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好像曾经在哪里看过这么一句话:“爱喝红酒的女人,那一定是个浪漫的女人。”我却不以为然,我就很爱喝红酒,但我绝对是个与浪漫绝缘的女人。   喜欢上零度干红,是在一个朋友的生日派对上,那时候,红酒我是见多了,但没有喝过零度干红。也许是我跟零度干红有什么特殊的缘份吧!只一口,我便深深的迷上那独特的味道。
  
  曾经也幻想过,喜欢红酒,会不会是意味着以后我会爱上一个带有红酒味道的男人?所以才会对它情有独钟,事实上,爱喝红酒的男人我见多了。但却没有遇上过带有零度干红味道的男人,更别说心动了。
  
  我总是喜欢到处漂泊,没有目的的漂,我不知道哪里才是我的终点。但是,无论我走到哪里,我的背囊里总会藏着一支心爱的零度干红。累了我会把它当水解渴,其实会越喝越渴。看到有漂亮风景时,我会坐下来细细的品尝。
  
  记得那年去井岗山的时候,不知是因为我没有休息好,还是因为喝了红酒的关系,只是觉得累了想休息一会,谁知道我竟然靠在树边睡着了。这一睡就是睡到傍晚时分,山上三三两两的游人不停的从我身边经过,但没有人为我停留。
  
  幸亏在太阳快下山的时候,一位路过的旅友把我从睡梦中叫醒。他问我为什么会睡在山上。我糊里糊涂的说,大概是把红酒当水喝了吧!他挠挠头说听不懂,我从背囊里拿出喝剩的半支红酒请他喝。他喝了一口,然后哈哈大笑,他说从来没有见过像我这样奇怪的女人。
  因为这特殊的缘份,我跟他一见如故,索性就结伴上路。他没告诉我他的名字,我也没问。看他年纪比我大,又是喜欢流浪的同道中人。于是,就叫他浪哥,而他则叫我红酒妹。浪哥很健谈。他跟我说他到过的所有地方,说那些有趣的见闻,说得我向往不己。还说到他的妻子,说到他刚满周岁的孩子,他说他很
爱他们,但是他管不住自己的心。我挠挠头说这回是我听不懂了。
  
  后来,他才告诉我,刚认识他妻子时,他也曾经以为自己可以为了她而停留。但过了两年柴米油盐的生活后,终于还是按捺不住心底的呼唤。所以,他留下一封信后离家出走了。他问我,他这样做是不是很自私。我没有回答他,我也是个女人,而且心中的确在同情着他的妻子。我这个人想法很简单,在我看来,不管怎样,都不能这样不辞而别。但是同时,我又理解他那颗躁动的心。呵呵,真是个矛盾的人儿啊!
  
  记得我问过他,你心中的目标在哪里,他茫然的说不知道。可能在眼前,也可能也在很远很远的某个地方,也许会一辈子也找不到。看到眼前这个迷途的男人,我只能轻轻安慰他:有志者事竞成!他问我有什么心愿没有?我豪情壮志的对他说:我希望有一天能走遍中国的每一寸土地。
  
  江西之游结束后,我跟他因为去的地儿不同,只好分道扬镳。在车站分别时,他笑着对我说:红酒妹,如果不是因为我有了爱人,我会喜欢上像你这样的女人。我哈哈大笑对他说:你是名副其实的浪人,心太野,我驯不服,所以,我一定不会爱上你这样的男人。完了,我们抱在一起哈哈大笑。那是我最后一次见到他。
  
  后来,他漂到每一个地方都会给我寄张当地的风景照到我家里,然后由母亲转交给我。因为他漂泊不定的行踪,我只有用邮箱跟他保持联系。前几年,当他知道我决定在深圳停留时。他给我写了一封邮件。满满的一页问号,然后问我的心愿实现了没有。我跟他说,那对我来说已经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因为我不是只有自己,我做不到像他那般的潇洒。是的,对我来说,梦想虽然很重要,但母亲更重要。我心里明白,母亲是因为爱我,所以才会任我自我放逐这么多年。也就是因为母亲的理解,我心甘情愿停下我的脚步。
  
  记得几年前母亲曾对我说这,她说,我赚的钱除了寄回家的全部都贡献给铁路了。母亲不放心我停留在任何一个地方,除了深圳,因为她知道,我爱它。母亲说她怕我走远,我问母亲为什么,母亲说怕我走到一个陌生的远方被一个有零度干红味道的男人给拐跑了。因为母亲会晕车。面对母亲难得可爱的语言,我会轻轻的搂着母亲,在她耳边悄悄的说:女儿爱你,我会一辈子不嫁,留在你身边。对我的话,母亲总是一笑而过,然后点着我的鼻子说我是傻丫头。我知道,在母亲的心里,我永远还是她的孩子。
  
  时光匆匆,不觉间我在这个城市已经停留了几年。说实在的,我并不是个贪心的女人,对于目前,我很满足。朋友常笑我说,只要我赚的钱够我喝红酒了,我就会满足的。对她的话,我一笑而过。知足常乐不好吗?
  
  没错,是我还跟以前一样喜欢红酒。开心的时候我需要它跟我一起分享,伤心的时候我也需要它陪我一起分担!有时,一个人在家的时候,我会倒上一杯,静静的让它沉淀,然后细细的品尝它不同时间的不同味道。有时,累了的时候,我会放上一缸热水,倒上一杯红酒静静的让热水冲走的我身体的疲惫,让体内流淌着的酒香带给我快乐。有时,我会在夜晚无眠时,倒杯红酒在阳台静静的看,静静的想。独有的酒香和美丽的夜色总能带走我所有的烦恼……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