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我为不信佛的父亲助念

2021-03-14 05:00阅读:

净土杂志

阐述圣言 继踵祖师 高悬法印 丕振莲风

关注
我为不信佛的父亲助念
我为不信佛的父亲助念
《净土》2020年第12期合刊 /夏菲口述 净和笔录

父亲生前不信佛,临终非常苦,在医院里接受种种治疗后,奄奄一息,整个人瘦得脱了形。嘴里插着呼吸机,唇边全烂了,看上去凄惨可怜!父亲是一位部队军官,曾经风光无限,被人前呼后拥,他何曾想到自己会落到这步光景,孤零零地受苦,无人能代替。
在昏迷中,他时不时惊恐地大喊大叫,那样子简直可以说是张牙舞爪。我学佛,心里很清楚这是怎么回事。父亲生前最喜欢打猎和钓鱼,家里的鱼曾经一度多到吃不完。虽然父亲不信佛,可这一切残忍行为所导致的业果,最终还是现前了,让他不得安宁。
在无比的痛苦中,父亲去世了。
作为女儿,更作为一位净土修行人,在面对父亲的生死时,我还能做什么呢?内心最渴望的当然是令父亲往生。
从父亲卧床开始,我就尽力抓住机会劝父亲念佛,可是因缘
不尽如人意,无论父亲还是其他亲人,都不相信阿弥陀佛,都不知道人死后还可以往生西方极乐世界。
可是我实在不甘心,不愿意眼睁睁看着亲爱的父亲,就这样在怨亲债主索命的境界中堕落三涂。抱着一种急切的心,也根据所学的教理,我仍抱有一线希望,为父亲讲述极乐世界,讲述阿弥陀佛的大慈悲愿力。这是我要死死抓住的最后机会。
因为这种急切的愿心,我内心迸发出说不出的决心和力量。说来也巧,平时病房里都有好几位病人,医护人员也比较多,但是父亲去世的时候,只有我在病房里陪着,其他的亲人都不在。好像阿弥陀佛充分了解我救度父亲的心切,而作出的一种巧妙安排。我便抓住时机做两件事:一边使劲念佛,求佛加持父亲,一边给父亲讲道理。
我根据所学的佛法,知道亡者在这时候对这个世界还是有很强的贪恋,所以就苦口婆心地给父亲讲轮回之苦。我说:“亲爱的爸爸,您现在孤单吗?痛苦吗?那您应该很清楚了,整个人生就是这样一场虚幻的梦,您看看您生前的亲人都爱您,部下都奉承您,可是如今呢?谁能陪着您?谁又能代受您的苦?还不是孤零零一个人在承受!我们所有人在轮回中都是这样的。何况,您现在已经结束了一期的生命,不知道要轮转到哪里去了!”
然后我就把轮回六道的苦挨着给他讲了一遍。我说:“爸爸,您曾经不惧因果,不信轮回,可是现在您信了吧?女儿只想让您明白,世间是绝对不能留恋的,一刻也不能停留,尤其是您千万不要贪恋亲人。您亲人的所作所为、所思所想,您在生病时也看到了,即使他们很孝顺,可是您生病了,谁也不能代您受苦,谁也不能为您分担!如今,您到了另一个世界,他们虽然暂时哭泣一下,之后却日子照样过,谁记得您,谁还会关心您的痛苦!所以,亲人有什么可留恋的!爸爸,您一定要想通这个道理,对世间、对亲人一点也不要留恋了!”
“爸爸,西方有个极乐世界,它和这个轮回中的人间一点也不相同,那里只有光明和安乐。”
“爸爸,女儿希望您能够先去那里等着我,终有一天我们会在那里团聚!”
“爸爸,您要相信,此时此刻,在您孤苦无依,对前途一无所知,充满迷茫和恐惧的时刻,唯有念‘南无阿弥陀佛’,求佛接您去西方极乐世界,您才能够脱离痛苦!”
“爸爸,阿弥陀佛是真实不虚的,也是非常慈悲的!”
“去极乐世界其实一点也不难,您只要相信阿弥陀佛,只要愿意去,好好念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就一定会把您接走!”
“爸爸,女儿不想您受痛苦,再也不愿意看到您憔悴痛苦的模样,女儿希望您能去西方极乐世界,去做菩萨,去成佛,永远都不用再受苦了!”
我边给父亲说这些,边念佛,我相信他的神识能听到。我也至诚恳切求阿弥陀佛现前,把父亲摄受在他的大光明中,远离一切恐怖。
这样念了好几个小时,家里人才赶过来,大家匆忙把父亲抬上车,就要拉回部队家属院。对此我实在无能为力!一路上唯有一边继续念佛,一边在心里默默劝导父亲。
当回到部队家属院,接下来发生的一切,令我措手不及。首先是先前我联系好的助念团,部队不让进家属院。第二,先前明明和家人说好,不要杀生,但家人却变卦了。后来大家开始杀猪宰牛,一片狼藉血腥。
对这一切,我唯有痛心。谁能明白我那可怜的父亲,正在受怎样的痛苦。而这种杀生行为,按照佛经讲的,又会带给他多大的灾难,可我却完全无能为力。但一想到父亲比我更无能为力,我就绝对不能放松!我是父亲得到安乐的唯一指望了,想到这些我就打起精神,尽最大努力去做唯一能做的事:念佛!
从回到家的那一刻起,我就落入这样孤军奋战的境地。我当时已经什么也顾不上了,感觉完全没办法睁眼看这个世界一眼,只有强忍着巨大的悲痛,用最悲切至诚的心祈求阿弥陀佛大慈悲父,求他老人家救度我可怜的父亲!
当时正是大冬天,新疆的寒风刺骨,如刀子一样。往常我一遇到风吹就会面瘫,可是当时却什么也顾不得了,就戴起帽子围起围巾,把自己包裹严实,跑到屋外,跪在父亲的棺木前,一个劲地念佛,身心皆忘。其间,有亲戚觉得我这种“不正常”的行为,看上去很丢人,还一而再、再而三地委婉劝我,让我进屋休息,甚至拽我拉我。可是我因为挂念父亲,完全不为所动,坚守阵地做自己该做的事。除了念佛,全程中我也不停地默默开导父亲。
念到天黑了,自己实在困得熬不住了,冻得瑟瑟发抖,才进屋休息。一天,两天,三天……我就一直这样念着!对父亲讲极乐世界的庄严,阿弥陀佛的慈悲……
父亲出殡入土的那天,人们按照当地的风俗,一一走到父亲棺木前,瞻仰亡者最后的遗容,大家惊奇不已!
我妹妹这时候直接感动得哭了,就算她再不信佛,这时候也清清楚楚地看到,父亲的脸色非常好,弥留之际那种衰败不堪的样子,已经荡然无存。她抱着我,哭着说:“姐,你念佛真的灵了,咱爸看起来怎么这样安详啊,一点都不像生病的时候!姐,多亏你!谢谢你为爸爸做的这一切!我们都错怪你了!”
父亲生前的一位战友也不无惊讶地说:“咦?怎么老夏比活着的时候还好看,就跟睡着了似的!”
我去看时,的确,父亲脸上曾显出的大块色斑似乎看不到了,松松垮垮的皮肉也似乎紧致了,嘴唇红润,脸上不仅呈现出一种安详,在我看来,甚至隐隐约约带有笑意。
人们啧啧称奇,安葬了父亲,之后都回去了。
我独自留下跪在父亲坟前,对父亲说了会儿话。我说:“爸爸,看样子,您是去了一个好的地方了吧?女儿这颗心现在终于可以放下了……”
我为不信佛的父亲助念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