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无限安详

2020-06-02 21:51阅读:
安详

早晨。打扫。洗漱。更衣。准备早餐。煮稀饭,煎葱油饼。葱油饼里放一个鸡蛋,葱油饼煎出来,黄澄澄的,俗气、安详。

可以无限安详。

栀子花正是盛花期,每天早上起来开窗就可以闻见袅袅的香,然后就是白扑扑的一树花。我知道,栀子花看似清凉,实则热烈地开着。
花开荼蘼。
在心里是希望它们慢点儿开的。只是,它的花期到了,哪里会以我的心思为准?
不免叹息。

荷叶出水很高了。荷是自带空寂与素洁的。其实,小池里有好些泥鳅,我每天在小池旁的不锈钢钢管上晒衣服,可以看见泥鳅露出带着细须的尖尖嘴,尔后倏忽不见,只余一圈圈涟漪散开。

柚子、柿子一天天大了。特别是柚子,简直就是一天一个样。
pan > 夏日繁华耀眼,万物无羁,正可劲儿长。


午后,下了一场雨。
初夏的雨。
他趁雨去菜地点了苞谷,绿豆,浑身打湿。我说,多大一块地,还值得把身上打湿。
下雨种菜才不用浇水呀。他看着菜地,很骄傲的样子。又说自己上次栽的红薯藤全部成活。嗯,再过几天,得锄草了。
“真好呀,这雨。上次也是栽了就下雨,不用担心菜秧子不活。”他背着手望着菜地说这话的时候,让我忽地想到小时候念过的“下吧,下吧,我要发芽……”

此生与一个惜福感恩之人在一起,可种菜,可栽花。




少年

一眨眼就是六月。
有人打电话问我补习不?答,在补。问可以全天补吗?答,暂时还没有。
今年特殊,暑期怎样安排,我心里也是没底的。边走边看吧。

感谢给予我信任的家长。
我想,我凭一颗心带孩子,我爱孩子,希望孩子们好,孩子们能感受得到。
黄昏散步,会经常遇见在我这学习过的姚源森,他远远地看见我,会大喊,徐老师。徐老师。我欣喜看见他纯净的面庞。
有一次,我问他愿意和我一起散步吗?他说好呀好呀,连忙跑进屋大声喊妈妈,说,妈妈,我和徐老师一起去散步呀。在路上,他与我说他的新房子,他的姐姐,他的狗狗,都是喜悦。
还有一个女孩,我不知道她的名字。她是和张馨越要好的同学。起初,张馨越喊我,她会怯怯地冲我笑,现在,即使她一个人,只要看见我,也会大声喊我。
是个白净的小女孩。

敲这些字,不觉想到那句:愿你千帆过尽,归来仍是少年。
少年,是叫人想起仍觉口齿留香的。
2020-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