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东方随行录五百三十五

2023-01-25 17:57阅读:
果然美味佳肴,舞姿翩跹,飘飘然如在梦幻之中,醺醺然似在醉酒,十二娘倚近贴脸,口中呢喃软语,纤纤笋指却沾了酒水,在映可照人的桌面之上勾画来去,幸好非是龙飞凤舞的草体,字也简单,元贞认得“此地险境,酒内浸药,不能喝,隔墙有耳,话不能乱说,也笔代言。”“怎生又是个陷阱?”元贞急的汗流浃背,也顾不得坐在旁边的茜儿毫无吃相的抓这抓那,赶紧写道:“为何要害我?”十二娘书道:“非是我,银屏姐的人口生意被你撞破,若报了官去,可将她一手创建的家业毁于一旦,岂能让你轻易离开,我这是冒着性命之忧前来知会你,倘若不听,也便算了。”到底是性命攸关,自然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元贞连忙写道:“该如何是好?”“事不宜迟,这就带着这小娃娃从窗口溜下去,不可让阁中任何人知晓。”“多谢”元贞正待告辞,十二娘又自怀中取出一贯铜钱,递与元贞,写道:“这是路上盘缠,小心支使着。” 元贞感激地涕淋如雨,潦草写下:“大恩不言谢,我永生永世不忘十二娘的恩情。”便要拉起茜儿离开,可这贪嘴的娃儿刚死里逃生,便死皮赖脸掰着桌角,嘴里含糊地说道:“不呀,我不走,那几样我还没碰过,给我,给我。”元贞早吃过这小妮子耍无赖的劲头,可现下可不能再有包涵,否则要将自己性命都赔搭进去,心中烦恼,一狠心,“啪”地一记打住小娃子的手背,喝骂道:“叫你不听话,我代你爹娘教训教训你。”小娃子“哇哇”大哭,“你欺负我,你这个大坏人,我告诉爹娘去,那个老公公还给我糖儿,啊,啊。”越哭越发地伤心,却经不住元贞力大,一把拖过,左臂横过抱住,一手勾住窗棂,顺着窗下土坡,滑了下去。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