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桐花

2018-04-15 00:05阅读:
泡桐花
家中的窗台上有幾株香草,可以入菜泡茶的那種,這個冬天算是撐了過來,想想也真是難為這些嬌嫩的綠草,常常因為遠行,使得它們得一再從即將枯萎的命運中恢復,而這過程不但頻繁,持續的又長,每每重新照顧它們的時候,總是會自責自己的不自量力,心中忖度著待這批植栽不再蔥綠,奄奄一息,就是我停止學習讓自己成為綠手指的時候。
這些植物不知是否聽見了我內心的聲音,下機後的那幾杯水,就像是滴在了濃縮的海綿上瞧得見它的變化。隔了一夜,枝葉就挺起,呼喊著:「還活著!我們還活著。」盆裡龜裂的土再次癒合,但下次的飢荒,何時會再到來?
上週回到已搬離的家中整理夏衣,不大的庭院已佈滿雜草、爬藤,種了幾年都沒長大的櫻花樹也歪斜,近看才發現樹心早已被白蟻蛀空,露了出來像轟炸過後的疙瘩,而櫻花旁的白匏子卻強壯的像是吸收了所有植物的精華般地挺立著,我難過地操著手中的鋸子,鋸下有如士兵重傷垂肢般的主幹,
打开APP阅读全文
手中雖然沒有鮮血,但天地和我都知道是誰造成了這一切。
我凝視著白匏子,憶起多年前的一個秋天,我曾折斷它細嫩的枝枒,抑制它的生長,但這庭院的日照與環境,恰恰適合這原生的優勢,只得到西曬的櫻花,加上不良的排水,其實早已爛根,強行想在每年的春天看它落花的浪漫,到頭來卻留下殘枝的淒涼。這才知道,要得到逆天的風景,需要人為的強行操控,還得無時無刻的關注,才阻止得了本該茁壯或消逝的命運。
今天在長沙太平街口看見一棵泡桐,讓我想起了院子裡的教訓,泡桐滿樹的粉白花剛開完,花期的尾聲,略帶枯黃的花吊掛在濃綠的枝條上,來往的行人或許會嫌棄這衰敗的景象,我卻對這生命的實證讚歎著,一種自然而然卻又如此充滿力量的呈現,會是當年那個種樹的人能夠預見的,還是一陣風吹來了這泡桐的種子,就成了這街最美的風景。
走在太平街上,我不停的尋找著這樣原生的力量,後來卻是在街道後面許多錯綜複雜的小巷裡尋得,那樣的暴力、狂野、自然而然,就像這條街腳下的石板上的刻痕,真實、赤裸、而且難以抹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