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庆祝清华大学建校110周年
梅贻琦与留美学生的风波
庆祝清华大学建校110周年
梅贻琦(中坐者)与留美同学合影
话说1909年秋末,北京游美学务处坐办唐国安率领第一批招考的庚款学生梅贻琦等人,于上海乘船至美洲登陆春田市暂住。因美国各大学秋季开学业经俩月,未及赶入本学期入学,乃由监督容揆根据每个学生的具体情况,先行分送入波士顿附近各预备学校插班进修,翌年再往各大学及专门学校就读。据梅的同学张福良回忆:“伊与梅先生同学十人,分配于麻州有名之葛柔屯学院(Groton school),但往葛镇报到时发现,华盛顿的中国公使馆教育组人员弄
错,改洽很不出名而且接近停办之苏仑思中学(Lawrence Academy),亦在葛柔镇,那时该校学生尚不满百人。所幸为期不久,一九一0年各入原洽定的高级学院。”
诸生报到后,唐国安与容揆二人一起到各校考察留学生学习和生活情况,看到“诸生皆安心学习”,唐国安遂乘船返国,诸生在美的照料、管理等事宜,由容揆总负其责。
关于这一批同学插班就读的生活少有纪录,幸梅贻琦二弟梅贻瑞保存了当年“五哥”一封家书,多少透出了一点生活原形。
在美就读的梅贻琦于1909年农历12月16日中午,收到来自家乡的第一封家书,4天后的20日中午梅回信。这封家书用毛笔书写于当时流行的“八行信笺”上,共有6页,计1200余字。前文已述,梅贻琦乃家庭中的长子,共有兄弟姐妹10人,因在梅氏家族大排行的缘故,被称为“五哥”。信中提到的“六弟”指梅贻瑞,实际是梅贻琦同胞之二弟。

信函最后,梅贻琦写道:

兄等入学事,殆亦难言。此次同来并无贵族,彼二生者,以能与监督辩难,监督辞穷,故不得已许之,他人则或为心愿,或不敢言,皆唯唯听命。兄则无所可否,多学一年即得一年之益,夫何乐而不为?监督名容揆,广东驻防旗人,久居美,纳美女为妻,今充中国使馆头等参赞,兼留美监督,为人颇刚愎,学生多不喜之。至于舞弊情事,名誉攸关,慎勿与外人道也。同室朱君惟杰,亦尚相得,惟伊有文人傲兀气,不甚可亲。弟嘱吾爱众亲仁,吾亦众人视之可耳。兄今衣帽只有二份,时易着之。内衣甚暖,足以御寒,及今手足皆未冻,虽吾在保时,尚未能如是也。弟劝吾习汉文,吾亦甚喜之,奈何课忙无暇,有愿莫随,且作文荒弃愈久,愈难下笔,惟得吾弟一二佳作以读之,亦可藉以温习。总之,家人念我时,即知我念家人,此情此心,有非文字所能尽罄者耳。临颖神驰,不尽缕缕。
此颂新春大吉。
兄月涵手其。十二月二十午
此信且不列号,俟至明正计起可也。大哥亦可参观此信,阅毕亦予与大哥一观,诸妹、弟同此不另。 庆祝清华大学建校110周年
梅贻琦一家合影

梅贻琦在信中答复了二弟梅贻瑞对于赴美留学生,为何有两个人直接进入大学,而其它人被安排在中学,其中是否存在舞弊情事的询问。按梅贻琦的说法,放洋学生并无特殊家庭背景,亦无徇私舞弊情事,实乃“彼二生者,以能与监督辩难,监督辞穷,故不得已许之。”唐国安归国后,有《外务部会奏第一次遣派学生到美入学情形折》上奏宣统皇帝,其中提到:学生安抵美国后,“适值该地学校学期业已过半,且各生程度不一,势难概受同等教育。其优者固宜直入大学,俾无废时之患。其次者亦必及时预备,循序渐进,方无躐等之虞,当经会同驻美监督容揆,将学生金涛等分别送入科乃鲁各大学,暨罗兰士各高等学校,并亲往详细查察……。”
从奏折透露的情形看,直接入大学的学生应为浙江绍兴人金涛等辈。梅贻琦赴美前已在直隶高等学堂读过一年书,算是大学生一年级,现在回头从中学学起,似是走了回头路,吃了亏。但从梅贻琦信中可知,当时他的心态冷静平和,不认为是吃亏,反觉有益。这种顾大局与从长计议的乐观“屈就”性格,一直潜伏于梅氏身心并贯穿其一生。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给梅贻琦留下恶感的监督容揆。其人乃广东省新会县菏塘良村人,属容闳的族弟。当年受容闳鼓励,于1873年作为第二批幼童赴美留学。至美后,就读于春田中学,18806月高中毕业,成绩居全班第二名。为此,容揆作为学生代表在毕业典礼上致辞。此前,容揆于春田市加入基督教会——南公理会(South Congregational Church),且剪掉了辫子。留学生监督吴子登闻知后勃然大怒,认为是大逆不道,立即下令将其开除并遣送回国。其时,容揆已考入哈佛大学。而另一位因同一原因被开除的幼童留学生谭耀勋,也被勒令一起遣送回国。作为率领幼童赴美且负监督之责的容闳得此消息,因与吴子登已缔结矛盾,不便亲自出面营救,只好请与容揆有交往的好友杜吉尔牧师(Rev. Joseph H. Twichell)加以援手。杜氏答应并作了如下日记:“容闳博士访我,其愿负担容揆大学费用每年七百元,如果能安排使容揆留美不返的话。他并列出条件二项:第一,俟容揆自立后自当归还费用。第二,容揆学成后应当替中国政府服务。……当我八月去肯泯河谷时,容揆与我约好在春田城见面。我们谈了此事。故当其他幼童整装待发归去之时,容揆及另一位信教之学生——谭耀勋,他已得到他同批(第一批)来美幼童之捐助,凑足进入耶鲁之学费——两人一齐由寄住之处出走,并躲藏了起来。”
庆祝清华大学建校110周年
容闳当年带到美国的第一批幼童留学生

谭耀勋于1883年(光绪九年)毕业于耶鲁大学,几个月后因染肺炎去世,葬于康州柯布鲁克(Golbrook)公墓,墓碑上刻有中文名字以资纪念。容揆于18809月进入耶鲁大学文科专业,1884年毕业后转入耶鲁雪菲科学院(Sheffield Scientific School at Yale)学化学,18861887年又进入哥大矿业学院学习工程。毕业后,容揆在纽约报刊杂志社工作,作为自由撰稿人撰写文章,1894年在春田市与彼此相爱、互相等待了十年之久的玛丽·博哈姆(Mary E.L.Burnham)小姐结婚,婚后仍住在纽约。1897年,容揆进入华盛顿中国驻美使馆工作,翌年带全家回国,在上海、天津等地停留半年。这一年,唐绍仪作为清政府专使大臣,名义上为庚款退还事赴美致谢,容揆随行并兼任使团秘书,携家人一同回到美国,而后又重到驻美使馆工作,直到1943年去世。从容揆经历以及中学时代做出的“叛逆”举动评判,其人确有刚强与特立独行的性格,这种性格在对待晚辈学生身上如不加收敛,原有的刚强很可能演化成刚愎自用,强横霸蛮,令学生不喜且得出梅贻琦式的评价亦不为奇,至少逻辑上可如此推理。
庆祝清华大学建校110周年
梅贻琦(右二)与留美同学合影


1910年新学期到来之时,梅贻琦与南开中学同班同学、庚款一期考取的金邦正等一同赴美的47名留学生,按各自选择进入不同地区、不同学校就读,大部分学子选择的是哈佛、耶鲁、斯坦福、麻省理工等名校。

【注:未完待续,引自大学与大师——清华校长梅贻琦传》,略有删改。】
《南渡北归》读后感怀


最新出版:

庆祝清华大学建校110周年
庆祝清华大学建校110周年
庆祝清华大学建校110周年
庆祝清华大学建校110周年
庆祝清华大学建校110周年
庆祝清华大学建校110周年
庆祝清华大学建校110周年
庆祝清华大学建校110周年
庆祝清华大学建校110周年

详细内容
节日大赠送,点击——

当当: 《大学与大师——清华校长梅贻琦传》

京东:《大学与大师——清华校长梅贻琦传》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