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变形计》停播一年后,曾经被逼演疯子的孩子们怎么样了?

2021-04-09 15:02阅读:

ELLEMEN

《睿士ELLE MEN》杂志官方微博

关注
几天前,曾参加过《变形计》的王晨正在微博发讣告,称当时在节目中认识的农村爷爷尚成苍已于今年3月29日去世,享年82岁
这则讣告再度引发了网友们对于《变形计》这档国内曾经最长寿的真人秀节目的讨论。
无论你有没有看过节目,大概都听说过“短暂互换人生”的节目形式。至少,只要你认真网上冲浪,也总知道王境泽和他的醒世名言,“真香”。
《变形计》停播一年后,曾经被逼演疯子的孩子们怎么样了?
这些年来对于《变形计》的质疑和抵制一浪接一浪,但这都无法它阻止风风火火地走到了第15个年头。
《变形计》不断进行的某种人性实验,本意是唤起大众的眼泪,以及对教育、贫富差距等严肃问题的思考,却正在渐渐往失控的方向发展。
《变形计》停播一年后,曾经被逼演疯子的孩子们怎么样了?

2019年11月第十九季《变形计》播出后,节目再也没有发布过新的消息,但它给大众留下的反思,或许不应该只有一张表情包这么简单。
《变形计》停播一年后,曾经被逼演疯子的孩子们怎么样了?
《变形计》无疑是有剧本和人设的,只要多看几期节目,就能轻易总结出套路。
首先是城市少年的剧本:
人设
家境富裕、叛逆个性、挥霍无度、好逸恶劳、不尊重父母等
表现形式
夜店泡吧、 顶撞父母、街头斗殴、沉迷网络
故事梗概
开端:孩子与家庭、学校、社会格格不入。家人希望其通过变形改造,做回好孩子。
发展:前往农村,路途坎坷(可增加摔箱子等镜头表现孩子的吃不起苦)。孩子入住后的前几天,对朴素的农村环境百般嫌弃与抗拒,并伴有砸东西、语言和肢体冲突等过激行为。
高潮:在农村家庭的感化下,孩子幡然悔悟,决定以打工赚钱等方式进行补偿。
结局:回到城市,与家人大和解,父母感叹“改造太成功了!”
《变形计》停播一年后,曾经被逼演疯子的孩子们怎么样了?
城市主人公刘楷俊出场的第一句话就是:“我家是牢房,我爸看着,我妈守着,我姐就是监控。”
再来看看农村孩子相对不那么波折的剧本:
人设
品学兼优、自强、孝顺、乖巧懂事等
表现形式
家徒四壁却仍然努力学习;父母外出打工、与老人一起生活;帮忙干农活、勤俭持家
故事梗概
开端:孩子身世凄苦,不仅缺乏优渥的环境,还缺乏父母的陪伴关爱。
发展:第一次乘飞机、第一次住大房子、第一次穿漂亮衣服、第一次吃大鱼大肉、第一次上精英学校、第一次拍艺术照……
高潮:在与新同学、新“父母”们的融洽相处下,对城市的不适应渐渐转化为熟悉。根据孩子自身的背景故事,节目组再安排久未见面的亲生父母出现、小伙伴亲手制作礼物送别等催泪情节。
结局:孩子怀着对大城市的迷恋回到农村,决定发奋图强、走出大山。
《变形计》停播一年后,曾经被逼演疯子的孩子们怎么样了?
将和刘楷俊交换人生的陈炳佑,从小就挑起了重任
《变形计》剧组深谙戏剧逻辑,作为一档主要拍给城市人看的节目,自然城市少年跌宕起伏的改造更具话题性和代入感。
节目制作人曾表示:“《变形计》是我们在偏远山区挖到的一剂良药,专门治疗让很多家长失去信心的城市独生子女病。
从这番话不难看出,节目组是以城市人的视角来叙事,“改邪归正”的城市少年才是真正的主角,农村孩子的加入更多是作为某种陪衬和“药引”。
比如在第七季《天籁之音》这一期中,“富孩子”胡政尧明显拥有更多的镜头时长 。一年后节目回访,也只提到了胡政尧变形得如何成功,只字未提那个曾与他交换身份的农村少年如今是什么模样。
在第十六季的《青春攻略》中,城市少年们在MV般的镜头中登场。
《变形计》停播一年后,曾经被逼演疯子的孩子们怎么样了?
40分钟的节目中,农村孩子出场只有9分钟。
《变形计》停播一年后,曾经被逼演疯子的孩子们怎么样了?
马克斯韦尔·麦库姆斯和唐纳德·肖曾提出过“议程设置”的概念,即大众媒介或许无法指示我们怎样去思想, 但它却可以决定我们看些什么、想些什么。
在《变形计》中,我们看到的是“穷苦但听话的农村孩子,和有钱却叛逆的城市少年”这种反差巨大的刻板印象,并且在十几年的节目中,这种标签化的剧本几乎没有改动:
第一季第一期,辍学一年多的网瘾少年魏程,和希望靠读书改变命运的高占喜,短暂交换人生;
第十八季第一期:不想读高中的叛逆少年黄敬冉,和希望靠读书成为医生、为妹妹治病的刘晓雨,短暂交换人生。
不过到这里,如果真的能借此让双方孩子都获得一些生活的启示、眼界得以开阔,仍然称得上好事一桩。真正让《变形计》陷入漩涡的,是节目组为了效果而不择手段的精心策划。
参加过《变形计》、之后成为明星的城市少年李宏毅曾在一次直播中透露,导演组当时让他们使劲闹,打坏了东西也不用赔。
《变形计》停播一年后,曾经被逼演疯子的孩子们怎么样了?
也曾有另一些城市少年爆料说,导演组为了拍到富有戏剧冲突的镜头,曾对他们进行威胁、恐吓和有意激怒。
《变形计》停播一年后,曾经被逼演疯子的孩子们怎么样了?
《变形计》始播于 2006 年 9 月 4 日,截至最新播出的第十九季,已有几百名孩子参与互换。
《变形计》停播一年后,曾经被逼演疯子的孩子们怎么样了?
都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节目组提供的短暂互换机会之后,这些少年们是否真的走入了节目为他们编写的皆大欢喜的结局?
不可否认的是,曾经参加《变形计》的城市少年们,大多都在节目播出后火了。
那些拥有话题争议度的,选择了做网红。
王境泽因表情包翻红再度启用微博,目前已经接了不少代言,但因为没有什么真材实料,只能靠一句“真香”走天下。
《变形计》停播一年后,曾经被逼演疯子的孩子们怎么样了?
广告词也都是“真香”的变体
在节目中放话“活到老,整到老”的韩安冉,虽然在节目尾声象征性地取出下巴假体,却仍然继续着整形之路,跟刘梓晨 、李蒽熙共同被网友封为“魔颜三杰“。
之后她又因与网红撕逼、曝光前男友劈腿、堕胎等新闻频频登上热搜,并卖起了山寨服装和面膜。她堪比狗血剧的人生,常常让人忘记这个女孩才20出头。
在互联网上搜索关于韩安冉最新的消息,她与前夫小猪先生因最近再度开撕而备受关注,一位网友评价,“这对夫妻最大的特点:在我快忘记他们的时候,总会出现在热搜让我记起来。”
《变形计》停播一年后,曾经被逼演疯子的孩子们怎么样了?
韩安冉和朋友的合影,令人分不清哪个才是韩安冉
另一些在节目播出时就凭高颜值获得关注的,则走上了星途。
参加《变形计》前,李宏毅曾入选了韩国SM公司的练习生选拔,本来有机会成为如吴亦凡、鹿晗这样的顶级流量,却因不堪严苛训练提前回国。没想到靠着《变形计》又火了起来,开始接拍电影电视剧、推出单曲。
《变形计》停播一年后,曾经被逼演疯子的孩子们怎么样了?
李宏毅曾出演《谁的青春不迷茫》
参加《以团之名》的杨桐,当年也是《变形计》少年。上个月,以《以团之名》正式成团的BlackACE宣布解散。
《变形计》停播一年后,曾经被逼演疯子的孩子们怎么样了?
当年参加节目时,他带着一箱子化妆品来到农村,却因为害怕被节目组没收,而吃下过一整袋BB霜。
《变形计》停播一年后,曾经被逼演疯子的孩子们怎么样了?
还有一些,则在迅速获得关注度后,误入违法歧途。
易虎臣曾被称为《变形计》改造最成功的小孩。节目结束后,他不仅一改顽劣个性,甚至做起了公益事业。虽然后来放弃中考开网店,但也不算是绝对的黑点。
直到节目播出的几年之后,他被曝出向粉丝借钱几十万,不仅不还钱还人间消失,最终法院将他拉入社会失信人员名单。
《变形计》停播一年后,曾经被逼演疯子的孩子们怎么样了?
在节目中表示要改头换面的李耐阅,在节目结束后,不仅和养父母断绝了关系,还在微博上传自残照,后因吸毒被警方抓获。
《变形计》停播一年后,曾经被逼演疯子的孩子们怎么样了?
李耐阅笑嘻嘻地诅咒养父
《变形计》停播一年后,曾经被逼演疯子的孩子们怎么样了?
后来李耐阅也走上了整容之路
《变形计》停播一年后,曾经被逼演疯子的孩子们怎么样了?
李耐阅发布的与养父母断绝关系声明
那农村孩子呢?
“变形计最美女孩”李勒优算是情况比较好的。在节目结束后她依然和城市家庭保持着联系,寒暑假还常被城市妈妈接过去玩。
《变形计》停播一年后,曾经被逼演疯子的孩子们怎么样了?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