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非农就业乍惊雷--总统选举仍胶着

2020-07-04 20:49阅读:

陶冬

瑞士信贷第一波士顿董事、亚洲区首席经济分析师陶冬

关注
资金在不安中快乐着。上周全球风险资产价格继续向上,但是焦虑情绪同样上涨。独立日缩短了美国资本市场的交易日数,但是搅动市场情绪的消息主要还是来自美国。第一个消息是疫情在美国出现第二轮蔓延高峰,新增感染人数创下单日新高,部分实施经济重启的州被迫重新设置人群管制。第二个消息是六月非农就业数字数据大幅好过分析员的预期,似乎显示重启后就业市场得到较快的改善。美国十年期国债利率先升后回,石油和黄金均辗转上行。欧洲央行行长拉加德在购买资产上遭遇ECB内部抵抗。中国A股大成交突破阻力点上升。


六月份美国非农业就业数据明显好过预期,新增就业4800Kvs分析员预测中位数3230K,五月份数据也被上方修正190K,这是有记录以来最大的单月增加。失业率回落到11.1%vs预测的12.5%和上期13.3%。时薪-1.2%vs预期的-0.8%。新冠疫情造成了史无前例的经济停顿和断崖式的就业伤害,极端情况后出现井喷式的新增就业,属意料之中,本月数据的方向性要重要过精细数值。不过就业恢复几乎全部来自之前的时薪工人被要求重新回岗,全薪就业机会还在下跌。美国南部与西部感染个案的飙升,随时可能改变对时薪工人的需求。笔者认为,1)疫情可能会长期存在,部分工作岗位
或许永远消失。2)政府对待新冠疫情的心态在放松,全面封城堵路未必会再出现。3)就业在解禁之后有一个初步但强烈的反弹,但是恢复到疫情之前的水平恐怕需要若干年的时间。4)目前各国的财政政策多属紧急救援性质,对经济可持续复苏帮助有限,QE类政策则对资产价格的帮助大过对实体经济的帮助。


11月美国总统选举,越来越成为投资者的一个议题。今年年初时候,特朗普被市场多数人士看好,但是他在处理疫情和警暴问题上严重失分。黑人选票没有投向克林顿,是2016年特朗普胜选的重大原因,这次可能成为一个摇摆因素。据PEW的最新民意调查,67%准备投票给拜登的选民是因为反对特朗普,这次选举成为对第45任总统表现的公投。当然,现行民意调查有盲点,对特朗普支持者的覆盖不全面,这些选民的言行也可能不一致。笔者强调不要忽视现任总统行政权力的力量,白宫掌握着财政资源,霸占着媒体曝光,特朗普的竞选财力也较拜登更充足。两位总统候选人在党大会上的表现和副总统人选的抉择上,还有许多加分减分的机会。传统上选民愿意投票给现任总统,在近五十年中现任总统输掉第二任的只有两位,卡特和老布什,都是在经济虚弱,失业率高企的情况下被选民唾弃的。经济重启对于特朗普来说是不容有失的,不过看来第一步走得并不顺利。


本周重要经济数据不多,关注美国疫情发展和暑假开始后资金流向。




本周记阐述作者对经济、政策与市场的理解、认识,为个人观点,并非投资建议或劝诱。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