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你不能做我的诗,就像我不能做你的梦”

2021-05-03 22:10阅读:

音乐如水-

一个矛盾的综合体。

关注
2021年 5月3日 星期一 晴
电脑里按顺序播着我收藏的歌单,我却看着手机。就是喜欢同时打开两个设备。一抬头,正看到电脑动态锁屏页上的一句话——“你不能做我的诗,就像我不能做你的梦。”
大概人和人的相处就是要讲型号的匹配。就是我小时候常听隔壁阿姨说的一句话“产品要对路。”比如,贾宝玉只会喜欢林黛玉。比如阿Q只会喜欢吴妈。假如吴妈在贾宝玉面前晃悠,贾宝玉只会说:“女儿是水做的。可惜女儿一旦嫁了人,就变得可恶起来。”贾宝玉是看不起老妈子的,觉得她们粗鄙。假如林黛玉在阿Q面前轻移莲步、弱柳扶风,阿Q只会说:“可惜没有发育好。”
我不是林黛玉,我也不是吴妈,我没有林黛玉那样纤弱的外表,也没有吴妈那样的灵魂。我倒是欣赏林黛玉的风骨,可惜我这胖柳扶风的躯壳无处安放林黛玉的灵魂。
况且,林黛玉整天绣绣香包、作作诗、掉掉眼泪,这有用吗?至少在某些人看来是毫无用处的,倒不如勤快能干的吴妈实惠。写一行诗句,还不如洗一盆衣服、拖一次地、做一顿饭,要是能像《小舍得》里的蔡菊英伺候南建龙一样伺候他就更好了。女人嘛,最好勤快一点,对公婆孝顺一点,对孩子关心一点,对老公顺从一点,对自己节约一点。最后,敲黑板,关键是,让男人自由一点。自由?是的,极大的自由。男人在外不管多晚,不要催。不要让他“失了面子”。伪文艺的男人会用那个用烂了的比喻给你洗脑,什么“沙子”呀、什么“放手”呀,这烂大街的比喻就不用我重复了吧?没事我握沙子玩干嘛呀?男人,某些男人,是叛逆的,你拽得紧,他是想跑。但是,你若是真信了他是沙子,放手了,无为而治了,那风一吹,他就飞了,一粒不剩。“你是风儿我是沙”?好浪漫呀。但不管谁是风儿,谁是沙吧?反正你不是风,不是沙,你是傻。
然后男人继续给你洗脑,达到他的标准的,就是“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秀外慧中”的高品质女人。特别是,懂得放手的女人是“聪明”的女人。聪明的标准是什么?高品质的标准又是什么?还不是从男性视角出发,凡是让他感到舒适的,就是“聪明”的,反之,就是愚蠢的。
差点忘了说了,洗脑也是一种沟通或者试图沟通。也许他懒得给你洗脑,只用不经意的行动和不经意的微表情来传达指令。
我岂不知道强扭的瓜不甜?何况,这不是西瓜、这不是冬瓜,而是木知木瓜。我以前觉得,选择拥有韦小宝的七分之一还是选择一块完整的木头,是一个非此即彼的选择题。实际上,无论是韦小
宝,还是木头,都不会是完整的。每一个韦小宝都有遍地开花的能力,每一块木头也都有萌蘖的渴望。
我岂不知强扭的瓜不甜?虽然我有着岿然如山的敦厚气质,但我不是他的“敬亭山”,注定无法“相看两不厌”。虽然我时常暗自骂他“愚蠢”,但他偏有“愚公移山”的精神,最好我“一边儿去”,别挡他的道。
我爱的是这沙吗?这瓜吗?这愚公吗?不不,谈爱太奢侈,换个词——“需要”。我需要这沙、这瓜、这愚公?不不,我需要的,是我的习惯。
“你不能做我的诗,就像我不能做你的梦”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