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的大忌是浅入深出

2019-10-07 22:28阅读:
文章的大忌是浅入深出
有些学人写文章,不知怎的,喜欢故作深奥,弄一堆“外行”人看不懂的名词,引一些翻译不通的“金句”,然后讲出凡人都知却听不懂的道理。这种用金缕玉衣包裹起来的肉身凡胎,与古代玩弄词藻的赋骈异曲同工,却连末流也说不上。行文可以华丽,但以不失真朴为贵,好比一个佳丽,稍施胭脂,得体装束,便自然阿娜多姿或端庄秀美;施粉过度,面目失真,便成了妖怪模样。让读者看懂,这是文章的基本要求。所以在写文章之前,一定要弄清楚读者对象是谁。
我讲一个故事。邹鲁是早期国民党的笔杆子,帮助孙中山先生处理过许多文稿。有一次看孙中山先生讲民权主义的稿子,有一段文字看不懂,便拿了原稿问孙中山怎么办?孙中山没加思索,便把这段话划掉了。邹鲁有点惊慌,孙中山告诉他,三民主义的学理非常深奥,但我的主义是要普及民众的。这段文字,你这样的文化水平都看不懂,那么看不懂的人不知道有多少了。所以,要全部删去。
这个故事,说明了写文章时心中要有读者的重要性。古代的词赋、骈文,都是为特定读者对象写的。现在的大众传媒或出版物,读者的范围较大,除非过于小众的印刷品,作者都要注意读者的阅读能力和理解能力,尽可能地使自己的观点和想法用浅显易懂的文字表达出来。这不是要作者迎合大众而趋平庸,而是要求作者不要在大众面前玩“深沉”。你如果知道,你的文章会有许多专家要看,你就会谨慎处理你的论点论据和整篇文章的逻辑关系;你的文章要经过编辑之手,你就要注意文字通顺、条理清晰和格式规范;你的文章要发表,会有许多同行和“外行”看,你就会认真处理好专业术语和平时文字表达的关系(我这里主要是指文科的)。在非专业杂志上,使用过多的专业术语,始终是文章大忌。
深入浅出,是写文章的道理;惟有深入,才能浅出,才是文章“秘诀”;至于“浅入深出”,那就是文章的大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