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OEDC在十二月初将2021年全球经济增长预测由5%下调到4.5%。该组织认为全球经济已经躲过最坏的情形,但是各国复苏进程大不相同,全球增长中超过三分之一的贡献来自中国。OECD经济学家对中国需求对球球经济的拉动作用期许甚殷。OECD经济学家仍记得2008年金融危机后,中国需求将世界拉出了衰退的泥沼,他们认为这次也一样。


笔者同意全球经济已经躲过最坏的情形,中国经济增长会引领全球复苏,但是这次中国需求可能给世界带来的牵引,与十年前不可同日而语。当年的中国的四万亿投资有巨大的外溢效果,这次需求则主要留在国内市场。


2021年中国需求的关键词是内循环,是需求端管理。无论中美关系还是产业链变迁,中国都无法如十年前那样依赖外循环,依靠本土市场和逐步完善本土产业链乃是战略性部署。中国经济今天的体量十分大,无法再如过去那样仰仗海外市场(尤其是美国市场)。尽管由于疫情部分海外订单被转回中国,但是工厂外迁长期来看势必导致出口份额的下降,内需才是保持经济长期稳定向上的火车头。


中国的消费故事已经讲了十年,这个背后是中产阶层的崛起,与房地产资产价格上升有着莫大的关系。然而,房地产市场似乎已经进入了整固期,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成为房市的紧箍咒。也许房价暂时难以大跌,开发商的现金流却受到融资难
的困扰。依靠住房升值来拉动经济、刺激消费的时代已经过去了。政府会致力于消除未来消费的堵点与短板,来打造新的增长动能。


提高可支配收入,是打造未来消费的关键。在城市,这可能意味着住房支出必须得到控制。房租与房贷已经成为压在大城市消费者身上的两座大山,也是打通内循环的第一个堵点。同时,七亿农民这个市场尚未得到很好的开发,消费下沉,在四五线城市和农村地区完善基础设施、拓展供应链,这是打通内循环的第二个堵点。农村消费,一定要涉及收入分配,如何将生产资料使用权货币化,从收入角度解决需求问题,也是解决短板的重要一环。


整顿和完善供应平台,与数据时代接轨,是消费管理的又一个课题。消费平台在中国市场发展十分迅速,如何提高供应效率、降低成本,同时防范平台垄断式经营,是未来数年中国消费经济的一大看点。


耐用消费品升级换代是中国消费的又一个热点。数据时代的降临,令汽车和家用电器会有一轮大的升级换代潮。政府补贴和能源政策可能催生以新能源车为首的耐用消费新需求。中国的养老、医疗等领域远远落后于国力的发展,新兴服务业具有巨大的潜力。这是典型的供应制造需求,通过新产品、新的生活方式带动新的需求。


这次支持经济的消费动力,与十年前的大不相同,既不需要进口大量机械和原物料,也未必催生新的出国旅游潮。尽管新型消费对中国经济可能起到重大的支持作用,对海外经济却未必带来很高的溢出效应。这是OECD经济学家没看明白的。




本文原载于今周刊,为个人观点,并非投资建议或劝诱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