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水心随笔|福鼎小吃·溜溜和串串
福鼎小吃·溜溜与串串


乌云压顶,白鸽成群在上空飞过,我慢慢地走,寻找记忆中溜溜档的样子。大雨滂沱而至,买得一把新伞撑起,站在老街其中一家店门屋檐下,看着大雨中雨细雨清洗着老街高温下的闷热。没看到一家专门只吃溜溜的档口,或是小巷里像当年那样挑着担子推着小车走的溜溜档。没有看见,宁可不吃!

吃一碗三块钱的清淡锅边糊,这不是我喜欢的酸辣溜溜。因为这也是记忆中的味道,那就算勉强填了点时光流转的这个坑,有点回忆踪迹可寻,好过空洞不是。溜溜只是本地人以前喜欢称呼的名字,对外介绍福鼎小吃时,是叫“福鼎肉片”,这种肉片不是直接从生肉切片煮成的,它就像所有材料丸子制作的程序差不多吧!把肉剁成或绞成肉泥,只是不制成丸子形,而是在客人点单后,拿器具装着一团肉泥,用勺子快速刮下一片片肉泥放入沸水中,自然成形的福鼎肉片也就做好了。福鼎肉片为何还有另外一个名字:“溜溜”,因为一碗清汤酸辣的福鼎肉片里头,一半数量是肉片,一半数量是切成方块的薯粉,而这薯粉入口嫩滑弹牙,所以才是“溜溜”这个名字的由来吗?我猜是这样的。每逢回到家乡,我都会去街上,至少吃一次溜溜,点单时都会说上:“肉片少点,溜溜多点,酸辣要的。”虽然肉片由于店家的制作手法不同而有了入口不一的感受
,溜溜入口再也可能找不回当年垂涎三尺的效果,但那一口酸辣与肉片溜溜入口的弹牙,还是让我有了满足感。写到这里,时间是夜里十点零六分,我咽了口唾液。嗯!是的。我被自己写饿了。
那是1992年的夏天,父母亲领着暑假里的我,准备搭车去泉州。那年是小升初的年纪,正是饭量大的时候,我是在山村里长大的孩子,父母很少带我来福鼎县城的,所以在这之前,我没吃过溜溜。那一天,从早上村里搭车来到县城到下午搭长途汽车出发之前,我陆陆续续吃着溜溜,你们猜一共吃了几碗?装溜溜一碗的分量,搁在现下整天喊减肥的女孩子身上,她们可能都会喊多,而那一天,我断断续续一共吃了八碗!一个瘦小人儿的肚子里,大约是在五六个小时里边,一共前后装下了八碗溜溜!这是对关于吃,我的辉煌历史之一,前几天在饭桌上,我的父母还和我谈起这件往事,直呼那个时候,我怎么能吃下八碗,因为如今人到中年的我,对于食物,即使再好吃,好像也没有了曾经的垂涎饥渴与急迫!那是个没有多少油水的时代啊!
酸辣的酸,是蒜头浸泡的白醋,酸里带着蒜香味;酸辣里的辣,是特辣黄椒浸泡的辣椒水。这样的配置可谓是酸得出彩辣得纯粹。福鼎人对于调味料的热爱,也到了偏执的程度,福鼎这一座如今已是县级市的山城,人们一个月吃的味精数量,我父亲说有上海市一年的量,我说倒不如说有可能是广东一个省一年吃的量,而且广东那边还是不怎么吃味精,连鸡精都少吃的那一种。空碗里头,放点盐放点味精,放点香菜,倒进清汤,放进煮好的肉片溜溜,再根据个人的喜好放进蒜头醋与黄椒水,一碗印有强烈福鼎口味的溜溜也就做好了。若问我好不好吃,我肯定是说好吃的!若你想吃,欢迎你来到福鼎,白茶的故乡,品尝福鼎小吃之一的“福鼎肉片”。
除了溜溜,我最是牵挂的,也就是串串了。每逢回到故乡这座城,溜溜可以只吃一回,但串串我是多少趟也是不腻的,但我吃福建福鼎的串串跟吃广东佛山的牛杂不同,牛杂摊上,我可以从荤吃到素再加主食粉面一起点下一个大海碗。但说到吃福鼎的串串,也就只是爱吃里头的三样品种。一样寂寞而执着,两样相伴也不错,三样若是有时有我没他也凑合,这就是我对福鼎串串的情有独钟。三样最喜欢的串串,首当其冲是海带菜,海带菜与海带不同,入口有嚼头,爽脆得很。其次是笋条,那脆嫩的笋浸泡在浓汤里足够入味后,放在嘴里咀嚼,也是爽脆感觉,唇齿弥漫着笋香。这两样在汤锅里都找不着或者只有其一时,备胎海带也就上场了。想想,备胎海带的用场何止在福鼎串串上,此刻映入我脑海的,就有海带排骨汤、凉拌海带、四川麻辣烫海带、重庆火锅海带。当然,我们福鼎串串海带也不逊色于以上所列四种口味。一个行走的大锅里,插满浸泡着汤水的荤素串串们,它们的中间搁着两个不锈钢调味料大杯子,一个是不辣的,一个是超辣的。但凡串串辣的调味料,没有一处摊主会做得逊色,都是辣到极致,往死里辣,不吃辣的人都可以称其为变态辣了。我的味觉里,顶多就是喊几声好辣好辣好辣,然后呼哧呼哧咀嚼起来,最少两根,最多六根,点到为止,从不贪多,吃完马上去找冰的可口可乐喝,或是......嗯,往往有些行走的串串摊旁边,可能还有行走的凉粉摊,当你这头伸着舌头喊好辣好辣又汗流浃背吃完串串后,目光触及一旁不远的凉粉摊,那个心里啊,最是熨帖不过了,于是也就帮衬了凉粉摊,要碗豆腐花,或者仙草蜜。若你来到福鼎,寻找福鼎小吃,那你可以去到福鼎老街中山中路的人民剧场那,在人民剧场正对面街的巷子口,就有着一个串串摊,一个凉粉摊,你也就可以像我所说的那样,能吃得辣的,就选几串自己喜爱的串串放入超辣的调味杯,然后拿着装有串串的一次性杯就站在老街口,呼哧呼哧地吃完它,不远就有个垃圾桶,我们做个讲究卫生的好孩子,先走几步把垃圾扔了,回头再走到凉粉摊,要一杯仙草蜜或者点一碗豆腐花,也站在那,迫不及待地把它也喝下,那个时候,食欲被大满足,也就前所未有的愉悦了!两个摊的摊主阿姨也已六十多岁了,不知她们还会坚持做几年,她们跟着老街一起走过青春的疯狂,然后一起沧桑。
以后再回到故乡,这些味道还存在不存在,想想如今还能一而再再而三品尝到,都是件可以庆幸的幸福事!
从前,行走中的溜溜和串串,会越来越少,甚至变味,已不复当初。就像人吗?长着长着,也就变味了!

2020.08.27 23:38
水心随笔|福鼎小吃·溜溜和串串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