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浩然长篇小说之《苍生》第五十一段(3)

2021-04-19 09:14阅读:

泥土巢

博主很神秘,什么也没有留下~

关注
浩然长篇小说之《苍生》
第五十一段
3
“花无百日鲜,人无百日好”。过庄稼日子的人,什么稀奇古怪的事儿都会遇上,什么苦辣酸甜咸的滋味儿都得尝一尝。上一次田大妈来燕山镇那是啥心气!那是苦尽甜来的开头:手里攥着钱,理直气壮地来给大儿子的未婚妻买进口的手表。那块手表一买成,就使得她这“多年的媳妇熬成了婆”,人生的一大宏愿终究实现。那一天她的心里多么平整、多么满足、多么喜滋滋的!时过境迁的今天,田大妈变得这么狼狈不堪的样儿,跑到燕山镇。她装着半肚子愁苦和羞愧,又装着半肚子恐惧和不安。她没办法儿推测能不能顺利地找到杜有志。也估不准杜有志对借手表的事儿会是啥态度。那个小伙子给田大妈的印象是满不错的。田大妈觉着求这个人也是有指望的。她记得大儿子留根给她讲过,大儿媳妇当初为了照顾一奶同胞的弟弟,怎样该上学不上学、该结婚不结婚的忘我精神。她也回想起来,大儿媳妇过门之后,为了给她娘家弟弟赶做棉鞋,整夜不睡觉的那股子热心。大儿媳妇对弟弟既然这么亲密,弟弟的话一定能听。只要杜有志能体谅田家人的难处,肯使劲儿,一定能够帮着田家人渡过这一道难关。……眼下,杜有志在一家专业户家打短工。怎么把杜有志找到呢?直截地奔他们家的门口?她实在不好往那边迈步。田大妈怕见有钱有势的人。特别是在她遭难和发烦的时候。如果触景生情,勾起旧时的回忆,会使她极度痛苦。此时此刻,为了儿子,为了自己,为了田家庄的那个老田家,争强好胜的田大妈,必须不顾脸面,不顾难受地往她所惧怕的地方闯一闯。
前边出现一座大门。是当年田家庄老巴家人当乡长时候造的官府。大门套着小门的两扇木板门没有了,换成用铁棍儿焊的栅栏,涂着红漆、镶着彩色的图案。里边的大房子也焕然一新:老式的格子窗户变成大玻璃窗户,旧样子的小瓦变成新样子的陶瓦。院子里长着成排成行的、年轻的松柏树,绿森森的。所有空地全摆着花盆。花团锦簇中,是一群嫩芽儿似的小孩
子和穿着白大褂的青年妇女。他们拥在门口,扬着笑脸、拍着小手,观看几个人从一辆三轮平板车上往下搬动开着更鲜更艳的花朵的大小花盆。
田大妈边走边朝那儿瞟一眼,忽然发现,那几个从车上往下卸花盆的人中间,有一张熟脸,正是大儿媳妇杜淑媛的娘家弟弟杜有志。她一阵欢喜,赶忙停住,离着老远就喊了一声:“哟,亲家侄子,你在这儿忙哪!”
搬动花盆的人们听到喊声,一齐扭过头来朝田大妈看,都因为摸不着头脑而楞住了。
杜有志认出了田大妈,马上笑着答应一声,把捧在手上的一盆花草递给身旁一个长得很俊的、穿着橘红色薄毛衣的姑娘,就迎过来,热情地打招呼:“您赶集来啦!”
“我来求你。”田大妈厚着脸皮,抻着杜有志的袖口,往没有人的墙角处靠靠,低声说,“不管你这会儿忙不忙,也得受点儿委屈、拨点儿工夫,马上跟我到家里去一趟。……”
杜有志有些紧张地问:“出了啥事情吗?”
“事情嘛,要说不算大。……”
“快告诉我,是不是我姐她病了?”
“没有!没有!” 田大妈摆手否认,欲吐真情又难开口,“就是为那块手表。她舍不得,想不通,正在闹别扭。……”
杜有志把田大妈的这句话给听误会了,打个沉儿,眨巴眨巴眼,又轻轻摇摇头:“不会吧?怎么能舍不得呢?怎么能想不通呢?那块手表,是我姐姐主动送给我的;我不肯要,她都不答应呀!”
田大妈听到这么一个意外信息,立即傻了眼,不顾压住嗓门儿地大声追问:“你说啥?你姐把那只手表,就是订亲礼的手表,送给你啦?”
杜有志冲着惊愕不已的田大妈轻轻地点点头,满怀深情地说:“那只表,都没有挨过我姐的胳膊腕子,她就给我了。……我姐爱虑事儿,爱为别人想,最心疼我。去年,我搞了个对象。订亲之前,女方跟我提出个条件,要一块手表当订亲礼儿。您说,那会儿我身单力薄,日子过得很紧巴,到哪儿去弄一块手表?还要进口的。可把我给愁坏了。我姐在没办法的情况下想个办法:为了成全我,她决定自己先找婆家、先订亲,要了表给我。……”
听呆了的田大妈,好像突然间从山尖上坠落到山涧里,好半晌腾云驾雾一般:脑袋木了,心里空了,什么感觉都没有了。她极力镇定自己,把杜有志说的那一桩她万万没有想到的事儿,在心里反复地掂量一遍又一遍。昨儿个晌午和昨儿个夜晚发生的家庭纠纷,她自己的所做所为,大儿媳妇杜淑媛的一举一动,全都好似电影画面般地在她脑海里一闪一闪地再现着。她的心头发酸、头目晕眩,用力气撑着,才使两条腿站稳。如今水落石出、真相大白,她终于弄清楚,大儿媳妇为什么不肯把表借给她——拿不出来了呀!
未完待续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