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男的,我也爱【2】1.时间

2016-04-15 15:20阅读:

你是男的,我也爱【2】
Angelina
1.时间
打开APP阅读全文
我活在现实里,然后,我在501的寝室门口遇见了你。
有那么一瞬间,我以为是阳光蒙蔽了我的眼睛和心智。
因为从此,你把我带到童话里。
怎么回事,鲜艳的光彩从四处渗进来,你站在我的视线里。
安子晏!我叫着你的名字,接着怎么办,爱你的语言这么多,我该先说哪一句?
——麦丁
无数次用恶毒的句子描述时间,可它无动于衷,用不断流逝来轻蔑人类的渺小,它只需优雅的路过你,你就在变化,真是糟糕透了。只有孩子才希望时间快一点,已经不是孩子的麦丁拧紧眉思索着问题,他手指敲击着课桌桌面装出很深沉的样子。旁边那位被麦丁认为无药可救的学生正趴在桌上睡觉,早上好不容易麦丁把他叫起床,他倒又在教室里睡起来。
“安子晏,你还有没有点羞耻心?!”麦丁终于忍不住斥责安子晏不符合祖国花朵健康积极的形象。即使两人在一起有些时间了,还是没有什么昵称之类的。
“吵死了。”
“我才说第一句你就觉得吵?马上要实习了,你要有点紧张感啊!”
“紧张感是你这种弱智才需要的。”
麦丁不服气的抱着手:“我是在认真对待就业问题,像我如此老实本分又勤勤恳恳的人,说不定到时很多公司都争着要我,我挺担心你,到时千万别灰心丧气做个失足青年啊。”麦丁仿佛能预测到未来般用同情的眼神注视着安子晏。安子晏抬起头来,用手撑着脸:“争着要你?要不是我勉强接收你,你早就被收破烂的捡走了。”
“我不是垃圾!!”
“谁说你是垃圾了。”
“这还差不多。”
“我明明说你是破烂。”
“你..”自己的口才无论怎么进步都说不过安子晏,麦丁不甘心,可不甘心也没办法,他回到正题:“你打算做什么?”问题才出来没几秒,他又接着说:“千万别当作家,你看那些鬼片里,很多作家要去荒无人烟的地方找什么灵感,结果搞得要不精神分裂要不惨死。”
“谢谢你的宝贵意见。”安子晏嘲讽。
“不客气,能在你人生道路上帮助你也是应该的。”麦丁听不懂嘲讽,他继续说:“我一直希望为祖国做点贡献。”
“你从祖国消失就是对祖国最大的贡献。”
“正经点,以前我小时候还想当警察来着。”他回忆起小时候的作文,安子晏面无表情的斜视麦丁:“不要去拖低全国的破案率了。”
“那科学家。”
“不要去拖低全国的科技进步速度。”
“那老师!”
“不要去拖低全国的教育水平。”
“我在你眼里还有一点点价值吗?”
安子晏撇过头去,麦丁更加气愤了:“你倒是回答我!”
已经大四的他们,安子晏还是没怎么变,麦丁同样如此。
放学回到家,麦丁就迫不及待的冲到电脑前,大四下半学期已经可以开始实习了,因为班上有一位今天都找到实习单位,麦丁也跟着急了。他浏览着招聘网站,越看越失望,好点的公司几乎都是招有工作经验、高学历的人,谁会招个新手实习生。他灰心丧气的走到客厅,冲半躺在沙发看书的安子晏说:“我的前途一片灰暗啊。”
“干嘛说我已经知道的事。”
“就是你天天咒我才把我害成这样的。”麦丁把责任都推卸给安子晏。
“我是好心让你认清现实。”
“你的好心我承受不起。”麦丁一屁股坐到安子晏身边,继续自己的苦闷,时不时含恨的瞅瞅安子晏,真羡慕他悠闲的态度,他难道不怕饿死和穷死吗,应该不怕,有钱的爸妈在在身后等着他啃呢,可耻。麦丁这绝对是嫉妒心态,不过他又转念一想,自己和安子晏结婚了,那他有钱的爸妈也是自己有钱的爸妈。果然是个好学生。
乱想归乱想,麦丁又开始考虑就业的事,安子晏移开书看着麦丁苦闷的脸,坐起来,用书盖住他的脸:“不如我每天付你一块钱,你帮我工作怎么样?”
“我付你两块钱,你每天歌颂我怎么样?!”麦丁回嘴,安子晏没有继续调侃:“你想做什么工作。”
“什么工作都可以啊,只要能让我发光发热的。”
安子晏真不想和他谈下去了,但他还是说:“具体点。”
“现在实习还能挑什么,我想趁毕业前累积点工作经验,看看进入社会是什么样子,等毕业后再找份稳定的工作。可现在学生实习的工作好像不多。”
“你以为工作是外卖?你今天需要就给你送上门了?”安子晏的话麦丁也明白,自己是太着急了,他担心找不到工作,他对未来的考虑很多,无法做到像安子晏那样洒脱看待生活,因为对麦丁来说,生活是件认真的事。性格的差异一直存在,这是理所当然的。有些人憧憬找个与自己非常相似的人,这种想法撇除几率很小的原因外,相同的人呆在一起是件无趣又乏味的事,两个自己还是等同于一个人。
“可要是我将来找不到工作,你要怎么办?”麦丁的口气不小啊,因为他判断不出安子晏随便任性幼稚的性格能做什么,只有靠自己支撑起这个家了。安子晏拍拍麦丁的脸,并不是情侣间亲密的动作,反而像黑道电影里上层人士与底层人士的互动:“你是不是太看得起自己了,想养我,你知道我身价多贵吗?”麦丁想反驳安子晏不要脸的说话,他抬头看着他的模样,也许该多看点词典了,麦丁已经用光了体内所有词汇去描述他的好看,他轻撇的嘴角,看不出是在轻笑还是在使坏。麦丁双手忍不住抬高,毫无预兆的紧抱住安子晏,爱情多容易让人屈服啊,他说:“好吧,你身价很贵。”
“你干嘛,放开。”安子晏骂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