃娃是挺可爱,不过我并非樱桃小口。再形容鼻子:大笨象个鼻。哗,犀利!轮到耳朵,记得是:兜风耳。我确实有点兜风耳,妈妈还开玩笑说,如果小时候用胶布贴住就能改善。正如很多人认为,从小捏孩子鼻梁就能让它高挺,用手搓孩子后脑就能有圆脑袋。我在方方苏惠夫妇身边度过无忧时光,却没有任何合影,因为那是解放前,必须保密。
童年在海滨
妈妈、大姐和我在照相馆合影。从这幅照片就能清楚地看到我的五官:苹果面,樱桃嘴,菩提子眼,大笨象个鼻,兜风耳。




童年在海滨 妈妈和大姐。
童年在海滨
妈妈旧相簿里贴着爸爸1948年在香港照相馆里拍摄的单人相,西装领带都是店里提供的。
童年在海滨
网络照片:1948年香港海湾
大姐在培侨中学附小寄宿,我在方方家寄养,妈妈忙于工作,和两个女儿极少相聚。一次有位朋友带了相机,为妈妈、大姐和我拍照,大姐学校在跑马地,于是我们就在跑马地留影。最后一幅我手里拿个皮球,站在路边不知谁的轿车旁,头发长了些,梳到一边,好像个“小小少年”。我特别喜欢这幅童年照片,就是欣赏那股傲娇劲。


75年岁月流逝,敬爱的长辈已走远:父亲吴有恒、母亲曾珍、方方伯伯、苏惠阿姨……我也步入了晚年。我有美好的、充满爱的起点,有经历人生考验丰富充实五味俱全的过程,希望也有美好的、充满爱的终点,一生便无怨无悔无憾。我会为此继续努力。
童年在海滨
童年在海滨
童年在海滨
童年在海滨
童年在海滨
上世纪七十年代苏惠阿姨从北京来广州公干,我去看望她,在海珠广场合影。

童年在海滨
很遗憾我没与方方伯伯、苏惠阿姨合影,方家小女儿后来把父母这幅照片送给我留念。


童年在海滨
人生就像一条河,曲曲折折流淌向前,终将汇入大海。我每年都要去海边小住一段,感受海的气息,令胸怀宽广,心绪宁静,享受生活,快乐每一天。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