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嘉柯:撩男高手李太白

2019-06-10 21:07阅读:
沈嘉柯:撩男高手李太白


文/沈嘉柯


李白写过一首《早春寄王汉阳》:“闻道春还未相识,走傍寒梅访消息。昨夜东风入武阳,陌头杨柳黄金色。碧水浩浩云茫茫,美人不来空断肠。预拂青山一片石,与君连日醉壶觞。”
看起来是首稀松平常的诗。李白是诗仙,也不代表写什么都是佳作。唐朝的这些大诗人,应酬往来狐朋狗友官场场合,写诗就是他们的日常生活,作诗都是家常便饭。


有趣的是,这首诗里的美人是谁?历来蛮多人考证,就是指王汉阳。王汉阳,就是当时的汉阳令,一位姓王的县令。直呼其名不礼貌,在李白嘴里,也就按照习惯称呼官职。类似于咱们现在遇到做官的朋友,会称呼赵市长、钱主席,孙书记。


李白真会撩人。早春时节,昨夜东风,杨柳嫩黄,碧水浩浩,白云茫茫,你还不来,我心里难受啊。先找个青山片石平坦地儿,拂去尘土树叶杂草什么的,弄干净了,好等你来。摆上酒壶杯子咱们一起喝酒。


问题是,凭什么说“美人”就是
王先生呢?难得不可以是王先生带着美女佳人一起来嘛?


李白这个时候到汉阳,是唐代乾元元年,也就是公元758年。这一年的秋天他已经五十多岁了,人生跌宕起伏,地地道道老男人一个。李太白老师,有点越老越不正经。


至于证据,在李白另外写的一篇《赠王汉阳》里面:“天落白玉棺,王乔辞叶县。一去未千年,汉阳复相见。犹乘飞凫舄,尚识仙人面。鬓发何青青,童颜皎如练。吾曾弄海水,清浅嗟三变。果惬麻姑言,时光速流电。与君数杯酒,可以穷欢宴。白云归去来,何事坐交战。”


答案是,王汉阳这个人,长得很漂亮,而且还抗衰老,显年轻。看看这形容词,鬓发是青丝秀发,脸是童颜,少年皮肤白。遇到漂亮好看的人,李白也很舍得赞美。他直接把王汉阳比喻成东汉的王乔,好比神仙转世。


李白见到王汉阳,就像见到修仙修道的王乔一样,风姿容貌。飞凫舄就是能飞的鞋子,成仙必备


看来这位王汉阳,实在是相当出众,而且跟李白那是臭味相投合眼缘。李白用这种笔墨文字写一个活人,少见。上一个被他写得那么仙气的,还是杨贵妃。


李白敢这么一会儿美人,一会儿君。也说明王汉阳肯定不是个端方严肃的人,饮酒放诞稀松平常。拿朋友开这种玩笑,首先得很熟,其实年纪不能比自己大。最后,还要对方知情识趣,能开玩笑,能勾起自己的玩笑心。以及,那得真的是个“美人”。


《寄王汉阳》里还写“南湖秋月白,王宰夜相邀。锦帐郎官醉,罗衣舞女娇。 笛声喧沔鄂,歌曲上云霄。别后空愁我,相思一水遥。”


沔鄂也就是指的武汉这地方,只不过古代还不是三镇。江夏(武昌)和汉阳,隔水而望。我们的王汉阳县令,又邀了李白的老朋友张谓,一起请李白吃饭喝酒了,免不了还有娇艳舞女助兴。这个南湖,是汉阳城南的郎官湖。


多年前,李白曾经调侃戏赠,说杜甫写诗太苦瘦骨嶙峋,不过他点到为止。毕竟杜甫是个颇为严肃认真的男子。


面对王汉阳,他还真是一代撩男高手。用词直白且奔放,又是“美人”,又是“相思”。

尤其是,这诗还不是当天现场写的。分明是酒足饭饱宴席散,回家了意犹未尽,才来了这么一首抒情诗。王先生是汉阳县令,在汉阳做东,他李白住在武昌,分手告辞了他还回味无穷,写诗寄赠王汉阳,表达他的相思。


李白这人……跟兄弟哥儿们喝酒的小日子,太爽太开心快活似神仙。几乎让人忘记,他才从鬼门关出来,更加看不出李太白老师此行,是流放,目的地是西南的贵州。


他跟王汉阳、张谓的寻欢作乐。往浅了说,真会享受真会玩啊。往深了说,又格外反常。


想想看,一千多年前,李白经历了安史之乱,被李璘召为幕府,唐肃宗觉得李璘就是想趁机抢龙椅,杀了李璘。李白当然也跟着倒霉,被牵连入狱。出狱后再流放夜郎,途经汉阳。本地的文人官员对他“久仰大名”,简直是热情如火,跟今天的粉丝遇到了超级爱豆一样。旧雨新知,新朋老友,这个时候也来凑热闹。


这时候,他成为文艺界大神已经很多年了。天才绝句源源不断,给杨贵妃写过诗,被唐玄宗赐过金,在人世间,他早已经是传说。何至于得意忘形? 最要紧的一点是,李白从来都不是一个不知愁苦的粗心汉子。


他的细腻敏感,藏在“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里面。他的清冷孤独,埋伏在“醒时相交欢,醉后各分散。永结无情游,相期邈云汉”当中。


李白的这种反常,真的是有种的破罐子破摔的不管不顾,今朝有酒今朝醉。酒一路继续喝着,流放也还得继续。第二年的三月,走到三峡巫山,李白就被赦免了。时来运转,喜之不尽的李白,当然是马上打道回府往回走。


这就是他“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宜昌回江夏,他又到汉阳,又跟王县令约上了。不仅要喝酒,而且信心又回来了。


“去岁左迁夜郎道,琉璃砚水常枯槁。今年敕放巫山阳,蛟龙笔翰生辉光。圣主还听子虚赋,相如却与论文章。愿扫鹦鹉洲,与君醉百场。啸起白云飞七泽,歌吟渌水动三湘。莫惜连船沽美酒,千金一掷买春芳。”


他又觉得自己是司马相如,可以献策论政,辅佐皇帝老子了。当然了,唐朝的皇帝,永远不会让李白“失望”。唐肃宗这时候罢了他的老朋友辅录事的官。为此,李白写了两首《赠汉阳辅录事》:


【其一】闻君罢官意,我抱汉川湄。借问久疏索,何如听讼时?天清江月白,心静海鸥知。应念投沙客,空馀吊屈悲。


【其二】 “鹦鹉洲横汉阳渡,水引寒烟没江树。南浦登楼不见君,君今罢官在何处?汉口双鱼白锦鳞,令传尺素报情人。其中字数无多少,只是相思秋复春。”


李白觉得自己的朋友辅录事是屈原那样的一流人物,却不被赏识重用。鱼传尺素,传给有情人。所谓相思,即是忧患。


辅录事才倒霉,李白的另一个老朋友贾至接着被贬。贾至是因为进谏得罪了唐肃宗。路过江城武汉,跟李白碰头了。他们除了叙旧诉苦,就是彼此安慰。


你的那些老朋友一个一个被拿掉,你自己基本上也该醒醒了。在唐肃宗眼里,你们这些人,都是烦人的人。所以“失望”这种事,李白终于开始习惯了。唐朝天子们,都不是什么明月,而是一道道沟渠。他的心这一刻,彻底灰了。


人间不值得,还不如跟朋友们继续一醉方休。王汉阳同学又一次登场,这次出现在李白的《醉题王汉阳厅》,“我似鹧鸪鸟,南迁懒北飞。时寻汉阳令,取醉月中归。”


苦中作乐的撩男,终于化为物伤其类的慰友。汉阳王县令,倒是始终能陪他。王汉阳长情不改。他决定以后要常常找王汉阳取醉。不过,他先陪贾至去湖南衡山旅游散心。这以后,他只剩下潦倒奔波和贫困,回到了现实生活,酒继续喝,诗还在写。


他写“我宿五松下,寂寥无所欢。田家秋作苦,邻女夜舂寒。跪进雕胡饭,月光明素盘。令人惭漂母,三谢不能餐。”——寂寥无欢的晚年李白,他惭愧到觉得自己对不起农家老妇人的菰米饭。他曾经觉得天生我材必有用,金钱是浮云,哪怕不掏钱享用一切朋友的美酒佳肴的招待,都是匹配的。他再也不是那个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的人了。这英雄迟暮的气息,令人潸然。


他写“群凤怜客鸟,差池相哀鸣。……各拔五色毛,意重泰山轻。赠微所费广,斗水浇长鲸。弹剑歌苦寒,严风起前楹。月衔天门晓,霜落牛渚清。长叹即归路,临川空屏营。”——朋友们支援的钱,杯水车薪,不够用。报国无门,壮志未酬已成灰。最后面对的是颠沛流离的生活苦寒。还能怎么着?


他再也没有回汉阳。告别王汉阳后的两年多,李白死于安徽。再也不能找汉阳的王县令“取醉月中归”了。


在王汉阳的一生中,有幸跟这么一个万丈光芒的诗仙开怀痛饮、通宵达旦,被戏称美人,被一写再写,被赞美调侃,被相思时寻,也是千载难求的奇遇。有才没才,男人们聚在一起喝大酒,总是关心天下,总是要吹牛逼的。虽然他都没留下名字,只有一个称呼,但他却在李白心里印象深刻,仙气飘飘的。足以反衬其不俗。
余生再也见不到谪仙太白了,王汉阳会寂寞吗?大约会吧!毕竟,宏图大业谈笑间,不胜人生一场醉。


沈嘉柯作品《愿你从容地生活》 清华大学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