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绝食后的第一碗饭

2012-01-16 19:47阅读:

陈振丽

山西电影制片厂副高级(二级)剪辑师

关注
绝食后的第一碗饭/陈振丽
还接 朱老师期望我说的话题。

家离我后总得吃饭,母亲给我留了两个日本人投降时便宜买的青瓷、赭石瓷碗,这是母亲的心爱之物,好像是古董。

我看着它们,心里酸酸的,因为这所带帽中学是没有住校生的,食堂只有单身老师的饭,当然校长已讲好也有我唯一的一个无家可归女学生的饭。

但我宁可饿着,也不想去,怕见老师们,怕我拿着两个空碗像了讨饭的乞丐,我决定绝食。不过那时的学生还不知道绝食这两个字,知道的就是坚决不进食堂,饿死就饿死的怨气。

可绝食的思念还不到半个钟头,教导处主任刘鸿猷老师就端着饭进来了,一边放下饭碗一边说,我知道你不好意思去打饭,女孩子嘛,可以理解。快乘热吃吧……

就这样刘老师给我打了几天饭,我有点不好意思了,对老师说,以后我跟着您一起去打饭吧。老师见我想开些了,很高兴地说,其实父母是因出身回去的,老师们都理解关心着你,千万不要再自悲了,安心好好读书,争取考上重点高中。

那年中考名额很少,我因思绪烦乱考得并不理想,但本校考取高中的除了一位补习生考到师范外,就我一人考取了,也算没辜负学校对我的优待。当然也有父亲在厂时的名望与母亲的优良做人,我并没有受到任何歧视。相反每到什么节,老师们会给我带来吃的东西。

老师带来的粽子尤其好吃,他是晋祠王郭村的人,晋祠的水好米好当然粽子更好吃了。

当日我买了同样一饭盒叫“草纸糕”的蛋糕悄悄放到老师的办公室里,不巧他正好进来看见蛋糕,但并没夸我懂礼貌,却感叹地说,你的母亲真是位好母亲!

高中考完后,我想可能没戏了,因白天装着和以往一样的傲气,怨气就只有发在晚间,渐渐学会了失眠,连9开根号最简单的小题,我却去除以2了。老师问我假期回家吧?我说不想让父母担心,还是去北京或沈阳姐姐家吧。

没想到刘老师真的给我买了票,还把我送到火车上,说到了来个电报,高中录取通知来了会立刻告诉我的,还鼓励我说,虽然没考出你真正的好成绩,但你一定能考上!

让我更难忘的是,考试前因为与我同住的那位老师正在谈恋爱,刘老师便把他的办公桌下课后让我学习,他却在篮球场久久地独自投篮,等我出来他才回去处理事务……
这要在当今,很难让人相信这位年龄可能比我大不了八、九岁的单生男老师,是否有所图?是否有潜规则?

也是那年我去看望了他与杨校长,还没开口感谢老师呢,老师倒先表扬我了,刘老师说,振丽那时真是够可怜但也够坚强的!

共餐时我看到刘老师的确老了许多,牙都掉了好几个,但他眼睛里闪烁的那种老师爱护学生的独有的光芒依然没有变……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