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2021年可见的全球性灰犀牛有两个,一是联储政策,一是病毒变种。新冠疫情在2020年肆虐各国,已经导致经济活动大停顿;联储则一直在放水,一旦政策转向对市场的冲击可能更大。


美国十年期国债利率自从年初的0.92%一路走高,三月份一度触及1.73%,债市颇为动荡。疫苗的迅速推广和拜登巨大的财政支出,令美国经济前景明显改善,市场担心通货膨胀。债市的动荡几次影响到美股,甚至危及全球风险资产。


然而,联储却没有出手干预。联储主席鲍威尔在纽约经济俱乐部演讲、FOMC会后的记者会和众议院财金委员会听证会上,曾经有三次机会进行口头干预,但是他的语境始终温和。他认同经济复苏的势头良好,但是强调距离完全复苏还有相当的距离,他直言尽管通胀可能一时突破货币当局2%的政策目标,不过只要就业市场没有完全恢复,联储并不急于加息。联储和市场在通胀预期和政策走势上存在着认知差异,争执不下。


在联储眼中,三月份开始的通胀上行,基本上是由低基数效应、能源价格和提升最低工资造成的,没有一个因素是货币政策可影响得到的,全部是一次性、过渡性的,一段时间后便会自动回落。而美国经济复苏的基础并不牢固,财政刺激能否令消费可持续复苏,并带动就业回到疫情前水平,其实是未知数。联储和白宫均吸取了2008年危机后的政策教训,不急于收紧政策,给实体经济更多的康复空间。



市场则相信,社交距离限制被撤销后,消费会有一轮报复性反弹,而此带动服务业制造新的就业机会,失业率的回落会快过预期,加上提高低端工人的工资,成本拉动型通胀已经迫在眼前,联储到时候不得不面对。


笔者认为,除非疫情出现意外的大规模的反弹,美国今年的消费增长可能达到10%,甚至更高。拜登政府的赤字财政,远远超过和平时候的规模,也远远超过其他国家的规模,为美国经济复苏提供了坚实的基础。疫情期间积累下相当的购买力,加上政府大撒支票,社交距离放开后可能有报复性的消费反弹,并帮助企业投资活动回暖。2020年美国经济增长应该可以超过6.5%


不过,联储其实真的不想加息。拜登政府史无前例的赤字财政,需要极度宽松的货币环境来支持。地方政府也将有巨大的资金需求,需要稳定、友善的发债环境来支持。笔者相信,联储必须将极度宽松的货币政策继续下去,哪怕到时候不得不加息,也尽可能拖延时间、减轻幅度。这是美国的财政状况所决定的,极度宽松货币政策在可预见的将来会持续。


允许十年期国债有序地上升到2%水平,则是另一回事。联储需要一定的政策空间,为下一次经济/市场危机储备弹药。目前的长端国债利率,不过是回到20203月股灾前的水平。十年期国债利率升到2%以上的时候,尽管流动性依然宽松,政策的安全边际就小了,市场的震荡幅度可能更宽了。


到时候,鲍威尔骑着灰犀牛,倒也是别样的风采。




本文原载于经济通,为个人观点,并非投资建议或劝诱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