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团燃烧的火焰----读艾璞诗的印象

2020-05-28 15:00阅读:
一团燃烧的火焰
----读艾璞诗的印象
苗雨时

前些天,艾璞寄来了他的诗集《珠穆朗玛的爱》,展卷阅读,给我最深刻的印象是:他的诗心如一团火焰,熊熊燃烧,或炽烈如飙凤,或柔软如绸缎。这团火焰,是信仰,是爱,圣洁之爱,它升腾在雪域高原:“在草地雪山圣湖青稞哈达的氛围里/我的心在大昭寺前匍匐者身上/纷纷成太阳雨中飘扬的旗幔”(《珠穆朗玛的爱》);这团火焰,是灵魂,是生命,蓬勃向上,滚动在内蒙草原:“正是神秘的大草原 从天籁传来的声音/悠扬的琴声,缠绵的马蹄/声声踩在我心头最柔软的部分”(《大草原的盛宴》);这团火焰,既可以缩小为“掌纹”:人生走向 趋于密集/一朵朵想象之花/开放于掌中/芬芳无比(《掌纹》);也可以幻化为红梅:无人理睬时你是雪/
众星棒月时 你是火/是火烧雪 还是雪在烧(《梅花》)?……
这团火焰,燃烧在天地之间。诗人在祖国的大地上行走,从高山到大河,从海洋到平原,天南地北,田野八荒,他的心灵一路火热一路歌唱,足迹所至,都播洒下爱的火种。……
这团火焰,不仅点亮了辽阔的空间,而且穿越漫长的时间,在历史的云烟中游走。诗人远涉古代,检拾起成吉思汗马背上曾举过的火把,走进延安,看张思德用生命建造的碳窟仍在燃烧,专访西柏坡,敬察了土房中那永不熄灭的灯火;他记住了“黄江古道的爱情”,他奔赴汶川抗震救灾的前沿,高喊:“孩子,别哭,我们给你一个家”……传统的火焰,流贯在血液中,薪火传递,使他胸中燃起更大的民族精神的烈火。
这团生命的爱情之火,是真理,是信念,是良知的高贵,也是道义的担当。它犹如山顶壮丽的日出,把沉寂的暗夜送走,让梦想鼓动全翼飞升,冲破了压抑,获得了自由,温暖了心灵,延展了生命。在它的光照下,祖国土地上,“苏堤春晓”,“华北平原”歌唱,“桂林”山水起舞竞秀,大海舒展情人的魅力,人们“梦想扑向竹子怀抱一样生活”,“爱在深秋”,正收获累累的全黄果实……。的确,把太阳与爱并置,以太阳象征爱情,助燃了诗人的灵魂之火。正如他在《歌颂阳光》一诗中,所吟哦的:“我的内心涌起一股热流/我的爱如阳光般光芒万丈”……
这种高远的生命境界,也必然会照亮他诗歌的艺术世界:那浪漫的气质,瑰丽的想象,幽渺的思致,开敞的襟怀,都在一片澄静的审美辉光中鲜明生动地凸现出来。同时,也得力于他与此相应的艺术表现方式:意象明丽、疏朗,转换与组接,自然天成;话语,质朴,俊秀而灵动,涵泳着一种行云流水的洒脱。其整体的气象、调性和艺术风致,则是:既有登高临远的壮阔,又有瀑布飞溅的细碎,既有北方白杨树的挺拨,又有南方油菜花的烂漫……正是这种刚健与柔媚的审美质素,阴阳相济,构建和打开了他诗歌的五色纷呈、云卷云舒的艺术天宇。如果要找总的象征,那就是冰雪中燃烧的一丛圣洁的格桑花:


格桑……
你是高原舞蹈的向日葵
在蓝天白云的抒情下,向往太阳的崇高
把美丽升级成绝伦无比的幸福
——《格桑梅朵》


格桑花——火焰,这就是诗人生命主体的抒情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