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善恶有报!网友投诉王玉清涉嫌非法行为!两个诊所牌子有人连夜摘下

2019-03-06 18:56阅读:

担雪填井快乐

执业医师 微博自媒体作者 健康博主 头条文章作者

关注
叶正松
推开聊城假药门,看懂复杂里面事。
———理想记者
今天是6号,假药门爆发的第10天。
一地鸡毛,却未尘埃落定。
理记张洋这样总结此事:因为某某卫视+王玉青这对“山王”超级组合,在山东已成公害,聊城“假药门”中所有的好人都被害了,医院里跟王玉青父亲治
疗稍微沾点边的都被闹了,政府所有相关部门都被
折腾的鸡飞狗跳苦不堪言。
聊城的这位战斗力爆表,历史战绩全胜的缠访女王,借助某某卫视这个强大的后盾和威慑力,已经
在达到“神挡闹神佛挡闹佛”的境界,无人可敌。
而据网友深扒,王玉青聊城的两个诊所牌子,昨天
连夜被人摘了。




到底是愤怒的小鸟网友所为,还是王玉青自己心
虚之举,目前尚不得知。
但王玉清在聊城登记的两个诊所,都是没有定级的
全科医疗科,却从事口腔专业医疗却是事实。
根据相关规定,一级全科医疗科只可提供常见病多发病诊疗,不可从事外科妇产口腔等科诊疗。依此而论,玉清涉嫌非法行医!
根据《医疗机构管理条例》,非法行医主要应包括
下列6个方面:  
1) 未取得《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擅自执业的。  
2) 逾期不校验《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仍从事诊疗活动的,或者拒不校验的。  
3) 出卖、转让、出借《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的。  
4) 诊疗活动超出登记范围的。  
5) 使用非卫生技术人员从事医疗卫生技术工作
的。  
6) 出具虚假证明文件的。


对于全科诊疗范围的法规认定,当年卫生部曾给安
徽省卫生厅作过明确批复。
在这份(卫政法发〔2006〕498号)的《卫生部关于全科医疗科诊疗范围的批复》,我们看到这样的
官方行文:
安徽省卫生厅:根据《医疗机构诊疗科目名录》(卫医发〔1994〕27号),全科医疗科为一级诊疗科目,其具体诊疗范围应参照《城市社区卫生服务机构管理办法(试行)》(卫妇社发〔2006〕239号)第七条规定的‘社区卫生服务机构提供的基本医疗服务’的范围。医疗机构核准登记的诊疗科目仅为全科医疗科,却设置了外科、妇科、口腔科等诊疗
科目的,属于超范围执业,应当按照《医疗机构管
理条例》第四十七条的规定进行行政处罚。
医疗机构诊疗活动超出范围的,违反了《医疗机构管理条例》第二十七条,按照《医疗机构管理条
例》第四十七条予以处理。

那么,依据最高卫生行政主管部门的界定,如果网友披露属实,很显然王玉青违反了上述情形第4
条,“诊疗活动超出登记范围的”涉嫌非法行医。
在法律上,超范围行医等同于无证行医,情节严
重,可追刑责。
而据阿宝了解,昨天,聊城东昌府卫健委接到投诉称其诊所执照有问题,查明后要吊销执照,结果她
就去闹了一通。

这起因为良心惹的祸的“假药门”事件,对患者互助是一次毁灭性的打击,也对乐于助人的道德标杆是
一次刨根式的砍伐。
所以,才引起许多医生无限感慨的说,这件事情已经刷新了对人性认识的底线!说实话从医这么多年谁没被患者告过,被投诉过威胁过?即使同行一次次血染白衣,也依然对自己说不仅仅是医疗行业,各行各业都有自己的难处,大家其实都不容易;也
依然满怀热情投入到我自己喜欢的这份事业。然而
这件事却让人心生悲凉。
其实,这件让众多医生心生悲凉的事情不是个地域的问题,是对法律的解释偏离了立法的本意,机械化的假药认定逻辑是产生这一问题的根本原因。仅仅以是没有得到批准就认定一款在国际上得以广泛应用的药品是假药显然是不合理的,也是不公平
的。正是这种认定逻辑,将无数医者誓言置于尴尬境地。
实际上,从许多的临床实际病例来看,通过各种渠道流入国内的这些真的不能再真的“假药”,是很多晚期肿瘤患者唯一的希望,是他们延长生命缓解痛苦,甚至获得长期生存的唯一机会。 就连首个医生集团创始人龚晓明医生都说,“10年前我舅舅得了胃间质细胞瘤,术后我也是从医生介绍那买到了印度版的格列卫,我至今感谢医生和卖所谓“假药”的
人,才让我舅舅活到了今天。不能因为药物无效就
倒打一耙,治病不是修理机器,谁能保证救你命”。

我们制定打击生产销售所谓假药的条款,是为了保护公民健康的。决不能以牺牲患者生命为代价
来执行这个条款,因为这完全违背了立法的本意。
正因此,2014年最高法和最高检才在《关于办理危害药品安全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中规定,销售少量未经批准进口的国外、境
外药品,没有造成他人伤害后果或者延误诊治,情
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
这件事给我们医患双方都带来沉痛教训,对于患者而言,目前全世界对于癌症治疗,依旧是刚刚起步的难题,甚至很多癌症,究竟是什么原因,都还是未知数。没有任何一个医生敢保证绝对有效和治愈,也没有任何一个药品,对于癌症绝对的有效。所以,奉劝患者不要盲目的去抓最后一根救命稻
草,不要抱着人定胜天的无知思想,让强烈求生欲
望的感性扼杀了应该有的基本医学素养理性。
对于医方,通过此事,越熟悉的人介绍看病的越要小心谨慎、越要一步不可逾越的按正常程序来,不要轻易同情病人,一切治疗皆以规范为准。因为置尊严于不顾,可以跪地求你的人,同样有可能会站起砍你。善意的好处最多只是换来“医者仁心”的评
价,但是坏处却是可能断送你的执业生涯甚至面临
牢狱之灾,何苦自己为难自己呢?除了医生自身之外,同时医院也亟需建立就医黑名单制度,不是为
了拒诊,而是为了提醒,对于哪些治好了是恩人,
治死了是仇人、翻脸比翻书还快的患者,做一个循
规蹈矩遵章守法的冰冷医生,比做一个温暖的好人
要更安全和重要。
在这起事件中,陈医生必定有错,依法而言,这个错是属于原则性的错误,而对于王,可以说是一位非常有生活阅历与经历的女人,事情发生后,也一
定背后有高人指点!
医生若是不能自保,那谈什么救死扶伤!
这起假药门事件,尽管是一起典型的,不按照规章制度发生的不必要麻烦,但从头到尾都是良心惹的
祸。为什么这么说,因为:
第一,本案没有社会危害性,是否违法关键看有无社会危害;
第二,违法的认定不能简单的看法条,还要看法的原则和精神,执业医师法的目的是保护医生和患
者,医生推荐药物并如实记录的目的也在于此;
第三,所谓“假药”是拟制的,成分是真药。至于王玉清要求民事赔偿,这是违反公序良俗的,民法不
可能支持。
由此我们可以预见,聊城“假药”事件必将在中国医疗行业留下其光辉灿烂的一笔!也必将促使中国法律向更科学、更人性、更符合公平正义的时代要
求!
但愿这起事件,能推动法律的改良,能掀起2019年中国医药修法的风暴。让良心不再寒心!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