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节:一位“骗子老师”,为近代中国杀出自强路

2019-09-10 17:23阅读:

作者:我方团队张嵚
每年教师节,都是感念师恩的日子。许多中国历史上如雷贯耳的名师们,也会在此时被反复提及,诸如曾国藩等人的闪光金句格言,更常见在互联网平台上刷屏。不过,这次我们要讲的一位名师,虽说和曾国藩交集颇深,名声却十分低调。放在晚清守旧大臣们的奏折里,此人更常是“熟脸”,各种的骂名汹涌而来,“骗子”的恶名,也是长期流传。
如此背着“恶名”的人,亦是孙中山梁启超等近代风云人物们公认的“先生”——中国近代教育家,“留学生之父”容闳(hóng)。

一:苦孩报国
容闳,原名容光照,1828年生于广东香山县南屏村一个穷苦人家。在那个鸦片战争前夜的年月,这种家庭出来的苦孩子,受教育的可能原本微乎其微。但幸运的容闳却恰逢机缘巧合,先是七岁那年被家人送入了澳门马礼逊中学,十二年后马礼逊中学校长夫妇因病回美国,表现优异的容闳却被慧眼看中,得以去美国继续求学。
容闳赴美的那年,正是1847年,大清在第一次鸦片战争里被打惨,一群列强正磨刀霍霍要扑来。可朝野上下还是一片懵懂,只有个别人努力睁开眼睛看世界。而身在世界另一边的容闳,却启动了开挂人生:不到三年时间,就考取了美国著名学府耶鲁大学。尽管穷困的他要靠打多份工勤工俭学,却还是顽强坚持下来,终于在1854年以优异成绩毕业。毕业典礼那天,大批校外人士跑来瞧新鲜——就为瞧瞧毕业典礼上少见的中国人。

学业开挂以后,容闳的事业,接下来也持续开挂。他1
855年返回中国,那正是太平天国战争震惊南北的年月。聪明苦干的容闳,自己在上海的茶叶生意也有声有色。他原本可以一边赚钱一边“看风景”,过起优哉游哉的生活。但他却默默选择了另一条无比艰辛的路:报国。
与彼时那些晚清朝堂上的“精英”们不同,在美国打拼七年的容闳,早已深深明白近代中国与西方世界的全方位差距。但即使在最艰苦的求学生涯里,他倔强的愿望,从远渡重洋的第一天起就从未变:“他日竟学,无论何业,将择其最有益于中国者为之”。他那开挂的事业人生,只为把自己变作一匹骏马,拖起灾难深重的晚清中国,隆隆前进。
1863年,经好友李善兰(翻译《几何原本》的那位)推荐,容闳结识了晚清名臣曾国藩,随后就是牛刀小试:扔下手里的生意,揣着曾国藩给的六万八千两白银远赴美国,历经两年奔走,为大清朝弄回了一百多台配套齐全的工业母机。作为中国近代工业胚胎的江南制造局,所需家当就这样一次性齐活。如此大功,连眼眶奇高的曾国藩都连连称赞:“历途万里,为时经年,备历艰辛,不负委托”。这人,靠谱!

这个华丽亮相,也让容闳获得了“特授五品实官”的奖赏。凭着强大的活动能力,他也从此在晚清政坛声誉鹊起,与多名“洋务运动”骨干成了知交。各种苦活累活也干了不少,对于那些洋务运动的官员们来说,海外归来的容闳,就好似他们了解外界的“老师”。但他一直默默筹划的,却是另一桩关乎近代中国的大事:留学救国。
二:艰难破冰
多年的美国留学生涯,早让容闳抱定了一个认识:中国落后,首先就是教育的落后!
在晚清官场上浮沉奔走的他,看够了各种扯皮笑话,受够了死气沉沉的氛围,这个信念却依旧未变:“籍西方文明之学术以改良东方之文化,必可使老大帝国,一变而为少年新中国。”
那怎么变“少年新中国”?容闳相信,最重要的办法,就是留学。
因此,自从在晚清政坛站稳脚跟后,容闳就一直在默默奔走,1867年他向江苏巡抚丁日昌上书,提出了“选派颖秀青年,送之出洋留学,以为国家储蓄人才”的计划。这个设计详细的计划,又在清王朝上下历经三年扯皮,由于反对声太大,以至于容闳本人都深感“仿佛苍天不厌其酷”的沮丧。但1871年,这番苦苦等待,终于有了结果:经曾国藩李鸿章两大重臣联名力挺,清政府“留美幼童”计划,启动了。

为这个计划,43岁的容闳已经等了十七年。他在自传里这样形容当时自己的心情:“我兴奋得不能入睡,整个夜晚,都像夜鹰睁开了双眼”。1872年8月11日,中国第一批“留美幼童”正式启程。容闳则受命担任“中国留学事务局副委员”,成为这先后120名赴美的“留美幼童”们,共同的老师。
“像夜鹰睁开了双眼”的容闳,也进入了极度兴奋的工作状态。从1872年2月起,他就动用联络了自己在美国的一切关系,甚至向耶鲁大学校长波特写信求助,寻求这个高等学府的支持。在容闳的努力下,美国康涅狄格州教育局也热情出面,为留美幼童们选择接收家庭。一切的好条件,他都尽力为孩子们争取来。
而在经历了初次踏上美国的惶恐不安后,这些留美幼童们,也终于没有让容闳失望。接下来的多年里,他们刻苦的学习精神和聪颖的天赋,一次次令美国师生们折服。“留美幼童”抵达美国四年后,即1876年的美国费城世博会上,这些优秀的“留美幼童”们也精彩亮相,其高水平的作业,都作为展品出现在展台上。面对各国来客的好奇询问,这些孩子们不卑不亢,一次次对答如流,引得交口称赞。

甚至,两年后的美国哈特福德高中演讲比赛场上,中国留美幼童们也再度惊艳。他们或是阐述了罪恶的鸦片贸易,或是向大家介绍西方的历史文化,甚至还有留美幼童以有理有据的论证,控诉沙皇俄国对中国边疆的侵略。在场的美国人都深深感到:新一代开明睿智的中国少年,正在像容闳期待的“小鹰”们那样,茁壮成长!
但暗箭也随之而来,自从这些孩子启程的第一天起,容闳,甚至这个“大逆不道”的留学计划,就成了晚清诸多守旧官员的眼中钉。1878年起,容闳改任驻美副使,他呕心沥血的“留学事务局”工作,却交到了一群守旧大臣手里。“召回留美幼童”的呼声一年比一年高,促成留学行动的容闳,更在守旧派的奏折里,顶了多少“骗子”“汉奸”的骂名。
1881年,容闳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虽然容闳反复奔走,甚至请来美国前总统格兰特写信,力证这些学生们“就像久受灌溉培养的树木,发芽滋长,就要开花结果”。可清政府依然从是年8月起,陆续将“留美幼童”们召回。除了多了一堆“骗子老师”的帽子外,这项容闳苦苦运作二十多年的强国计划,无情夭折!

但它的伟大意义,却光耀千秋:在那个晚清落后挨打,且对世界一抹黑的年代里,这场艰难的留学,为近代中国打开了一扇了解世界的窗户,更给多少仁人志士们指明了方向。不止是对近代教育,甚至对于近代中国的全面发展,这场半途而废,却亦是一次艰难的破冰。容闳,这位晚清“守旧派”口中的“骗子老师”,却是为此杀出血路的人。
三:如你所愿
那批半途归国的“留美幼童”们,后来涌现出了詹天佑梁诚蔡廷干等各行业英才,几乎每一位,都是近代中国发展史上如雷贯耳的名字。无论人生轨迹如何,他们中绝大多数人,都未辜负容闳老师的苦心。
晚年的容闳,还曾积极参加过维新变法等运动,也一度遭到清政府的通缉,直至辛亥革命爆发。1912年春,中华民国临时政府曾以热情洋溢的书信,邀请容闳再度归国:“倘俯允所请,则他日吾人得安享自由平等之幸福,悉先生所赐矣”。遗憾的是,病入膏肓的容闳,84岁高龄的他,是年4月病故于美国康哈州哈特福德城。他念念不忘的祖国,那时依然在困顿里挣扎,直到百年后的今天,终于已自强,如他毕生所愿。

但他曾经的坚持,曾经的沮丧,曾经“夜鹰般睁开眼睛”的斗志,百年之后再读,依旧震撼人心:为国家之崛起读书,为国家之崛起育人,而是如容闳这样,薪火相传的信念!
参考资料:《西学东渐记》、《清史稿》、《近代中国留学史》、《容闳自传》、李华兴《容闳:中国近代化的卓越先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