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上海北站,见证宏大伟业的开启

2021-04-09 08:38阅读:

秦淮桨声

到此人间一游

关注
上海北站,见证宏大伟业的开启
上海老北站旧影
漫步上海,触摸城市的美,打动内心的惊喜不时涌来。历经百年沉积,如今留下的不仅是一幢幢房子,还有静谧扶疏的氛围。在天目东路 200 号,一座欧式的塔楼建筑映入眼帘,高大气派,美轮美奂。 老上海人都知道,这里曾是大家最熟悉不过的“老北站”。
1908 年,伴随着沪宁铁路全线通车,上海站正式投入使用。这一时期,上海站设置于恒丰路附近,即今上海站址。由于该站为沪宁铁路全线最东站,故而名为东站。但东站此时距离租界核心地区仍 相对较远,适逢淞沪铁路与沪宁 铁路并轨,遂决意向东延伸,最终确定在毗邻公共租界北区的宝山路天目路附近兴建新的站房,即沪宁铁路上海站。因位于上海市区北侧,故又称为上海北站。
老北站作为上海“陆上门户”,不仅将上海和长三角,更是和全国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和中国近代历史镶嵌在一起。在一百多载春秋中,老北站发生过诸多历史事件,而惊天动地而又悄无声息的,就是参加中共一大的代表们,从这里顺利转移到了嘉兴,完成了建党伟业, 为苦难的民族表现出非凡的历史担当。
1921 年 6 月初,第三国际派代表来上海,与上海共产主义小组代理书记李达和李汉俊秘密见面。听了汇报后,建议召开中国共产党全国代表大会,以便建立全国性的组织。大会决定于 7 月召开,地点在上海——因为上海当时已经成为各地共产主义小组的联络中心。代表名额按地区分配,每个地区派两名代表。邀请信由“二李”分头去写。从6月下旬开始,有的坐长途火车,有的乘长江轮船,有的乘远洋海轮,陆续抵达上海。先期到达的毛泽东等 9 名外地代表,由李达的新婚妻子王会悟出面联系,以“北京大学暑期旅行团”的身份,住进法租界的博文女校。当时正值暑假,学校基本空着。
“旅行团”住在博文女校,在那里开会当然方便。不过,两个外国人住进一所女子学校,很容易引起密探的注意。一旦被发现,就会被一网打尽。出于安全考虑,李汉俊就提议说:“到我家开会吧。”
上海北站,见证宏大伟业的开启

在望志路和贝勒路交叉口,有一排青红砖相间砌成的房子,建于1920年夏秋,为上海典型石库门式样建筑。建成后不久,李汉俊及其兄李书城租用望志路106号、108 号为寓所,将两幢房屋的内墙打通,成为一家,人称“李公馆”。这里离博文女校很近,也就是 200多米远,而且是个闹中取静的地方。
7月23日,一个星期六的傍晚,来自各地中共早期组织的代表 一个又一个走进李公馆的后门。楼下餐厅有张长方大餐桌,坐满了15 个人,他们是:上海小组的李达、李汉俊,武汉小组的董必武、陈潭秋,长沙小组的毛泽东、何叔衡,济南小组的王尽美、邓恩铭,北京小组的张国焘、刘仁静,广州小组的陈公博,旅日小组的周佛海。参加会议的还有武汉小组的包惠僧(他是在广州与陈独秀商谈工作期间,受陈独秀委派参加会议的)。他们代表着全国50多名党员。共产国际代表马林和尼科尔斯基出席了会议。餐桌上放着一对荷叶边粉红色花瓶,鲜花给这次难得的聚会增添了喜庆的气氛。晚 8 时许,会议开幕,中国革命史上伟大的一幕,就此揭开。
上海北站,见证宏大伟业的开启
7 月 30 日,天气闷热,一丝风也没有,稠乎乎的空气好像凝住。 夜幕降临之后,餐厅里又聚集了许多人。8 时多,代表们刚在那张大餐桌四周坐定,马林正准备讲话,突然从那扇虚掩的后门,进来一个穿灰布长衫的中年男子,闯入了餐厅,迅速朝屋里扫视了一周后退出。马林的双眼立刻射出警惕的目光,用手掌猛击大餐桌:“一定是包打听!我建议会议立即停止,大家赶快离开!”
闯入一大会场的中年男子名叫程子卿,是法租界巡捕房政治探长。原来,共产国际代表马林从莫斯科绕道欧洲来上海,他的一举一动早已被几个国家的警方掌握,尤其是 7 月下旬,马林频繁出入李汉俊寓所,引起了巡捕房的警觉。马林有丰富的地下工作经验,他的当机立断,避免了中共在初创时期的一场大劫。
8月1日,几位代表商议该如何继续开会。大家认为,在李汉俊的寓所继续召开会议肯定是不行了,必须马上找到一个安全的新会址。选择续会的地点基于两方面考虑:一是必须保证安全,不能到人生地 不熟的地方去;二是交通要便利,从上海出发可以用一天时间往返。
正在大家冥思苦想的时候,上海代表李达的夫人王会悟开口了。打从开始筹备会议,她就东奔西走,安排代表住宿。会议开始后,则在靠街口的二楼凉台上,注意四周的动静,担当警卫工作。她说:“我是浙江桐乡县人,在嘉兴师范学校读过书,对嘉兴很熟悉。嘉兴有个南湖,离火车站很近,湖上有游船可以租。在船上开会,既安全又方便。 我每次回桐乡老家,都要在嘉兴下火车,很熟悉火车时刻表。最好是坐早上7:35从上海开出的快车,10:25就可以到达嘉兴。”经王会悟这么一说,大家都觉得是个好主意,这个建议很快被代表们一致通过。
王会悟与几位代表作为具体安排事务的工作人员先行出发,到嘉兴后,他们入住鸳湖旅馆,预定好第二天开会的船只和午餐,并到南湖烟雨楼察看船停靠在哪里合适。
清晨,火一样的太阳浇灌了一片红彤彤的朝霞,微风习习,令人心旷神怡。28 岁的毛泽东身穿长衫,和代表们来到北站,混杂在旅客中,登上了上海开往杭州的 104 次快车。在车厢里,他们各自独坐,仿佛互不相识。
蒸汽机车拉响嘹亮的汽笛,转动着红色的巨足,在沪杭铁路上呼啸着,夹裹着浓烈的烟云隆隆驶向南方。将近 3 个小时后,停靠在嘉兴车站。王会悟接站后即带领代表们到离火车站不远的狮子汇码头,预雇的丝网船已经停泊在湖边了。代表们随即登船,划入湖中开会。嘉兴南湖会议于当日上午 11 点左右在游船上召开 , 到下午 6 点左右完成了中共一大的全部议程,宣告中国共产党成立。
上海北站,见证宏大伟业的开启
会议结束后,大多数代表乘坐当晚 8 时 15 分的 115 次夜快车返回上海。此时已是皓月当空,满天繁星闪烁着耀眼的光芒。从此,中国共产党宣告正式成立,作为一支新生的政治力量开始活跃于中国的政治舞台。
上海北站自建成后,一直是上海知名地标之一,典雅的西式洋楼始终是手提包和沪产食品包装盒上的流行图案。1947 年 4 月,上海北站升格为上海总站。1950年3月,上海铁路局恢复上海北站名称;8 月 1 日,上海北站更名为上海站,并核定为特等车站。1960 年,上海站停办货运业务,成为专营的客运车站。1987年12月28日,上海站新站房正式启用,旧站房更名为上海北站,停办客运业务,改建成为上海铁路客车技术整备站,主要用作客车整备。
老北站地处华洋交界地带,这里近代海派建筑荟萃、名人故居和历史遗迹众多,遗留下了无数的财富。在历史的交融中,建筑跃动空间,新的北站篇章在这里重新绘制。2004年,上海铁路局在原址依照1909年最初的模样,按原比例 80% 大小略缩重建,复原了“老北站”,红白相间的英式古典建筑变身铁路博物馆。“老北站”和一大会址、博文女校等旧址一起见证了中国共产党宏大伟业的开启。站在这里,人们更容易找到历史的方位感。
上海北站,见证宏大伟业的开启
今日老北站旧址——上海铁道博物馆
照片由上海铁道博物馆提供,在此致谢。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