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沈嘉柯:看薛宝钗如何管教母亲与哥哥

2020-09-06 09:08阅读:

沈嘉柯

作家,著有《沈嘉柯精选集》等作品

关注

文/沈嘉柯
第四十七回“呆霸王调情遭苦打,冷郎君惧祸走他乡”,写薛蟠调戏柳湘莲,反被柳湘莲打了一顿。
先看原文——“贾母等回来各自归家时,薛姨妈与宝钗见香菱哭得眼睛肿了。问其原故,忙赶来瞧薛蟠时,脸上身上虽有伤痕,并未伤筋动骨。薛姨妈又是心疼,又是发恨,骂一回薛蟠,又骂一回柳湘莲,意欲告诉王夫人,遣人寻拿柳湘莲。”
这个时候,精彩华章来了,薛宝钗又讲了一通闪闪发光的道理,教育水平非常高。
宝钗忙劝道:“这不是什么大事,不过他们一处吃酒,酒后反脸常情。谁醉了,多挨几下子打,也是有的。况且咱们家无法无天,也是人所共知的。妈不过是心疼的缘故。要出气也容易,等三五天哥哥养好了出的去时,那边珍大爷琏二爷这干人也未必白丢开了,自然备个东道,叫了那个人来,当着众人替哥哥赔不是认罪就是了。如今妈先当件大事告诉众人,倒显得妈偏心溺爱,纵容他生事招人,今儿偶然吃了一次亏,妈就这样兴师动众,倚着亲戚之势欺压常人。”
薛姨妈听了道:“我的儿,到底是你想的到,我一时气糊涂了。”
宝钗笑道:“这才好呢。他又不怕妈,又不听人劝,一天纵似一天,吃过两三个亏,他倒罢了。”
薛蟠睡在炕上痛骂柳湘莲,又命小厮们去拆他的房子,打死他,和他打官司。薛姨妈禁住小厮们,只说柳湘莲一时酒后放肆,如今酒醒,后悔不及,惧罪逃走了。薛蟠听见如此说了,要知端的,且听下回分解。
薛姨妈是气糊涂了吗?不是的。
她根本就是个糊涂虫。慈母多败儿的那种母亲,“慈母”这个词不过是婉转客气的说法,其实就是恶母。薛宝钗那一大段话,说的非常严厉了。
《红楼梦》的读法就是去掉表面客套的话头,后面的都是真相。薛宝钗的话,去掉“倒显得”三个字,后面就是对薛姨妈真实的评价——“偏心溺爱,纵容他生事招人,兴师动众,倚着亲戚之势欺压常人。”
薛宝钗一段话,重点说了两件事。
其一、劝导母亲,暗暗批评母亲,制止她推波助澜闹出丑事祸事。
薛姨妈之恶,薛宝钗难以直斥其非,毕竟她是亲闺女,面对长辈母亲,只能诡谏。如果薛宝钗可以直抒胸臆,怕是要狂怒大骂了。薛宝钗的价值观体系,是地地道道的儒士正统价值观。判词说薛宝钗,“可叹停机德”,在当时的社会环境里,德乃最高评价。尤其对于一个
女子来说,停机德属于至高无上的美誉。《后汉书·列女传》里写乐羊子之妻,为了劝丈夫好好读书求学,停下织布的机子。
丈夫都应该好好劝导管教,何况儿子呢?
在薛宝钗眼里,亲妈管教无方,纵子行凶,劳师动众,仗势欺人,每一项都是罪过,又蠢又坏。以薛宝钗的聪明才智,她的意思再明白不过了,就算是薛姨妈执意要私心宠子,表面工作也要做好啊,也得显得公平公道冠冕堂皇才行。
薛蟠带来的祸患无穷,她本身就是受害者,她本来是赴京进宫待选才人,但参加选秀没结果。原因特别简单,她哥哥薛蟠,这个恶公子,在跟冯公子抢争女孩英莲的时候,打死了冯公子,连累了薛宝钗。
薛家带着女儿和儿子找贾家求助,借贾家权势,摆平了这起人命官司。事情是强压下去了,但副作用,还得薛家自己吞下苦果。家族中的直系亲属犯了杀人大刑案,口碑与政审通不过啊!
小说开篇“葫芦僧乱判葫芦案”,再到薛宝钗批评亲妈,整整隔了四十多回。这么漫长的一段时间,薛蟠毫无长进,在贾府厮混,被勾引败坏比昔日更加严重十倍。
薛蟠一有事情,薛姨妈在做什么?她在火上浇油,为虎作伥。薛姨妈和薛蟠,还不吸取上次的惨痛教训。
薛蟠果然暴躁乱跳,扬言要打死柳湘莲。同样的恶性打死人事件可能再度发生,如果不是薛宝钗拦住了薛姨妈,薛蟠身上又多一起人命案。留了诸多案底,就是别人斗争的把柄。皇商这碗饭,也不是那么好吃的。
其二、薛宝钗点出了男人们的游戏规则。喝酒赌气翻脸,是常态,是琐碎的鸡毛蒜皮事。
“那边珍大爷琏二爷这干人也未必白丢开了,自然备个东道,叫了那个人来,当着众人替哥哥赔不是认罪就是了。”
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这是薛宝钗世事洞明的大学问。薛蟠在贾府的圈子里,本来就是个外围小弟,靠着亲戚的势力横行霸道。全靠贾珍贾琏罩着薛蟠。
只有个贾珍还说了句清白话,贾珍也知薛蟠为湘莲所打,也笑道:“他须得吃个亏才好。”
贾珍自己就是个败家的混账儿子,沉迷于酒色财气的一把好手,但他毕竟是长辈,还是族长,偶尔得装正经。
薛宝钗这段话,间接又讽刺了一把贾府男丁,全是酒囊饭袋,光会虚架子。兄弟们吃喝玩乐,喝酒闹事摆酒平事。指望这些人治国齐家平天下?
薛宝钗和薛蟠这一对兄妹,很能说明《红楼梦》里的子女教育问题,金陵王家也是大官宦之家,养出的小姐,就是这样的脾气个性和人品。薛蟠是兄长,但纨绔子弟暴戾愚蠢。薛宝钗是妹妹,但学问和心智都是佼佼者。
薛姨妈这个人不行,说明王夫人水平也不行,这对亲姐妹关系亲密厚热,越发说明她们两个是一路人,愚蠢而自大,才能欠缺,持家太差。
并不是亲兄弟亲姐妹,就必定亲密,也要看性格和智商的距离。由此更加可以推断出,贾府的女眷,王夫人和薛姨妈,教子无方,溺爱有余,毫无正气。王家迟早也是要出问题的。
贾府的男人,贾政是个甩手掌柜,想起了就管教一下,平时自己跟小妾厮混,外出出差动辄半年一年,地地道道的丧偶式教育。从贾代善打贾政,再到贾政打儿子贾宝玉,一脉相承,棍棒伺候,屁股开花。贾府发家是靠的战功赫赫,缺乏文教素养,簪缨世家,虚有其表,教育后人,纯粹一本烂账,更不谈高境界的春风化雨、循循善诱。
好的教育,只能是以理服人,以情动人。贾府里的父辈男子全是稀烂的一班人,腐朽不堪。
父辈母辈都这样,薛蟠和贾宝玉怎么可能成才?
到了第四十八回,“且说薛蟠听见如此说了,气方渐平。三五日后,疼痛虽愈,伤痕未平,只装病在家,愧见亲友。”
果然,薛宝钗的判断全对。她太了解肤浅的哥哥,太了解愚笨的母亲。薛宝钗才是薛家的顶梁柱,被逼的。坏孩子教不了,好孩子不用教。
薛姨妈和薛宝钗这对母女,是女儿反过来管教母亲,方维持住大致的体面,支撑薛家度过生死存亡。薛宝钗教育母亲的水平非常高,大道理兼顾私心,她母亲听了她的话,免去一桩大祸事。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