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敬词与谦词的区别

2020-05-02 05:32阅读:
注意敬词与谦词的区别
昨天一位朋友发给我一个帖子,讲了一些书生不分敬词和谦词的笑话。看了一下,这个问题在大学生、研究生中还不少,甚至有些高校教师也会犯滥用敬词的错误。
敬词和谦词之广泛,是中国传统语言的一个特色。敝人不搞文字学,无法深谈,只能谈谈“体会”。在与别人交谈(不论是口语还是书面语),谦居下位,仰视听者或读者,一般就不大会弄错敬词或谦词的区别。
“感谢聆听”,是网路上最常见的滥用敬词的例子。“聆听”、“倾听”之类,都是形容听讲者全神贯注“听”的状态,在用词搭配上,“聆听教诲”,“倾听呼声”,你就可以体会出“听者”的上下位之分。
“惠赠”一词,是近年来某人赠书题字时闹出大洋相,原因也出在不知与人交往中敬人一分的规矩。“惠”指恩惠意思。赠书某人,写某“惠存”,表示赠书人感谢受赠人愿意保存此书的恩惠,可见赠书人态度之谦恭。“惠赠”呢?本大人施恩赐书一本,这让受书人情何以堪?作者对读者的居傲之态也在“惠赠”一语中跃然。文人之间相赠己作的优雅礼让遁于无形,完全没了“文化”。
一般到了能登台讲演、著书立说的级别,不至于闹出滥用敬词的笑话。既然闹出了,有的还闹得不小,就得问个为什么?我想大概有三个原因,一是缺乏中国传统文化的熏陶,“礼仪之邦”敬人一分的习惯在日常生活中缺位了;二是一些人太想“居高临下”了;三是真不懂谦词与敬词的区别,不过到了这个“级别”,还不懂,还是要归结于第一个原因。但如不懂,不用谦词或敬词,老老实实地在演讲结束后,说句大白话:“谢谢!”在书的扉页题上“
赠某某”的白话,也没有什么错。这不懂装懂的毛病,当然也是个原因,但不会因为懂了用敬词或谦词而克服,需要文人常常自戒的。
这几个月不大写博文了,实在是因为“敏感词”的折腾。旧时代也有需要避讳的敏感词,不知道要闯祸,还会被人说没文化。今天的敏感词太多,也没有个章法,所以,哪天有人拿着所著《敏感词大全》批我不懂敏感词,我会老老实实地认账,说一声:“敬谢垂教。聆听之后,钦佩莫名。然敝人愚钝,只能略记一二,恳请惠赠大作,时常恭读。”话说到这个份上,我突然感到,我们这些书呆子,是不是对不分敬词和谦词的现象也太敏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