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通鉴】刘秀废掉皇后郭圣通后,看郭后的儿子、太子刘彊如何保住自己小命

2019-09-25 01:09阅读:
衣赐履按:公元41年,刘秀废掉皇后郭圣通,立阴丽华为皇后,但并没有换掉太子刘彊(通强)。这就奇怪了,要知道,废立皇后可不是换个保洁员那么简单的事儿,自古以来,只有皇后的儿子才能当太子,除非皇后没有儿子,刘彊是郭后的儿子,所以才被立为太子,现在,郭后换成了阴后,阴后有一大堆儿子,太子刘彊,实在太尴尬了。
郭后被废之后,太子刘彊,战战兢兢,如临深渊,如履薄冰。郅恽(我们在《天下刚刚一统,光武帝刘秀就“下狠手”了:王爷降爵,功臣免职!》讲过的那位爷,大半夜把刘秀关在洛阳城外,不给开城门,刘秀觉得他人品好,让他伺候太子)对刘彊说,太子啊,你现在这个位子可是烫屁股诶,上违孝道,下有危险,干脆啊,把太子之位辞掉吧,专心奉养母亲。刘彊虽然年轻,但非常懂政治,多次托老爹刘秀左右亲信和能说得上话的宗室、诸侯表达诚意,希望能够退居藩国。
刘秀不忍心这样对他,迟疑徘徊了好几年。 【读通鉴】刘秀废掉皇后郭圣通后,看郭后的儿子、太子刘彊如何保住自己小命

【刘秀,深不可测】
公元43年,六月二十六日,刘秀下诏:
《春秋》大义,选立继承人,以身份高贵为标准《春秋公羊传》:立嫡以长不以贤,立子以贵不以长。母贵则子贵,子以母贵,母以子贵。东海王刘阳是皇后之子,应该继承皇位。皇太子刘彊,坚决谦让,愿退居藩国。出于父子之情,难以长久违背他的愿望。今封刘彊为东海王;立刘阳为皇太子,改名刘庄。 【读通鉴】刘秀废掉皇后郭圣通后,看郭后的儿子、太子刘彊如何保住自己小命
【汉明帝刘庄,聪明绝顶】
衣赐履说:看,刘秀是真沉得住气啊,郭后废了都两年了,他偏偏不换太子,非要等到太子自己不想干了、闹得全天下都知道了,才“极不忍心”地换了太子,非得让所有人都认为,不是我要换他,是他自己死活不干了。刘秀的心机,真是深啊深啊深
提个问题在这儿哈,为什么给刘阳改名为刘庄?
这个刘阳可不简单,他是阴丽华的长子,端得是聪明无比。我们举几个例子看哈。
天下一统之后,刘秀让全国自行申报耕地面积,数据报上来之后,刘秀觉得不实,并且户口增减变动不大正常。
公元39年,刘秀下诏,各州郡进行检查核实。于是,各州刺史郡守多行诡诈,投机取巧,他们打着丈量土地的旗号,把农民聚集到田中,连房屋、乡里村落也一并丈量,百姓挡在道路上啼哭呼喊农民的宅基地之类的生活用地,不应该纳入测量范围;有的官吏优待豪强,侵害贫弱。
衣赐履说:这里插一句哈,关于刺史和州牧,前106年,汉武帝刘彻,初设州部刺史;前8年,汉成帝刘骜,取消刺史,改设州牧;前5年,汉哀帝刘欣,取消州牧,再设刺史;前1年,又取消刺史,再设州牧;公元42年,刘秀取消州牧,恢复刺史。因此,本年,公元39年,说各州刺史、郡太守投机取巧,恐怕有误。刺史本来是监督官,在与州牧改来改去的过程中,慢慢的,职能也基本趋同,对各州不但有监督权,而且有了行政权。
当时各郡呈递关于土地丈量的奏章,刘秀陈留郡河南省开封市东南陈留镇官吏的奏章中,发现一条简牍上面写着颖川河南省禹州市、弘农河南省灵宝县东北可以问,河南河南省洛阳市东白马寺东、南阳河南省南阳市不可问。
刘秀问陈留的官吏这句话什么意思。结果那个货说这个简牍不是他的,是在洛阳长寿街上捡到的不小心夹在奏章里了。刘秀是什么人?岂能被人糊弄?火儿噌的一下就起来了,立即就要收拾这个货。正在这时,帐子后面有人出声,说,那是官吏接受郡太守的指令,让他跟其他郡丈量土地的情况作个比较。
刘秀说既然这样,为什么说河南、南阳不可问?
刘阳说河南是首都,有很多陛下的近臣;南阳是陛下的老家,到处都是皇亲国戚。他们的田地住宅都标的不能用来作参考
刘秀于是责问陈留官吏,那个货这才承认,就是这么回事儿。
你道在帐子后面说话的人是谁?阴丽华的长子,东海公刘阳,本年虚岁十二。刘秀认为这个儿子地真的不一般,越发喜欢
衣赐履说:不知大家注意到没有,史官在这一段,其实是在向我们透露一个重要信息。刘阳为什么会坐在帐子后面?哈,因为早就开始重点培养刘阳了,时机一成熟,随时可以换太子。此时,太子刘彊看到老爹动不动带着弟弟处理政事,而且这个弟弟是现任皇后阴丽华的长子,只要不是二傻子,那就赶紧辞职啊!
刘秀派谒者礼宾官对二千石官员中循私枉法的行为进行核。十一月,查出大司徒宰相欧阳歙先前在汝南河南省平舆县西北射桥乡太守任内丈量土地作弊,获赃款一千余万,于是扔进大狱。欧阳歙家世代教授《尚书》,八世都为博士。他的学生门徒守在宫门外替求情的有一千余人,甚至有人自处髡刑剃掉头发有个平原山东省平原县)后生,名叫礼震十七更是愿意替欧阳歙去死。刘秀毫不动摇,欧阳歙死在狱中。 【读通鉴】刘秀废掉皇后郭圣通后,看郭后的儿子、太子刘彊如何保住自己小命
【大贪大儒欧阳歙】
衣赐履说:作为一个家族八世为博士,自己也是满嘴孔孟之道的大儒,欧阳歙贪污一千万,我并不奇怪,因为官场化的儒家本来就是两张皮,他们嘴上说的和实际做的,永远都不一样。我奇怪的是,欧阳先生已经被查实是个贪污犯了,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为他叫冤?有人甚至愿意替他去死?这一点,实在让人费解。
公元40年九月,河南尹张伋,以及其他各郡太守十余人,都因丈量土地中作弊,逮捕入狱全部处死。
按照一般的理解,刚刚建立的朝代,有如旭日东升,老百姓跟着英明的皇上,大踏步走在幸福生活的康庄大道上。但实际上很不幸,东汉王朝虽然是刚刚建立,但全国范围内,各郡、封国的盗贼哪儿哪儿都是此起彼伏。各郡县追击征剿,军队一到,盗贼一轰而散;军队离开他们又屯聚集结,青州山东省北部、徐州江苏省北部、幽州河北省北部及辽宁省、冀州河北省中部南部四个州尤其厉害。这个具体原因可能很多,我们不作讨论,只讲与刘阳有关的一次平叛。
公元43年“妖贼”单臣、傅镇等了一票人马攻入原武城河南省原阳县,自称将军。刘秀命太中大夫臧宫率兵包围原武城,屡次攻城不克,士兵有不少伤亡。刘秀召集公卿、诸侯、商量怎么办。大家都说应该提高赏。唯独东海王刘阳公元41年,诸皇子都由公爵升为王爵
群人都是被妖师、巫师所胁迫肯定不能长久。其中一定有后悔想逃跑的,但是咱们现在攻得太急,得水泄不通想逃的人根本逃不掉不如,我们稍稍放松攻势,给他们制造跑的机会一旦开始逃亡盗贼全面溃散,到时候,哪里用得着臧宫将军出马,派个亭长就解决了
刘秀认为说得有理就让臧宫撤围,果然,变民集团一轰而散。四月,攻陷原武城,斩杀单臣、傅镇等。
衣赐履说:这里显示了刘阳的军事才能。
本年,六月,刘秀下诏,把太子刘彊和东海王刘阳,掉了个个儿,刘彊为东海王刘阳为皇太子,改名刘庄。
公元51年北匈奴派使者到武威郡请求和亲此时,匈奴又分成南、北两部,掐得不可开交,南匈奴亲东汉刘秀召集公卿在朝堂商议,无法决定。皇太子刘庄说
南单于近归附,北匈奴害怕遭到讨伐,所以倾耳听命,前来归顺。现在我们不但为南匈奴出兵攻打北匈奴,反而跟他们开始交往,我担心南匈奴将生二心,而声称投降的北匈奴也不会再来了。
刘秀赞同,告知武威太守不要接待北匈奴使者。
衣赐履说:这里显示刘庄的政治和外交的才能,基本上来看,连着这几件事说明,刘庄具备继承帝位的一切条件了。
公元52年正月,改封鲁王首府鲁县,山东省曲阜市刘兴为北海王,将鲁国并入东海王(首府郯县,山东省郯城县刘彊的采邑(东海国首府也自郯县迁至鲁县刘秀认为刘彊去就有礼,所以对他特别优待,加大封国,食邑二十九县,并赐予虎贲武士、骑兵仪仗,以及用木架悬挂的钟磬乐器完全跟皇帝一样
公元57年,二月五日,刘秀在洛阳南宫前殿逝世,享年六十二岁。之后,皇太子刘庄登基,即汉明帝,尊老娘阴丽华为皇太后。
山阳王首府昌邑,山东省金乡县西北昌邑镇刘荆在哭悼老爹刘秀毫不悲伤,而且假冒郭况,给刘彊写了封信郭况是刘彊的舅舅信中刘彊无罪而被废去皇太子之位,母亲郭后也遭罢黜屈辱,劝刘彊回到东方起兵,夺取天下。并且说:
高祖起兵时,只是一个亭长;陛下(指刘秀在白水乡间,兴起大业舂陵县原名白水乡,今湖北省枣阳市南)。何况大王你是陛下的长子、原来的储君?应当做秋寒霜,肃杀万物;不要当被圈之羊,受人宰割。皇上驾崩,连小老百姓都跳出来做强盗,想搞点事捞点好处,何况大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