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通过灵闪实现未来

2020-12-15 11:15阅读:

一只花蛤

微博股评师

关注
文/姚斌
中信出版社为我寄来了萨菲·巴卡尔《相变》的样书。这是一本奇特的书。作者以叙事的手法引入物理学的“相变”概念来解释赢得战争、治疗疾病以及实现企业转型。相变在此指的是两个阶段之间的状态突然变化,即两种整体行为之间的突然变化。例如,在固态和液态之间;在公路上的交通顺畅和交通堵塞之间;在市场的理性和泡沫阶段之间。
作者将他的研究称为“相变科学”,其着眼点在于“疯狂灵闪”,疯狂灵闪指的是疯狂大胆的创新想法。最重要的突破往往源于疯狂灵闪,但我们总是容易忽视一些大胆想法,并把拥有这种想法的人视为疯子。世界需要大量的人才将这些突破性的想法转化为赢得战争的技术、拯救生命的产品或改变产业的战略。作者相信,将相变科学应用到团队、公司或任何肩负使命的群体中,可以更快地培养“疯狂灵闪”提供实用的规则。
1
凡是属于“疯狂灵闪”的大胆想法,在开始时,往往不会被人们所理解,因此它十分脆弱。当它穿过充满怀疑和不确定性的黑暗隧道时,要么被碾碎,要么被忽视。而它的拥护者也常常被视为疯子。
大名鼎鼎的诺基亚曾经开创了第一个蜂窝网络,研制出第一部汽车电话和第一部全网络模拟电话,以及第一部成功的GSM手机。到21世纪初,诺基亚的智能手机销量占全球总量一半,简而言之,它是欧洲当时最有价值公司,成为了“成功”的代名词。2004年,几位诺基亚工程师发明了一种新型手机:可以上网,并配有彩色触摸大屏和高分辨率摄像头。为了配合这款手机,他们还提出另一个疯狂的想法:在线应用商店。但是,广受赞赏的幕后团队否决了这两个项目。三年后,工程师们看到他们的疯狂想法在旧金山实现了。史蒂夫·乔布斯发布了iPhone。5年后,诺基亚已无关紧要了,该公司于2013年卖掉了自己的移动业务。在其手机业务达到顶峰至黯然退场前,诺基亚的市值下降了大约2.5万亿美元。一个极具创新精神的团队转变了方向。
疯狂灵闪或被碾碎或被忽视,在药物研发这一领域中也同样表现得很突出。拯救生命的药物就像改变产业的技术一样,往往都是从那些支持疯狂想法的孤独发明家开始的。但是,需要大量的人将这些想法转化为可行的产品。当有能力开发这种想法的团队拒绝这些想法时,这些突破要么被埋在实验室里,要么被困在失败公司的废墟下。
我们现在都称赞“格列卫”,赞扬这是癌症治疗史上最伟大的突破之一。格列卫确实以惊人
的速度完成了其临床项目资金,至今仍然保持记录:从第一个接受治疗(1998年6月)到FDA批准(2001年5月)总共只用了35个月。但事实上,在进行这些试验之前,该药物的发明者布莱恩·德鲁克被剥夺了终身教职,因为大学研究委员会认为他工作缺乏潜力,主要的科学期刊都拒绝发表他的研究结果。德鲁克花了很多年时间才说服公司,并最终与之合作推动了这个项目的发展。
2
在现实世界中,想法被嘲笑、试验失败、预算被削减,天才因为愚蠢的原因被解雇、公司分崩离析,而最好的项目仍被埋没,有时甚至永远被埋没,这就是疯狂灵闪的脆弱性。这就需要理解为什么即使是优秀的团队、怀有美好意愿的优秀人才,也会把伟大的想法扼杀在摇篮之中。于是,作者引入物理学研究的方法:找出揭示基本真理的线索,建立模型,看看它们能否解释我们周围的世界。这就是作者所要做的——他将证明为什么结构比文化更重要。
在商业社会中,行为的变化可能是一个谜,这是类似于一种被称为“相变”的奇怪物质。同样是水分子,在一种情况下是液体,而在另一种情况下则是固体。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菲利普·安德森以“量变达到一定程度会产生质变”来概括这个问题答案背后的核心思想:整体不仅比部分之和更大,而且与部分之和非常不同。同样的,没有办法通过分析任何个体的行为来解释整个群体。善于培养疯狂灵闪是人类组织的一个相态,就像液体是物质的一个相态一样。所有的相变都是竞争的结果。但当温度下降时,一个绝望的分子根本无法阻止周围的冰结晶。
他汀类药物是20世纪伟大的医学突破之一。这种药物可以减少人们心脏病发作率和罹患中风率,延长存活期,不仅适用于心脏病(二级预防)幸存者,也适用于从未经历过心脏病发作的高风险患者(一级预防)。在美国,他汀类药物每年可预防大约50万次心脏病发作和中风。可是,这种药物的发明者远藤章也是经历曲折,在他的研究一度遭遇“失败”后,他所在的三共集团就直接将美伐他汀打击出局,他自己后来花费了16年时间才使得FDA通过了验证。这说明,曲折的探索之路是常态而非个例。
那时的默克十分聪明,迅速承接了他汀类药物。默克是最早认可并研究他汀类药物的公司。之后,洛伐他汀及其继任者辛伐他汀遂成为默克历史上最成功的药物。所有的他汀类药物给默克带来了的销售额累计超过3000亿美元。从那以后,默克公司一直是医学研究领域最受尊敬的公司。在1987~1993年连续7年的调查中,它在《财富》年度最受欢迎的公司调查中一直名列第一,直到苹果公司在2014年打破这一纪录。默克曾经推出了世界上第一个降胆固醇的药物,还研制出世界上第一个治疗河盲症的药物,并将这种药物免费捐赠给非洲和拉丁美洲的许多国家。然而,在接下来的十年里,默克公司几乎错过了药物研发领域的每一个重大突破。它不仅忽视了基因工程药物,而且忽视了治疗癌症、自身免疫系统疾病和精神药物。这是20世纪90年代和21世纪初取得突破的三大重点领域。
3
范内瓦·布什在20世纪40年代创建了美国科学研究发展局。布什是麻省理工学院教授,发明了最早的模拟计算机。布什很早就发现,若水在冰点边缘,温度提高或降低,就会或冻结或液化。但在冰块的两端,冰块与液体共存。处于相变边缘的两相共存被称为“相态分离”。两相之间的联系以一种平衡的形式循环往复交替出现:冰块中的分子融化到相邻的液池中,液体分子在地面上游动并冻结。这种任意相没有压倒另一相的循环被称为“动态平衡”。相态分离和动态平衡是布什理论中的两个关键点。布什认为,两种相态之间既要保持分离,又要保持联系。而西奥多·维尔是创立贝尔实验室的人。这个实验室研制出了晶体管、太阳能电池、CC板(电荷耦合板器件,应用于所有的数码相机)、第一部能持续运行的激光器、Unix操作系统、C编程语言等,共获得8个诺贝尔奖。维尔创立了历史上最成功的工业实验室,AT&T也发展成了美国最大的公司之一。
这两个人,布什以改变国家研究的方式出现,而维尔则以改变企业的研究方式出现。这两种方式是相同的。他们都认识到许多伟大的思想,包括那些改变科学、商业和历史进程的突破,在取得成功之前会遭遇多次失败。有时在突破通过非凡之人的坚持而实现,有时则靠纯粹的机会得以实现。换言之,改变世界的突破来自天才和机遇的结合。
很多人可能都认为,天才的企业家基于他们的想法和发明建立了一个永恒的帝国,而那些真正在意料之外创造成功的人——工程师则扮演着卑微的角色。但真实的情况是,天才的企业家不是选择支持任何一个单独的疯狂灵闪,而是创造了一个培养许多疯狂灵闪的优秀结构。他们不是有远见的创新者,而是细心的园丁。他们确保了疯狂灵闪和经营者都得到良好的照顾,双方都没有主宰对方,而是相互帮助和支持对方。这就是“布什-维尔原则”。
疯狂灵闪经常会陷入绝境,这是一种常见的绝境。之所以陷入绝境,是因为会反复遭遇“失败”,然而这种“失败”却是假失败。项目可能会终止的原因有很多:资金减少、竞争对手获胜、市场变化、关键人物离开。因此,失败的风险永远无法消除,负面结果不会带有霓虹灯标志,告诉你“你的想法有缺陷”或“你的测试有缺陷”。但是,我们可以降低这些风险。像布莱恩·德鲁克和远藤章这样伟大的发明家,他们最大的技能就是研究失败,他们学会了将假失败与真失败分开。研究失败的技巧和能力,不仅区分了优秀的科学家与伟大的科学家,而且区分了优秀的投资家与伟大的投资家。
2004年脸书问世不久时,马克·扎克伯格准备为他新创业的公司筹集资金,而用户也放弃了Friendster 转而使用MySpace 。彼得·蒂尔发现了用户离开网站的原因,他知道Friendster经常崩溃,他还知道Friendster背后团队收到但忽略了关于如何扩展其网站的关键建议——如何将为数千名用户设计的系统升级为可支持数百万用户的系统。他索要了Friendster用户留存数据的副本,得出的结论是用户并没有离开。因为社交网络是薄弱的商业模式,就像服装品牌,因软件故障而离开是一个假的失败。彼得·蒂尔投资了50万美元给脸书。8年后,他获得了10亿美元的非凡回报。彼得·蒂尔显然看到了假失败。
4
疯狂灵闪有两种类型。一种是没有人认为能用的新产品或新技术,一种是没有人认为能实现其目标的新战略和新商业模式。前者被称为P型灵闪,后者被称为S型灵闪。
P型灵闪表示产品的惊人突破,这种取得突破的技术往往在最终成功之前被忽略。人们往往会说“这是行不通的”或者“即使将来也是行不通的”,然而它却行得通。1921年,西奥多·维尔在其传记中写道,对于商界来说,电话只是个玩具。有一群投资者在被邀请投资股票时,要么面带微笑,要么发表一些看似滑稽的言论,这便成就了贝尔电话公司。它曾是美国市值最高的公司,巅峰时期在行业内的统治地位甚至超过苹果、微软和通用电气在各自巅峰时的总和。
S型灵闪表示策略的惊人突破。它可以是一种新的经营方式,也可以是一种不涉及新技术的新应用。山姆·沃尔顿把沃尔玛超市设在远离大城市的地方,大规模地以1美元价格出售市值1.2美元的女士内衣,让所有人瞠目结舌。可以知道这种策略中并没有包含新技术,只是以一种薄利多销的策略来提供同样的产品。2018年,沃尔玛成为全球最大零售商,如果把它看作是一个国家,它的GDP排在世界第25位,而它之前最具竞争力的对手——伍尔沃斯、蒙哥马利沃德、吉布森已被远远甩在身后。
P型灵闪带来的企业倒闭往往是迅速和戏剧性的。比如,一项炫目的新技术出现,可能很快就取代了之前的企业。而S型灵闪带来的没落往往是渐进的,不那么明显。沃尔玛在30年后才逐渐退出对零售和杂货铺的主导。没有人能搞清楚沃尔玛在做什么,或者它为什么一直在赢。脸书、谷歌的成功也源自S型灵闪,因为它们既没有发明社交网络,也没有发明搜索网站。即使事后诸葛亮,S型灵闪也很难被发现和理解,因为它们经常被买家、卖家和市场的复杂性行为所掩盖。就像科学一样,复杂的现象往往掩盖了深刻的事实。
每个有远见的领导者都创造过辉煌的疯狂灵闪的温床,他们永远不会对大胆冒险的项目失去欲望和好奇心。他们就像牧童大卫一样要去击败巨人歌利亚。于是,他们就实现了布什-维尔的第一原则:相态分离——为创意者和执行者分别创建单独的群体,确保疯狂灵闪种子里只有两种类型的种子,特别是原本不喜欢的灵闪类型。他们又视自己为园丁,倾向于在疯狂灵闪和特许经营之间保持平衡,鼓励技术的转移和交换。于是,他们又完成了布什-维尔的第二原则:动态平衡。
就像山姆·沃尔顿创建了沃尔玛、史蒂夫·乔布斯创造了Mac,传奇绝不仅仅是卡通故事般的总结,而是帮助我们理解天才和机缘巧合是如何产生重大突破的。真正的历史,其中蕴含的线索可以帮助我们从中学到如何使天才和机缘巧合为我们工作,而不是起反作用。
5
涌现是集体行为,它表示整体的动态不依赖于部分细节,宏观高于微观。所谓的有效市场和看不见的手都是基本法则,它们都具有涌现特征。涌现特征是可以突然改变的,例如量子力学或重力中的液体流动。温度的微小变化可以使液体突然变成固体,从一种突发行为到另一种突发行为的突然转变正是所谓的相变。每一次相变都是两种竞争力量之间的对抗,当系统性质的微小变化导致这两种力量之间平衡发生变化时,就会触发相变。
但是,相变又是可预测的。正如柯南·道尔笔下的夏洛克·福尔摩斯所说的,任何一个群体经历相变的可能性在数学上都是确定的。福尔摩斯在《四签名》的一个场景中寻找窃贼,计算出获胜概率,并向华生医生解释他关于犯罪类课程的理论。一旦我们理解了相变,我们就可以开始主导它。我们可以设计更强韧的材料,建设更高标准的高速公路,并创造出更具创新性的团队和公司。
相变经常性地在组织内部发生。随着组织的规模不断扩大,激励措施从鼓励个人关注集体目标转向鼓励他们关注自己的职业生涯和晋升。当团队的规模超过一个临界值时,职业稳定性就会占据主导地位。那时,团队将开始放弃疯狂灵闪,只有巩固和延续已有项目——比如,下一部电影的续集、下一个版本的降胆固醇药、下一轮对已有项目的延续——才能存活下来。
死海古卷是在死海附近沙漠的洞穴中被牧羊人发现的。考古学家们表示愿意为每一块碎片支付报酬,这样就相当于鼓励牧羊人把他们发现的卷轴都撕成了碎片。考古学家的想法没有错,但却没有经过深思熟虑。对良好的目标经常会出现非预期效果。那些著名的商业失败案例也是这样,都与糟糕的目标有关。20世纪60年代,福特公司迫切希望与来自日本更小、更便宜的汽车展开竞争。因此,福特宣布了一个扩张目标:公司将生产一款售价不到2000美元,重量不到2000吨的新车——福特斑马。不幸的是,为了尽快实现目标,福特没有给安全检查留下太多时间。油箱就放在后轴后面,只有10英寸的空间。后来的诉讼显示,这款车的设计缺陷导致了一个出人意料的隐患:一旦汽车受到冲击,它可能会爆炸。
最有趣的问题往往鲜有简单的答案。例如,在人体的复杂系统中,某些基因会导致某个人罹患糖尿病和癌症的可能性更大,但选择生活方式也很重要。每天喝一加仑含糖饮料可能会导致糖尿病,经常吃烧烤食物可能会导致胃癌的发病率更高。基因和生活方式都很重要,团体和团队也是如此:结构和文化都很重要。作者相信,相变科学可以为如何创造更多的创新团体提供新的思路。在大量的例子中,我们已经看到了这些想法是如何结合在一起的,可以赢得战争、治愈疾病,并改变工业生产。
经验丰富的企业家都知道,很多疯狂灵闪被认为是变革性的,但与它们最终产品相比几乎没有任何相似之处。它们是由那些从未想象过它们最终会拥有什么样的市场的成功者所培育。快速发展的市场的早期项目就像龙卷风中的一片叶子,很难猜到哪片叶子最后会落在哪里,而一旦叶子降落就很容易看出它是否具有颠覆性。如果以颠覆性创新来分析历史,那么培养疯狂灵闪就能够去实现未来。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