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记:四年梦醒

2010-06-28 00:29阅读:
毕业记:四年梦醒
青春是道背景墙,路过它,变幻明艳华彩,最终走向下一幕人生
空荡荡的列车座位,零星分布着个位数的乘客。彼此相同的年纪,货架上相似的行李,心不在焉翻阅着资料,这沉寂终被手机铃声打破:告别、叮嘱、祝福、展望,重复一连串熟悉的流程,瞬间引爆内心潮湿温热的惆怅,遥遥向后跑远的铁轨像在赶超别离的脚步,追回一个熟睡了四年的梦。
从何时起,我们变得忙碌而孤独?有人中途绝迹于我们的集体,在某天,像头顶穿破云霄的发令枪响,大家从同一个原点出发,四散在毫无轨道的一片未知中,有人跑远了距离,有人绕长了路程,有人徘徊不定仍置身于空无一人的原地,有人从此消失在可视坐标域……


大四伊始,课业逐渐变少,老师的要求也不再紧迫,越来越多的人少了音信,即使偶遇也只匆匆别过。那唐突空出的陌生距离中,有只手悄悄启动了引爆的倒数键,从容指向越转越小的数位,直至一声宣誓、一场讲演、一句散会,世界安静了一秒,一个时代分崩离析,一个集体魂飞魄散。
四年的故事该从何说起?录取通知书寄来那日,便锁定了青春与这座城的关系。来时路途倍加漫长,像在等待日出或萌芽,不安分却犹豫自持。


最初的相互试探,第一步跌倒或跨越,都指涉着接踵而来的忙碌和日渐疲倦的学业。当中亦不乏亮点,因
为各路机缘结识不同背景的人,认识到人与世界一样,有着形形色色的关联,有知遇的感恩也有无缘的愤恨,更有缘分缺席的遗憾。
幸运,是我大学的关键词之一。仔细算来,跟学校共处的时间,远不足四年,省去假期和私自出逃的旅行,可能连365天都不到。但那片被冠以“江城最秀美高校”“中国首家民俗博物馆”“华中海拔最高图书馆”的园地,从未隐没它角落中深藏的震撼:萍水相逢,哪怕只是擦肩,也不觉颓废和枉然。
还有武汉,这座市内出行比出省还要漫长的城市,乘坐538、572、590出发,结识了太多闻名遐迩的风景,偶遇了太多一转身就会错过的回忆。可能用尽一生,也未必能走完城里的街巷,日夜不寐,也读不到故事的结尾,但好在我来过、走过、品尝过,所有况味便了然于心。
毕业记:四年梦醒




再来总结下四年的收获。每个人心中都有张表格,满满标注着得到与失却,精华与糟粕。无论身处何地,都难免碰上各式意外,有些问题在求学时恍然大悟,总比捱到社会上碰钉子要幸运。
谢谢民大,它的包容与博爱,给人以浪子回头的力量。四年中,我无数次自我怀疑、自暴自弃,也无数次选择逃避或抽离,书本上、社交上、心智上的收获几乎为零。少年抑郁,是最坏也是最好的经历,单纯的校园和人际关系,能容我随时停下来,在南湖畔、在情人坡,在丛林和楼宇间,找到一处不被打扰的净土,好好将人生的过去与未来参透。
在民大,我省思了自己,也将现实与成长看得通透。好高骛远不如冷静务实,喜形于色转为内敛持重,浪漫轻狂蜕成谦卑深刻……有些事,有些人,可能一辈子都不如我这四年悟得痛彻。


人生如辐屡,有的来有的走,先前缺失的课程,都在四年中打包回赠予我。只是,在消化这样一个庞杂的成长难题时,我数度迷失,伤郁过后心胸复原,更添瘢痕坚硬的厚度。
还要感谢一些人。


感谢真诚关心和帮助我的师长,在我庆功宴挂满欢喜的红;感谢伴我孤单无助的朋友,给我贫瘠的心灵植满鲜活的绿;感谢无意冷落和轻视我的人,任我撒下海阔天空一路蓝;感谢恶意中伤和排挤我的人,让我心磨成坚硬的岩石白;也有太多来不及认识就消失散去的人,感谢你们让我在孤单中寻找光明,绝境中重逢际遇。


没有别的情绪,全部是感谢,感谢民大四年让我懂得感谢!
生活,总有来之不易的恩赐和定期降临的烦忧。这样的承受、忍让和坚持,便是一次无公害成长,最好的解题法宝是淡然。戴上学士帽的那一刻,我忽然掂出了这四年收获的沉重。
毕业记:四年梦醒
全校毕业典礼那日,散场后人群乌泱,毕业生们收到了路上分发的《毕业特刊》,翻开里面的图图画画,有校园风光,有激扬文字,有岁月感怀,然后在最后一页,看到“毕业生风采”中的自己。


突然有小小的惊诧。我不是校草、不是学生干部、不是社团积极分子、不是奖学金得主,只是一个在坚守内心和真诚做人的砂粒,通过社交网站拥有了些许人气,最后竟能光荣跻身风采照片栏,不禁窃喜。
原来命运早有安排。


四年中,眼见声明赫赫者江郎才尽,也有出师不利者大器晚成,成功是座必经的山峰,或早或迟的登顶时机,有着不同的成就感。是巅峰过后的无尽下落,还是捷足登顶的傲视群雄,各有不同的轨迹与态度,若无机缘,便做无冕之王。
曲终人散,转身,却再不是大学生,不禁泪流满面。
文传院的毕业礼热闹隆重,虽有许多缺席面孔,大家却表现出一致的亢奋。在上台接受拨穗的那一刻,心中是五味杂陈的,这一天对很多人来说,是与校园与学生身份的永别,也成为纯真年代的终结。
毕业记:四年梦醒



毕业证是蓝色,学位证是绿色,所有人拿到证书,都抱怨毕业登记照惨不忍睹。


此时的状态,可能又肥又土,却代表着学生身份的纯澈。此时的我们,拥有着年轻和大把试错的机会,既荣耀又鲜亮,总要承认年轻的不完美。
毕业记:四年梦醒

一生那么长,四年这么短,时间地点如何安排才恰巧让我们遇到?
我们用四年来换取成长和饱满的双翼,然后用分离为下一段人生写序。
青春不散场,记忆永滚烫,梦想当无悔。不是每个时代每个人,都有权做极致的自己,用年轻的肉身放手一搏,多年后,带着更丰富的灵魂,交换分别多年的感动与感慨。
阳光从车窗缝隙投出一小片立体的尘埃,我侧目窗外,截取江城最后的画面。外头道路很宽,风景杂乱,我只想记下这无数次往返、此后再不涉足的归途。
一站一站接近终点,翻开背包,发现行李中仍有漏网之鱼:银行卡和手机号来不及注销,随身带走;牙膏和花露水拼命挥霍,终于流落他乡。
现实与记忆都有赏味期限,来不及完成的鲜活夏梦,终有一天要归入尘土。
四年,一场梦,循环模糊的光影,快速拔节的年轮,过往的明媚与黄昏,似曾相识却遥不可及的镜像,在岁月中翻滚流逝。血与泪,都在这天戛然休止。


我们被推搡着,离开大学——这个做梦的乐园,强行堕入事与愿违的流年。但曾经有你,曾经有爱,于是听四季轻轻唱歌再不伤悲。
再多的陈述也是无助,再多的祝福都于事无补。


有些文字旁人无需读懂,未来已了然各自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