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岁岁重阳今又重阳,阳重岁重人亦重

2020-10-29 20:59阅读:

文一

博主很神秘,什么也没有留下~

关注
2020年10月25日


5:48起,洗漱,安顿完点点,出门已经6:20了。走到黎明湖,没绕圈,从发展路、创业新街返回。植物园内的观光塔已经完工,中心水池也粉刷成白色。
看书。
三点半,点点还在睡,悄悄出门,到三永湖走栈桥。
今天重阳节。东天挂着半轮白月,斜着一条喷气飞机留下的白线,几只湖鸥翩翩地飞来飞去,这两天回升的气温让它们推迟了南飞的日程。雁南飞都有自己的时间表和路线图,不过以人想来还是挺神奇的:一只鸟全天能飞多远?几千公里得飞多少天?它们在哪里宿歇觅食?能保证按时到达指定地点吗?我这是以人的骑行考虑来替鸟们担忧,不也正如没骑过车的人问我同样的问题吗?
秋末的阳光由明亮迅速黯淡,夕阳很快卧波,黄昏即至。
初日与夕阳的上升、下降的势头都是很快的,到了一定的高度就看不出太阳在动了;人的进步阶梯也是如此,刚起步的幅度很大速度很快,达到一个层次再往上走就困难了;再放而推之,经济增长同样如此,一开始的增速是很快的,达到一个基数就快不起来了——这是规律也是常识,可是,人的贪欲是无止境的,总不愿承认这个规律,老想突破常识,直到冒进到不仅既有的也失去而且背了一身债才悔之晚矣。
每年都有获诺奖的科学家,他们所做的就是满足人类贪欲的工作,因为贪欲的无止境这一工作永远满足不了欲求。完备的社会系统必须具备刹车机制,决不能任由某些人或组织无限地“发展经济”,要找到一个正负平衡的点,使经济发展保持在这个点上,既不增速也不降低,这样才能可持续地走下去——说到底,人不可欲无止境,到了一定时候就该见好就收,否则就又“回到解放前”了。 岁岁重阳今又重阳,阳重岁重人亦重

岁岁重阳今又重阳,阳重岁重人亦重
岁岁重阳今又重阳,阳重岁重人亦重
岁岁重阳今又重阳,阳重岁重人亦重
岁岁重阳今又重阳,阳重岁重人亦重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