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寻觅铁岭(55)伪“国高”

2020-08-29 18:18阅读:

铁岭-记忆

博主很神秘,什么也没有留下~

关注
伪“国高”
1914年设立的铁岭县中学校,校址在古城南关的果子园(今天基督教堂南),它与1909年设立的县立师范学校共为一校,称为铁岭县立师范中学校。县中学是一所初级中学,招收高小毕业男生,修业年限三年。
寻觅铁岭(55)伪“国高” 1931年日本人发动了918事变,扶持清末代逊位皇帝溥仪在东北成立了“满洲国”,铁岭县中学校更名为县立初级中学,奉天高等师范毕业的郑禄担任校长。
伪满学校成立始,由于“学校现在所使用之教科用图书概系中华民国发行者其内容多不适宜我国国情故痛感其使用有急速废止之必要因此本部使帝国教育会编纂……教科书”,修改教科书内容成了当务之急。在伪满新编制的教科书中废除了中国传统的文化教育内容,写入了进行奴化教育的新教材。为了使学生忘记自己是中国人,在学校的课堂里不允许挂中国地图。在课程中还新增设了“国民道德”课(后来改为了“建国精神”课),这是一门宣扬“日满亲善”、“日满一德一心”、“日本是满洲的保护人”等殖民主义思想的教育课,美化日本侵略者和傀儡政权,向学生灌输“满洲国民”的思想,教授学生对伪政权要感恩和顺从。
1933年,学校有学生322人,教员12人。
1935年,学校有学生521人,教员12人。
1936年
,学校有学生608人,职教员18人。
1937年3月10日,伪满“文教部”大臣阮振铎发布第26号训令:“关于在学校教育上彻底普及日本语之件”,规定:“为使学生体认满日一德一心不可分之关系不可不图日本语之彻底普及”。从此以后,“日语”在课程中占有了突出地位,授课时间和国语大致相等甚至于超过国语课,日语学不好还要受到责罚。不仅如此,日本帝国主义与伪政权还变本加厉进一步加强奴化中国人的殖民教育制度,于1938年1月1日开始实行所谓的“新学制”,在伪“民生部”的训令中说得很清楚:新学制的任务是“为养成忠良国民,即以建国精神为基础,陶冶人格,涵养德性”,实际上就是要将中国人教育成俯首听命,充当日本殖民统治者任意驱使的驯服奴才。
“新学制”规定:中学废除过去的初、高中六年制,缩短为分科的四年制,改称为“国民高等学校”。并且在“国民高等学校令”中规定:“国民高等学校以涵养国民道德修练国民精神锻炼身体置根基于实业教育授予国民所必需之知识技能增养劳作习惯养成堪为国民之中坚男子为目的”,“国民高等学校之修业年限为四年”,“得入国民高等学校者为国民优级学校(高小)毕业者或年龄满十三岁以上而依主管部大臣之所定有同等以上之学力者”,“本令自康德五年(1938年)一月一日施行”,所有的国民高等学校都由省里拨款,由省里统一管理。
寻觅铁岭(55)伪“国高” (铁岭国民高等学校校门)
从此,铁岭县中学校更名为奉天省立铁岭国民高等学校,也就是现在人们常说的伪 寻觅铁岭(55)伪“国高”
“国高”。成立时,学校有教职员22人(包括3名日本人),有学生578人(其中朝鲜学生7人),每个年级设三个班,校长也由郑禄换成了卢书勋,1940年的下半年,伪国高的校长换成了唐全福。唐全福:字祉民,辽阳县人,生于清光绪十九年(1893年)。民国十一年国立沈阳高等师范学校毕业,曾任过海城师道学校校长,家住铁岭市南关福禄大街136号(康德九年满华职员录)。1939年年末,伪满“民生部”发布了第五十九号部令:“指定置副校长之公立国民高等学校及女子国民高等学校之件”,为让日本人在各学校中担任副校长开了方便之门。在铁岭伪“国高”,日本人可须水义山当上了副校长,教员中的日本人也多了起来,如:伊藤治郎、柴田三次郎、多田忠正、福 寻觅铁岭(55)伪“国高”
岛一、内田静雄、增田仁一、小林复起、前滨信太郎等,日本人后藤基助担任书记。虽然日本人只是任副校长,但学校的一切事务日本人说了算,日本人不点头什么事也办不了。日本殖民统治者还经常视察学校,插手学生教育,将教育大权牢牢抓在手中。

伪“国高”新学制不仅废除了原有的初、高中六年制改为四年制,而且还将国民高等学校分为农、商、工等科,美其名曰:“重视实业教育”。其暗藏祸心正如1933年8月8日日本内阁决定《满洲国指导方针要纲》中所说,对中学生进行“劳作教育”和“实业教育”,是让他们“只知劳动,不懂学问”,对日伪统治“尽忠”,“奉仕”。当时铁岭县伪“国高”就属于农科学校,“实业”课主要学习农业常识、果蔬栽培技术等,基本上每天都要参加体力劳动。城边的学校农场就是学生的劳动“实习”基地,学生在那里种高粱大豆、豆角黄瓜,收获季节,劳动成果要由学生走街串巷去卖。 寻觅铁岭(55)伪“国高” (“国高”学生上街卖菜)
强化实业教育、劳务教育,成为了中学生的常课、必修课,正如铁岭伪“国高”的《校歌》中所唱的:“银州城古,龙首山高,求学来胜地,师弟共勤劳,学农学圃重生计,犁云锄雨事南郊。 ”,由于修业年限的缩短,从事田间劳动时间过长,致使学生的文化知识没有大的提高。
寻觅铁岭(55)伪“国高” 伪“国高”所学的科目有:国民道德(建国精神)、国语、历史、地理、数学、理科、实业、图画、音乐、体育。不久,又将“国语”改称为“满语”,并增设日语为必修的主科,而在1940年伪满“民生部”第四十八号令对国高规程所说的“国语”课的修正中解释为“国语为教授日语及依省长或新京特别市长所定之满语或蒙古语”,也就是说,“日语”及“满语和蒙古语”一并成为了伪满洲国的“国语”!而在课程表中可以看出,日语课一周要上六天,天天有课,而“满语”却一周只有三天课,授课时数仅为“日语”的一半。在国高,日文好坏成为了衡量学生成绩的最重要指标。
1940年末,“国高”又增加了一门课程:“教练”课,也就是军事基础训练课,让学生“以施行军事的基础训练培养至诚尽忠之精神为根本实行心身一体之实践的锻炼以提高国民资质而资增进国防能力为其要旨”,学生如同刚入伍的新兵军训一样,每周三小时在日本陆军现役军官任教官的指挥下进行队列操练、学习射击、格斗、毒气防护、勤务、旗信号、测绘等常识,听讲“建国精神、帝国军制”、兵器要领、军史、战史,通过“教练”课要把国高学生培养成日本侵略中国、维持殖民统治的预备军事力量和炮灰(如果国高学生读书期间服兵役还允许其休学),随时准备为侵略者卖命。 寻觅铁岭(55)伪“国高” (铁岭“国高”学生在军训)
伪满中后期推行“勤劳俸仕”,战时服务,“国高”学生被强制性的参加无偿劳
动,并被冠以“练成对于国家社会奉仕之精神此乃我国学制之根本主眼”。将其管理成一支战时的劳动军。

伪“国高”的学生不许留长发,一律统一穿协合式的校服,绑裹腿。每天早上全校师生要在操场上集合参加早点名的“朝会”:升日“满”两国国旗,唱日、“满”国歌,向皇宫遥拜,行90度鞠躬礼,校长训话后做建国体操。每逢伪“满洲国”的法定节日时,更要举行盛大的仪式,如:元旦及建国节、万寿节、日本的纪元节、天长节和访日宣诏纪念日时,全校师生要齐唱日、“满”国歌;向宫城、帝宫遥拜;校长揭开“御容(注:傀儡皇帝溥仪像)之帷幕”,全体向其行“最敬礼”;校长奉读国本奠定诏书和训话,等,在学校开学日、毕业日及建校纪念日时亦是如此。
寻觅铁岭(55)伪“国高” (铁岭“国高”的朝会)
“国高”教育作为伪满洲国的教育体系,无论是从学校的建制、管理、教学体系等方面,都为日本侵略者所控制。不断地向学生灌输所谓的“日满亲善、共存共荣”,泯灭学生的中华民族意识,使其逐步淡化炎黄子孙的观念,让“国高”学生丧失民族意识,甘心为伪满政权做事,长期的奴化教育,使得很多年轻人只知“满洲国”而不知自己是中国人。 寻觅铁岭(55)伪“国高” (日本人视察铁岭“国高”)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