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文雅兼带风趣,巧用拆字猜字谜

2024-06-19 05:58阅读:


文雅兼带风趣,巧用拆字猜字谜

2024-06-12 08:40 发布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
中国有着浩如烟海的典籍,在这些以汉字写就的媒介中,我们不但能领略博大精深的文化,也能看出很多因汉字本身特征所产生的智慧。
其中,字谜可以说是对汉字构造利用最为典型的形式。在古籍中,利用拆字展现才学、创作妙文之记载屡见不鲜,如果公推最出名者,当属东汉蔡邕题曹娥碑阴之八字:“黄绢幼妇外孙齑臼。”八字刻出,数年间无人知其意。直至东汉末年,学者杨修向曹操解释了其含义。按杨修的说法,黄绢为染色之丝,色丝合为“绝”;幼妇乃少女,合为“妙”;外孙是女儿之子,女子合为“好”;齑为捣碎的辛辣之菜,臼是舂米器具,以舂捣菜,是受辛辣,左受右辛,是“辞”的古体字。故八字经拆解合为“绝妙好辞”四字,是蔡邕对曹娥碑文的褒奖。
不过,此事虽古今闻名,但其作为字谜,形态还相对原始。谜面八字的组合本身并无含义,也无韵脚,只是为了拆解组字而置于一处。但该形式趣味盎然、雅俗共赏,很快被历代文人接受并发扬光大。
唐时,令狐绹出镇淮海,与幕僚同游扬州大明寺,见寺壁有题壁诗曰:“一人堂堂,二曜同光,泉深尺一,点去冰旁,二人相连,不欠一边,三梁四柱,烈火烘燃,除却双勾,两日不全”,当时幕僚皆不知所云,唯班蒙能释。一人者,合为“大”;曜在古时可代称日月星宿,二曜一般指日月,合为“明”;一尺为十寸,一十寸合为“寺”;冰去偏旁为“水”;二人合为“天”;“不”字少一边为“下”,三梁四柱可看做三横四竖,今日所称四点底,在古字书中属于“火”部,合为“無”;两个日字去掉双勾合为“比”,因此该诗意为“大明寺水,天下无比”。相较于曹娥碑阴题字,此诗不但结构更为复杂,还将数字嵌入诗中,巧妙规划,隐藏誉词,可谓文采机智、相映成趣。
如果说题壁语或小说笔记中的记载还不乏初级游戏的特征,那么这种汉字拆解在诗歌中的应用,则可谓登堂入室,具有了更为风雅的内涵。
北宋著名诗词家黄庭坚就是拆字高手。其《山谷乐府》中收录一首《两同心》词:“秋水遥岑。妆淡情深。尽道教、心坚穿石,更说
甚、官不容针。霎时间,雨散云归,无处追寻。小楼朱阁沉沉。一笑千金。你共人、女边着子,争知我、门里挑心。最难忘,小院回廊,月影花阴。”乍看之下,与起自晚唐的花间派绮靡之风并无二致,都属于效闺怨之语,或于乐坊歌妓处的应酬对答之作,但在下阕“你共人、女边着子,争知我、门里挑心”一句中,却语带双关,应用了组字法。女边子,是为“好”,门里心,合为“闷”。此语单看,为女子怨尤之言,组字之后,同样是抱怨之语。这样一句简单的牢骚话,写得文雅兼带风趣,同时才气毕露。
本文原载于《文摘报》,图源网络,图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来源 大道知行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