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山田爱子:把旅日华人孩子带进央视少儿春晚的舞蹈老师

2021-04-12 14:11阅读:

蒋丰

《日本新华侨报》总编辑

关注
山田爱子:把旅日华人孩子带进央视少儿春晚的舞蹈老师
一、初识水莲慕清香
名古屋水莲舞蹈艺术学校的华人孩子们进入中国中央电视台星光大道演播厅!
名古屋水莲舞蹈艺术学校的华人孩子们到北京参加中国中央电视台2020年少儿春晚!
名古屋水莲舞蹈艺术学校的华人孩子们在央视第一届少儿春晚上赢得金奖!
初春4月的第一个周六,记者从东京乘坐新干线列车抵达名古屋,刚站住脚儿,前来接站的一般社団法人名古屋华助中心主任郑兴和爱知大学教授、日本华侨华人水莲儿童舞蹈艺术学校后援会会长刘柏林就把这样一个又一个讯息传递过来。
“一般社団法人水莲舞蹈艺术学校已经成为日本中部地区十万华侨华人的品牌。”他们还这样交口称赞道。

二、菡萏摇曳育玲珑
悠扬的乐曲响起。十几位身着淡粉色练功裙的华侨华人子女在舞姿优美的老师带领下,做着虎跳、前桥、后桥、后墙脸等复杂多变的各种中国舞蹈训练动作。
老师穿行在如花朵般初绽的舞童之间,时不时地停下,为孩子们纠正动作、调整姿势。老师们时而热情洋溢地对孩子们进行表扬和鼓励,时而温柔可亲地跟孩子轻声低语:“这个动作,不要着急,可以先不做的。”
每当看到有孩子尝试着进行地面横树叉、跪地下腰等具有一定技术难度的动作时
,记者总有一种揪心且不忍直视的紧张感。但是,每到这个时候,眼疾手快、时刻关注训练状态的老师,都会立即出现在孩子身边,像荷叶拥簇荷花般,轻轻地从身后兜揽住孩子的腰肢,稳稳当当地将纤弱的花朵呵护,让人倍感“安全”、“可靠”。记者悬着的心,也踏踏实实地落下。
一般社団法人水莲舞蹈艺术学校的“掌门人”山田爱子也穿行在孩子们中间,记者从她嘴里听到的“高频词”是“宝宝”、“宝宝”、“宝宝”。这亲昵的呼唤,不仅仅是她与孩子们拉近距离的桥梁,更映透出她把孩子们视为“掌中之宝”、育为“艺术瑰宝”、要把她们最终打造成“璀璨珠宝”的那种心情。

三、源流悠远出清泉
嗯,山田爱子的中国名字叫“郭俊言”。几乎每个人的名字,都渗透着父母的理想与希望。
“当初,父母是把你当作儿子养的吧?”记者这样问她。她微笑着点头。
小学毕业后,就考入到中国三大艺术院校之一的沈阳音乐学院附属学校舞蹈系。在沈阳音乐学院这座艺术的殿堂,郭俊言浸泡了这些年。学的是舞蹈。18岁时,郭俊言随父母来到日本。过人的天赋和夯实的基础,给了她绝对的自信。一到日本,她就把自己的目标瞄准日本著名的宝塚歌剧团。
考试现场,郭俊言的每一个舞蹈动作都赢得掌声阵阵,获得赞誉无数,却憾因到日本时间较短,日语未能过关,最终惜与“宝塚”擦肩而过。
人常说,“上帝关了一扇窗,就会打开另一扇门。”接下来的故事,颇有点戏剧性。郭俊言与一位日本人相爱并结婚了。从事贸易和房地产的日本丈夫对她说:“如果你还想做事业的话,我一定支持你。”
婚后改名为“山田爱子”的郭俊言,难掩激动的心情,勾勒着自己心中依然憧憬的那个“中国舞蹈梦”,信任她、支持她的日本丈夫也真的脚踏实地助她梦想成真。
日本丈夫亲自到中国沈阳,把山田爱子留下十多年青春的沈阳音乐学院附属学校都看了一遍,把她参加表演的舞台也都看了一遍,回来后,幽默地说:“你母校的师生真漂亮。我相信,如果你继续从事舞蹈事业,也一定能够培养出如此光彩耀目的舞蹈家,日中两国都需要这样的新生代艺术家。”一笔4000万日元的投资,带着丈夫的信任与期待准确到位。就这样,201712月,水莲舞蹈教室在名古屋诞生了。

四、汇流万涓润侨田
“讲一讲你主办‘水莲舞蹈教室’到‘水莲舞蹈艺术学校’期间经历的困难和挫折吧。”记者这样问她。
山田爱子低垂眼帘,脸上的笑容渐渐收起,晶莹的泪花在眼眶中闪烁。但很快,她克制住激动的情绪,柔声细语地说:“做事业,困难总会有的……现在,一切都过去了。因为有中国驻名古屋总领事刘晓军等对学校和孩子们的关爱和重视,有日本中部地区华侨华人的支持、有郑兴主任、刘柏林教授等许多侨领的关心和爱护,水莲舞蹈艺术学校得到了长足等发展,才形成了今天的规模。”由此,记者看到了一种胸怀。
关心华侨、热心公益、关注下一代成长,是日本中部地区侨胞们及郑兴、刘柏林等侨领们共同的特点。身为日本爱知大学语言文学教授的刘柏林,现在还出任“日本华侨华人水莲儿童舞蹈艺术学校后援会”会长。身为一般社団法人名古屋华助中心主任的郑兴,任后援会的干事长,现在水莲舞蹈艺术学校赢得的声誉是:“有事情,找郑主任!”
刘柏林教授告诉记者:水莲舞蹈艺术学校传授不仅仅是中国舞蹈,更是中国文化;这里的老师们培养的,也绝对不只是简单地跳几支中国舞蹈的孩子,而是能够从事中日文化交流的一代新人。所以,我愿意牵头出面组织这样一个后援会。
郑兴主任告诉记者:我们并不认为自己给了水莲舞蹈艺术学校多少帮助。反过来,在名古屋华助中心成功举办的多次“敬老”活动、“名古屋多漫呐咔热舞节”活动、“锦秋节”以及中国侨联的“亲情中华”等等活动里,都有水莲舞蹈艺术学校孩子们的辛勤付出及可爱的笑脸!名古屋“中国春节祭”也是每年都有水莲舞蹈艺术学校儿童的精彩表演。每次演出结束,老华侨们高兴地一次又一次鼓掌,反复追问:“这样的活动,下一次什么时候再搞?”

五、因材施教融和汉
世上有言,“舞蹈家无童年。”山田爱子也不讳言,自己小时候学舞蹈,大腿后面常常伴随的就是老师的一根小棍。
如今呢?山田爱子微笑着说:“这一套教育方法,在日本可是行不通的。”
对待前来学习的华侨华人的孩子,山田爱子用的是“鼓励教育法”, 宝宝,你又有进步了!”“宝宝,你做得真棒! 成了挂在她嘴边的口头禅。山田爱子还善于运用比较教育法。这个比较,与其说是在孩子与孩子之间比较,不如说让孩子和自己的过去做对比。每当孩子完成了自己从未完成过的舞蹈动作时,老师都会毫不吝啬赞扬的语言。语言的力量,总能激起孩子心中力争上游的动力。
当然,山田爱子也告诉记者:“仅仅使用语言的夸奖,也是不行的。”说起教育的方式方法,山田爱子兴致盎然。有的时候,可以让自己的口吻变得严厉一些;有的时候可以把哭泣的孩子暂时“搁置”一下,但是,千万不能忽视下课后的交流。只有把自己的心交给孩子,孩子才能把心交给老师。孩子们在学习舞蹈中的所有成长,都是从这种师生的信任中起步的。
在日本华侨华人社会中,类似于“水莲舞蹈艺术学校”这样的“文化技能”培训学校为数不少的。相较而言,记者不知多少次,听到老师或者家长“吐槽”,传统的技能教育往往是以“体罚”作为后盾,因此,在与学生的沟通中遇到了障碍。亲临水莲舞蹈艺术学校现场,实地观摩,走访聆听,记者最大的感受之一就是山田爱子融合了中国教育与日本教育的“强项”,打造着独具特色的旅日华侨华人的“技能教育”。这应该是她成功的“诀窍”之一。

六、新荷惊艳映日红
孩子们到水莲舞蹈艺术学校学习,究竟是为了什么?究竟会得的什么?山田爱子内心中始终没有放弃对答案的追寻。
有的孩子告诉山田爱子:在当地日本小学上体育课时,自己做了一个下滚翻的动作,周围的日本老师和同学都立刻热情地鼓掌,纷纷说“中国孩子的腰肢非常柔软。”听到这个话,孩子的心里美极了。“我知道,我能做到这些,是因为水莲舞蹈艺术学校。”
有的孩子告诉山田爱子,日本小学的老师总是夸她“每天都是一张笑脸”。有的老师还会追问她:“为什么中国孩子的面部表情总是比日本孩子的面部表情丰富呢?”孩子虽然没有说明,但她心里颇感自豪,这,是水莲舞蹈艺术学校课程学习中的内容之一。
有的家长告诉山田爱子,“孩子在这里学习后,再到日本的小学校上课,更自信了,更有底气了,她可以骄傲地说:‘我会中国舞蹈!’”
七、风送莲香日月长
在一般社団法人水莲舞蹈艺术学校的教室里,有一位身着黑色体恤衫的男孩子忙前忙后。记者了解后得知:男孩已经在水莲舞蹈艺术学校学习多年,目前正在一所高中就读。现在,他准备报考日本某艺术院校,希望很大。山田爱子用寄予厚望的眼神望着那个男孩说:“他,很可能就是从我们水莲舞蹈艺术学校迈进日本艺术高校的第一名华人学生。”
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成立于2017年的水莲舞蹈艺术学校还很年轻,但已凭借出色的教学成果,得到日本中部地区民众和十万华侨华人的一次次肯定。人们有理由期待,一般社団法人水莲舞蹈艺术学校这簇水莲,静数流年,不断绽放。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